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14-2/3)中南坑要把劃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宗教化

簡述:紅黃藍的事件,還有低端人口的事件,會持續下去,會持續下去,比你們想象的還要恐怖,我不想談了。——郭文貴2017年11月26日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中南坑,已經認真地,嚴肅地不加掩飾地在將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並且一點都不含糊的將低端和中端和高端人口三個層次階級鬥爭,和中國的經濟分層次、人分層次、教育分層次,最後要達到一個中國回到現在的中南坑所謂的研究的共產黨這些年我們修正主義要重新開始。什麼叫修正主義?可不是你理解的修正主義,就是共產黨實際上是秉承上天旨意的,我們相信無神論對共產黨已經不適應了,共產黨理解的神和你理解的神不一樣。你理解的耶穌、佛祖啊、阿拉呀,是吧?那不對的,共產黨理解的神,只要是成功的人、能領導人民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都是神,而且是經過科學地驗證研究這些人確實有能力,基本上這些人吐出的唾沫你舔了,你就會比美容還管用,如果他的精子得到了,被得到、被他雙修過,那基本上你就不死了。是吧?如果說你要是說得了癌癥,就這個人只要摸一下你的頭,你(癌癥)就沒了。如果你運氣不太好你想掙錢,他基本看你一眼,你掙錢到哪兒去都是一馬平川,遇到溝溝填平,遇到車禍,車都是只人家車翻你車不翻。……共產黨在骨子裏就把中國人分出了階級和等級!除了中南坑老雜毛是高端人口外,中共國所謂的“精英”,比如知識界和體育界名人估計能混上個中端人口,而窮人、農民都是低端人口。——郭文貴2021年3月10日

這就為什麼頭一段時間有人在國內說為什麼年輕人不生孩子?就講這個動物世界,動物世界的老虎、獅子是動物世界的王,往下去都是吃草的了,而且津津有味天天低著頭吃、從來不問世間事,是吧?就是低頭去吃草,有的是擠出來的是奶,有的是生出的是孩子,生孩子幹什麼?一個一個接著生,生得還挺勤勞。因為他要用自己的肉體和孩子來供應那個最高端的食物鏈,要給獅子、豹子、老虎還包括獵狗,準備著自己的孩子讓它們去吃,這就叫“食物鏈”。
共產黨最尊奉的就叫“食物鏈”,我就應該吃你的孩子、吃你的肉、雙修你的孩子、掏你的子宮、掏你孩子的子宮、雙修你全家人,那這是我就應該這樣啊。所有當了共產黨高官的,當了縣長的認為我就是縣裏的獅子——方圓五百裏我說了算。當了鎮長的,那就我說了算——方圓一百裏我說了算。當了市長的,那就對不起了——方圓千裏我說了算,我就是那高端的獅子,我就是吃你們孩子的,就掏你們肛的,進了中南坑的,全國人民都是我要吃的肉。
為什麼不願意生孩子呢?就是這些人明白,老子生了孩子就是供應你們吃肉的,老子不生了!生孩子我給你養大然後讓你去雙修、然後給你打工、給你扛工。老子不生了,我以絕育、我絕種我也不讓你這所謂的高端鏈來培養那麼多肉奴、命奴、工奴、錢奴、房奴、車奴!這是真實的寫照。

IV七哥親歷最底層楊改蘭們的窘境見證魔鬼之方

我曾經到廣西,還有敦煌那邊去。我當時要求人家當地的所謂的市領導還有軍人很奇怪,郭先生,我們接待多少首長來,沒見過你這樣的人。我說我要去看看這裏的所謂你們扶貧工程、希望工程,帶我去看看。我要看看那些所謂的從河南、山東移民來的給了錢的沒水喝的村莊,跟我去的人都覺得我很神經病,我去看去、挨家看,我也去摸摸他被子啦,我也去摸摸被子、掀掀鍋還看看那缸裏的水。
兄弟姐妹們,你們沒有親自去過你們就沒有資格說話,你就沒有資格知道說共產黨有多壞、多陰險、多險惡。那個地方所謂的一年給他們600塊錢的,這600塊錢的扶助金80%都被剝削走了,那裏的人真的是一年就穿一套衣裳。你不到那去過你不知道楊改蘭為什麼楊改蘭作為一個女的、一個母親都把孩子都生出來了拿著斧子能把五個孩子、四個孩子砍死,再把自己砍死,她老公回來最後是守著一個星期孝自己再把自己砍死,他活不下去了。
如果一個正常現在聽我直播的戰友們,任何一個人我相信你去了你絕對自殺!所以說我去看過那裏我不是一會兒,也不是像人家中央領導去了摸摸被子、掀掀鍋就走了。我是在屋裏坐、我跟他們聊天,我還嘗試吃著他們的東西。因為我過去的小時候就窮得比他們好不到哪兒去,我完全適應那種生活。跟我去的我家人、孩子哭得就不行了。因為老人家有的那八九十瘦骨伶仃的,就那一個小爛簸箕上面放的那個留下的那個幹糧,那上面蒼蠅真的是蒼蠅比幹糧大,孩子哭得就不行了,對我們家孩子真的是再教育。跟我去的那些同事們,旁邊還有當地的警衛局的人,警衛局不在乎,跟我去的那些同事們真的是對他們的人生都是巨大的影響。
我說這就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所謂中國GDP要成為世界第二,當官的要到全世界去喝最好的酒、買斷了世界上最好的酒、最好的品牌、奢侈品牌,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兄弟姐妹們你不知道,當我看到咱們邊疆小鎮戰友們發的信息之後,我是真能感同身受,我是來自這樣的生活,我多次去過最窮的地方看這樣的生活。我去東莞去,人家晚上都去嫖小姐,一去幾百個姑娘陪著是吧,到那去,這是正常程序,是吧?——按摩、吃完喝完然後去嫖完、按摩按摩、再洗洗澡、然後再送到房間去,基本都是這條路子。就是真的人間魔鬼,人間正道是滄桑,人間魔鬼之方、魔鬼之和就在中國廣東和中國這種沿海打工密集的地方。

V蔡奇驅除低端人口之舉符合中共區分階級共識就是高端和低端這個人口來源,它不是北京蔡奇一個人說一蒙就蒙出來高端低端,它不是這樣子的。他在北京說高端低端,那中南坑裏聽不見嗎?陳希同要把中南海移到通州的時候,那朱鉻基為啥說:聽說你發表高見啊,我們就是一中南坑啊,把我們搬走啊,把我們弄走啊。是吧,耍流氓,朱镕基!因為那個地方是他雙修的地方,你把我這坑搬走了我咋雙修啊,對不對?所以最後把陳希同給弄死個球啦。呀,把我們弄到通州去?丫挺,滾!為什麼?
在北京市有些北京市長傻乎乎以為你是我北京裏邊的首都,我北京我也老大。他忘了,對於共產黨來說你就是我一丫餐——擦腳端水的丫鬟,你敢竟然提我搬到通州去把我送出中南坑,你不想活了吧?那不弄死你了嘛!另外一個角度反映,所有的北京的官員你真放個屁中南坑都知道。這件事你能看出陳希同的無知和傲慢,以為跟鄧家好我就敢說這話。最後不弄死他,把全家都給弄死了吧,把他整個的幫都弄死啦,跟著他的人叫王寶森最後開槍自殺,對吧?大家都知道這故事。
就你在北京幹啥事,他中南坑都知道。他要不允許你幹你是幹不成的。那蔡奇說你是中端人口、低端人口,把他趕出北京去。那你說中南坑能不知道嗎?那中南坑當然知道啦,那中南坑骨子裏認不認?認不認你所謂的低端人口趕出北京的說法?當然他認,因為他骨子裏它就這麼認為,你們這幫王八蛋就是低端人口。
你別忘了,我可是有北京大興區護照啊,我有它那個身份證,當時給我辦大興區的,我當時是北京居民啊當時是。郭文貴,你看我上面北京大興區什麼什麼門牌號,是吧。給我辦的時候還據說,據說是公安部領導親自指示說要辦的是那是一個叫秘密監管區,也就是給領導人辦事的地方。後來我知道了,那都是所謂領導關系區包括小三也都在那裏。我這要是個女的我就慘了。
所謂的中端和低端,這是共產黨骨子裏邊認定你的——我們老百姓、草根就是低端人口;知識分子還有像我們海東兄弟球星、冠軍,還有我們葉釗穎妹妹,是吧?還有像科學家當醫生的、還有中國什麼博士啊、還有那些所謂披著教授衣裳的人在共產黨眼裏叫中端。所以葉釗穎妹妹但願今天別看我直播啊,釗穎妹妹,她在中國叫中端。戲子那就是中下端,是吧?中下端。像我們這幫人生意人都屬於中下端。再窮像我們的本質我們就是低端人口,我就屬於低端的。
你像人家郝海東先生,葉釗穎還有咱的博士軍團,像艾麗、安紅,在國內人家屬於中高端,中高端啊,我這就屬於低端人口。這不是開玩笑,這是真的。在共產黨的心裏邊它是有一桿秤的,所以說它對著你喊的時候——江山是人民的。人民是我的,它沒說完呢。江山是人民的!然後一扭頭,你丫挺的,人民都是我的!毛澤東這麼想、劉少奇也這麼想。劉源這個人我多次跟他接觸,就劉源這骨子裏邊的恨,對共產黨那是你可以顯而易見的,那是要血洗共產黨的。但是他真當了共產黨的官兒他一點兒都不會血洗,他認為我成高端了你們都成低端了,你都是我的低端、中端我使用的工具而已。

我在鄭州投資的時候,當時劉源是鄭州市長,後來到了河南省副省長,省長助理、副省長,然後去了北京,後來當了武警司令——黃金部隊武警司令。他身邊的人跟我熟得太熟了,就是你看高幹子弟你可以看劉源,包括這習、王,上來他想蹭、想上去,他想去幫著他反什麼徐才厚、郭伯雄。最後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是螳螂啦後面那黃雀他沒看見——王岐山和習。
因為本質上劉源他爹是高端,但是高端之間和高端的較量,因為他爹當年是對習仲勳、高崗等人整的背後黑手。姚依林是幹啥的,大家沒搞明白呀!姚依林是香港人,王岐山的老岳父姚依林是香港農民,是香港火炭的農民參加了革命,人家是跟誰是一夥的你想明白了嗎?人家屬於富農當時,是外來者,毛澤東是地主的孩子,周恩來是大地主的孩子,所有那些所謂的搞革命的都是有錢的人,人家那時候就是高端,你劉少奇是哪端的?你是哪端的?你往裏沖能沖得了嗎?
喲,多少人了?個十百千萬,喲嗬,10萬了,哎呀媽呀,(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泡爹,健身效果越來越好,越來越快,,,,,,],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說到這的時候,你再想想他們說的江山是人民的,什麼時候說的?是毛澤東、鄧小平都在遇到換權指定接班人、內部政治鬥爭到了最高峰的時候才會說這話。現在習近平剛剛說這話,跟上海幫還有和曾慶紅,曾慶紅據說現在還在福建呢,還在福建,而且在福建還享受生活不錯。最近看了不少我們的直播爆料視頻,看了很多電影。我今天以視頻為證。現在你可以查證查證去,曾慶紅看我們直播視頻最起碼看不低於200個小時,而且都是篩選後讓他看的,看電影不下五十部,不下五十部電影。

VI中南坑正不加掩飾地把中國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你們可以查一查去。中南坑,知道,咱都知道,中國現在到了什麼時候了呢?——已經認真地,嚴肅地不加掩飾地在將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並且一點都不含糊的將低端和中端和高端人口三個層次階級鬥爭,和中國的經濟分層次、人分層次、教育分層次,最後要達到一個中國回到現在的中南坑所謂的研究的共產黨這些年我們修正主義要重新開始。
什麼叫修正主義?可不是你理解的修正主義,就是共產黨實際上是秉承上天旨意的,我們相信無神論對共產黨已經不適應了,共產黨理解的神和你理解的神不一樣。你理解的耶穌、佛祖啊、阿拉呀,是吧?那不對的,共產黨理解的神,只要是成功的人、能領導人民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都是神,而且是經過科學地驗證研究這些人確實有能力,基本上這些人吐出的唾沫你舔了,你就會比美容還管用,如果他的精子得到了,被得到、被他雙修過,那基本上你就不死了。是吧?如果說你要是說得了癌癥,就這個人只要摸一下你的頭,你(癌癥)就沒了。如果你運氣不太好你想掙錢,他基本看你一眼,你掙錢到哪兒去都是一馬平川,遇到溝溝填平,遇到車禍,車都是只人家車翻你車不翻。
最後就在現實中發現完全封聖是有道理的,封聖封神是有道理的。然後就解釋出來你看看,馬丁路德金在美國這號人實際上是神,這個神被美國人殺了,是吧?佛洛依德這人也是神大家不理解的。還有英國剛剛過世這科學家宇宙學家叫什麼金,我也見過這人,這都是神,英國人錯過了機會沒有封他神。那麼中國過去毛澤東就是神,大家是心裏知道都把他當神尊敬,沒有給他法律化,現在發現了習大大、習大神是神、是聖,他是神、他是聖。那是不是他算一極呢?他算一極,他是人間的神、中國人的神,封聖,剩下咱都是什麼?咱是人,他是神,兩等出來了吧。這人裏邊又分出等了,所以說雷鋒要活著,那他就是上等人,是吧?你像薄熙來這些人是吧?被抓到秦城監獄的這些人,這屬於下等人。誰是什麼高尚的人吶?這些勞工們,剛才視頻出來的那個,你是高尚的人,但你是下等人。
共產黨員是什麼人呢?你有使命的人就叫中等人,就算郝海東兄弟,葉釗穎妹妹啊,你包括像路德這樣在國內都屬於中下等人了,郝海東先生屬於中等人,是吧?也可能中上給你定,科學家是中下人、中上人。你屬於中等人、中上人、中下人。反正你在中這你不能上,是吧?
這個社會你現在不知道有多危險!戰友們!中國現在社科院上百號人研究著把這個所謂給理論化,要把中國社會給階級理論化,要給中南坑的人要封聖封神,然後告訴你:你的貧窮不是你不是國內有什麼錯,是你不努力、是你修行不夠。然後現在要讓佛教、伊斯蘭教,各教的大佬都要出來,覺的習近平講的是對的,用佛教的說,用咱爆料革命的話說是唯真不破、說真話,說真話是最好的修行。那就是說事實上你就是因為你上一輩子沒幹好事所以你窮。說你看楊改蘭,為什麼楊改蘭你那麼窮啊?是你上輩子沒幹好事。對吧?剛才那哥們為什麼一天那麼辛苦啊?你咋沒進中南坑啊?是你爹你媽都沒幹好事,你也沒幹好事。像海外這爆料革命這幫小子,為什麼這幫小子要滅共啊?因為這幫小子天生長得就是反骨,都是一幫loser,是吧?欺民賊那就是垃圾,垃圾生出來的,你就不入流了。爆料革命天生反骨,是吧?你們爹媽就是下流人,所以你們都是反骨,把咱肯定打成這個了。是吧?那知識分子那有些人出來鬧事,那這些人都是下等人,只是披了中等人的衣裳。

VII為啥被共產黨驅除的低端和中端人口沒有反抗

自從蔡奇分出北京中等人的時候,各界知識分子,老百姓,稀稀拉拉稀稀拉拉就過了。某原來政治局委員,我跟他一次通話當中。他不敢,他說話都是哼哼哈哈的,因為咱可以理解。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