美國的CEO們是時候選邊站了

譯評:文鬥 | 責編: 人間四月

圖片來源: BBC

3 月26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博明(Matt Pottinger)的文章《北京盯上了美國企業界》。該文劍指美國和中國共產黨是戰略和意識形態上的競爭對手。美國企業CEO們必須決定自己想幫助哪一方獲勝。

文章開始講到,在拜登總統就職典禮前後的幾周內,中共發動了一場針對美國的宣傳活動。中共一連串的演講、信件和公告並不像新聞界最初設想的那樣主要是針對新政府的,而是針對美國商界的一種嘗試。

2月初,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在一次視頻對美國商界領袖和前政府官員組發話。他把對中共國的投資和貿易機會描繪得十分美好,然後警告說,西藏、新疆、香港、臺灣是”紅線”,美國人最好對這些保持沈默。楊潔篪嚴厲指責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並含蓄地敦促他的聽眾去遊說拜登政府扭轉這些政策。

1月下旬,習近平總書記坐在中國長城壁畫前,向瑞士達沃斯的商界精英們眉開眼笑。他敦促他們抵制歐洲和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將其經濟部門與中共國經濟 “脫鉤 “的作法。習近平還親自給一位美國著名商人(星巴克總裁)寫信,勸他 “為推動中美經貿合作作出積極努力”。

為了明確這些是要求,而不是建議,中共宣布了對近30名現任或前任美國政府官員(包括我)進行制裁,以示為前車之鑒。在這之前,中共去年已經對美國人權活動家、民主基金會和一些美國參議員進行了一輪制裁。

中共的信號明確無誤:你必須選擇。如果你想在中共國做生意,必須以犧牲美國的價值觀為代價。中共國境內對少數民族、宗教少數群體的種族滅絕,你要小心翼翼地視而不見。中共沒有履行其主要諾言——比如保證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的國際條約,這也必須視而不見。

並且,除非你代表中共去遊說官員,否則你必須停止與華盛頓有安全意識的官員接觸。

博明在文章還說,中共做法的另一個值得註意的因素是:它明確的目標是使世界永久依賴中共國,並利用這種依賴性來達到政治目的。習近平已經發布了指導意見,本月由他的橡皮圖章議會(人大)制度化。那就是,他正在推行一個宏偉的戰略,使中共國脫離工業化國家的高端進口,同時使這些國家在高科技產品供應和原材料市場方面嚴重依賴中共國。換句話說,脫鉤正是中共的戰略——只要是符合中共的條件。

更值得註意的是,中共不再隱瞞其追求此戰略的理由。習先生在去年年初發表一次講話,該講話直到10月底才發表在中共主要理論刊物《求是》上。他說,中共國“必須拉緊國際產業鏈對中共國的依存關系”,以“形成強有力的反制和威懾能力”。

這種表述——”強有力的反制和威懾能力”——是中共的攻擊性行話。其戰略是積累和發揮經濟杠桿作用,以實現中共在全世界的政治目標。

這裏有一個最近的例子:經過多年與澳大利亞的大量貿易往來後,去年中共政府突然出於純粹的政治原因開始限制澳大利亞葡萄酒、牛肉和大麥的進口。 中共政府發布了14項“爭端”清單——對澳大利亞政府提的政治要求。這些措施包括撤銷旨在抵制中共在澳大利亞政治和社會中的秘密影響力活動的澳大利亞法律,甚至鉗制澳大利亞的新聞自由以壓制批評中共國的報道。

博明認為澳大利亞的苦難是中共即將帶給世界其他國家的一個預示。

美國企業界希望和中共國建立簡單的、有利可圖的商業關系,長期以來一直拒絕將中美關系視為意識形態鬥爭。但是,兩國領導人發表的戰略指導意見明確表明,此事已經定論:意識形態層面的競爭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核心的。

拜登先生本月發表了《國家安全臨時戰略指南》。該文件將中共國列為“唯一能夠將其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相結合,對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提出持續挑戰的競爭者。”

拜登先生在簽署的文件簡介中寫道:“我相信我們正在就我們世界未來方向進行歷史性和根本性之辯論。有些人認為,鑒於我們面臨的所有挑戰,專制獨裁是前進的最佳途徑。……但我們必須證明我們的模式不是歷史遺跡; 這是實現我們未來希望的唯一最佳途徑。”

這種坦誠是有益的。中共的骯臟秘密是,習近平先生在其內部講話中,多年來一直在用這些意識形態術語來描述這場競爭。請看2013年1月5日(保密了六年)他對中共中央發表的重要講話中的一段話:“一些人認為共產主義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甚至認為是望都望不到、看都看不見的,是虛無縹緲的……事實一再告訴我們,馬克思、恩格斯關於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沒有過時,關於資本主義必然消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也沒有過時。這是社會歷史發展不可逆轉的總趨勢,但道路是曲折的。資本主義最終消亡、社會主義最終勝利,必然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過程。”

拜登和習近平的語錄幾乎是互為鏡像。 總統的這句話是美國對習近平在奧巴馬總統第一任期內發出的打倒資本主義、打倒民主之隱秘召喚的遲來反駁。

拜登先生的《國家安全臨時戰略指南》也表明,雖然他的策略會與川普的的策略有所偏離,但美國的戰略有很大的連續性。這反映了過去幾年兩黨在中共國問題上形成的共識。因此,難怪中共將其影響活動的重點放在美國社會的其他階層,特別是商界。中共心裏明白,它影響華盛頓的所作所為越來越徒勞無功。

博明在文章中給美國CEO們的建議如下:

首先,應該正視過去幾年來情況發生的變化,並承認這些變化幾乎肯定會持續下去。

CEO們會發現,要同時取悅華盛頓和北京會越來越難。拜登先生的《國家安全臨時戰略指南》中明確指出:“我們將確保美國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時不會犧牲美國價值觀。” 如前所述,中共國領導人正在發出強烈警告,跨國公司必須放棄那些價值觀作為在中共國做生意的代價。美國公司腳踩兩條船,很可能會落水。

一個審慎的步驟是,CEO們應正式審查新的地緣政治現實對太平洋兩岸的影響。與中共國的大國競爭帶來了一系列新的監管、信用和聲譽風險,而企業也只是剛剛意識到這一點。中共濫用法外工具是另一個威脅。中共領導層決定將兩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扣為人質就是一個例子。

其次,是制定供應鏈多樣化的應急措施。把世界上那麽多的制造業集中在一個專制統治國家的東海岸,這是一種畸形的現象,也是不可持續的。

華盛頓沒有人嚴重地威脅說要使兩個經濟體全面脫鉤。這是中共國宣傳家和國內少數危言聳聽者提出的稻草人論點(曲解)。但應該進行有限種類的各種脫鉤——特別是在關鍵技術方面——正在順利進行,這是應該的。在川普政府,我們稱之為 “選擇性脫鉤”。一些拜登政府官員使用 “有管理的脫鉤”一詞。湯姆·科頓(Tom Cotto)參議員和國會山的其他人則采用了 “定向脫鉤”。當這麽多不同的政治聲音都在使用這種類似的語言時,CEO們需要註意了。

北京和華盛頓最喜歡的一個比喻是,美國正在參加一個馬拉松比賽,只有一個選手會贏。這是個很好的比喻,但實際上這更接近於美國在400米短跑中,它必須贏得進入下一站馬拉松的比賽資格。如果在接下來的四年裏,美國沒有創造正確的條件,可能會使自己輸掉比賽。盡管很多人可能要在在幾年後才意識到這一點,但那為時已晚。

最重要的是,這將要求美國及其盟國在美國采取的每項政策、提出的每一項法案、以及政府與工業界采取的每一種夥伴關系中考慮,那是否會增加美國在這場競爭中的集體影響力,還是向北京的敵對獨裁政權屈服 。當前的形勢在很大程度上對美國有利,這取決於美國如何保持這種方式。

北京也知道自己正處於沖刺階段。習近平先生2013年1月的講話顯示,他意識到自己黨內的成員對中共的制度心存疑慮。他的黨內同僚們知道中共的優勢是短暫的,而它的缺點——包括浪費、官僚主義慣性,以及每一次誤判所帶來的無情放大的後果——如果說現在還沒有顯現的話,將在不久之後開始顯現。

北京正試圖靠一個領導人的智慧來謀求勝利;而像美國這樣的自由社會則仰賴人類的精神,這也是美國的最終優勢。共產黨領導人在一件事上是正確的:美國的CEO們、他們的董事會和投資者們必須決定他們想幫助哪一方獲勝。


簡評:博明先生對中共有清醒的認識。中共始終是把美國當敵人的。正如文章的標題所問,以CEO們為代表,美國的商界精英們必須決定自己想幫助哪一方獲勝。而這個終極之問不僅僅是商界精英需要回答,也是政治、科學、媒體乃至全社會各界的必答題。

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須,更是生與死的選擇。

>>原報道鏈接>> Beijing Targets American Busines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