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尼VS戰狼:敢於和中國站在一起會怎樣?——法國外交官評中共的戰狼外交

  • 作者:gokuabuela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8日電/西喜社——外交官使用諸如:”小流氓”、”意識形態巨魔”或 “瘋狂的土狼 “等表達方式是不尋常的。更奇怪的是,中國駐法國大使館竟然用來侮辱一位批評亞洲巨人官方話語的大學教授。但不同尋常的是,外交使節團並沒有因此受到北京方面的訓斥,反而受到中共宣傳機關的喝彩。

上周五,法國巴黎政治學院教授、”智庫 “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和中國問題專家安東尼·邦達茲(Antoine Bondaz)因為為一位法國參議員的臺灣之行辯護而受到中共國駐法國大使館的這樣的攻擊,攻擊的程度令人吃驚, “侮辱不會影響我的工作。”邦達茲說。”但這種在國外毫不掩飾的言論令人不安,因為它顯示了在法國的中共大使館是如何自由地侮辱記者或政治家的。”

在中共國駐法大使館的聲明中說到, “如果說有’戰狼’,那是因為有瘋狂的鬣狗在攻擊我們。”

戰狼對瘋狂的鬣狗?不,我們不是在’獅子王’的電影裏,而是在這場大流行留下的新的(動蕩的)地緣政治場景裏。因為世界第二超級大國的大使館和一個單純的法國學者在推特上的辯證對抗,不是外交上的失誤,也不是單純的軼事,而是新時代來臨的標誌。

幾年來,中國外交一直在境外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語氣,以便向西方國家表明,他們不再接受規則。這種強硬的態度被稱為 “戰狼外交”,一些年輕的外交官和中國民族主義者,在日益增長的愛國主義的激勵下,正在用這種外交方式來對抗他們認為的’西方偏見’。”

對於習近平來說,中共病毒疫情已經顯示出 “東方興,西方衰”。2020年以來,中國與無數國家在臺灣地位、南海控制權、病毒的來源、對維吾爾族的文化種族滅絕等問題上發生了沖突。而為了恐嚇對手,壓制批評的聲音,它對邊境上的印度士兵進行了打擊,扼殺了整個澳大利亞產業的出口,並在最近的一次事件中,在美國本土對美國外交官進行咆哮。

如果說在這場意識形態之爭中,有一位戰狼站在最前沿,那就是中國駐法國大使陸沙耶。早在4月,歐洲第一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陸先生就寫過一篇文章,贊揚中國的應對措施,批評西方國家放任老人死亡,這明顯是在暗指法國家庭的遭遇。

法國參議員們義憤填膺,要求外交部長讓-伊夫-勒德裏安作出解釋,而勒德裏安又召見中國大使進行磋商,給他念了抗議書。勒德裏安幾天後在接受《世界報》采訪時說:”北京在玩分裂歐盟的遊戲,”

安東尼-邦達茲則認為,這樣的攻擊恐怕不是個例,更多的是暴露了中國外交的 “軟肋”。”如果他們對自己有信心,他們就敢和我辯論,但他們寧願侮辱和詆毀我。” 美國記者和作家艾薩克-戈德堡曾經說過,外交就是用最優雅的方式說和做最刻薄的事情。中國在法國的新戰略,似乎決心反其道而行之。

簡評:

至少有十年,沒有見過主流媒體有如此正確的價值觀來評價中共國的新聞了。看來,“戰狼外交”著實讓西方人感到震驚和厭惡。隨著世界局勢的改變,和西方的覺醒,反共、滅共已經漸漸成為西方主流思潮,而“戰狼外交”無疑為這扇大門的打開又重重的踢上一腳。我特別贊賞文中的這句話:“不是外交上的失誤,也不是單純的軼事,而是新時代來臨的標誌。”

可悲的是,原本應該作為中國人代表的外交官們,卻展示著中國人最粗鄙,最無賴的一面,這樣的“戰狼形象”除了讓習主席高興,讓粉紅們高潮,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也不會真正給中國人長臉。

可喜的是,“戰狼外交”也說明中共其實沒有招數,也沒有底線,能讓世界人民更清楚的認識到他的醜惡嘴臉,更加堅定人們滅共的決心。

再次認識到“中共不等於中國人”的正確性,為了中華民族這個族群的延續,必須盡快滅掉這個小醜式的,史上最惡毒的政黨。

新聞來源:機密報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初審:神奇四俠;發稿:Ranti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