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超限戰下的中美貿易(續):淺談勞動力密集型產業鏈

作者:紐約香草山金融部 Opal

在2001年中共國正式加入世貿前,以及加入世貿後的初期階段,中共國出口業的基本模式還是初加工、代加工,主要集中在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比如食品業、服裝業、紡織品業、玩具業等。

【初期階段出口產業/產品】

中共國勞動力便宜,原材料價格低,生產的商品出口價格低。對於進口國來講,進口價格低,批發價、零售價都低。

可能會有人問:從中共國進口的產品便宜,對美國當地的消費者來說劃算啊!好事啊,何樂而不為呢?我告訴你,這是全球化主義者們打出的旗號,他們說:中(共)國的改革開放使全球其他經濟體受益良多——消費者得以享受中(共)國出口的低價商品——主流媒體包括那些號稱匯集精英人士的咨詢公司,都是這樣宣揚的。

但是,這只說對了一小部分,或者說,比較片面。是的,短期內中共國出口的廉價商品確實給美國消費者帶來實惠。因為商品的成本降下來,由此,進口國的批發價降下來,進而把零售價格壓下來了。這一環扣一環,消費者的購買力相對提高了。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這一舉措直接的後果是打垮了美國本地的製造業——不管是大中型製造廠家,抑或是小作坊,都是一樣的命運。

♥【食品業

就拿食品業來說,大量的中(共)國生產的食品,包括出口國外的農產品,大蒜;罐頭食品,包括蘑菇罐頭、柑橘罐頭;茶葉;水產品、海產品,包括凍魚片,比如東羅非魚片(Tilapia含汞量低,蛋白質含量高,沒肌間刺)、乾鹽腌或腌漬墨魚及魷魚、小龍蝦;冷凍點心食品等。集裝箱裝運過來,量大,成本低,價格就便宜,首當其沖受到影響的是進口國當地的華人生產加工商。中國食品的消費對象大多數是華人,那麼華人也能加工生產中國食品,這順理成章。比如北美地區,包括美國、加拿大,唐人街的有一定規模的生產廠、或者是小作坊,生產速凍點心、餃子、豆製品等等。在大量進口中國食品的沖擊下,他們因為人工高、生產成本高,價格做不下來,成為第一批被淘汰出局的。當地的工人也因此失業。這是華人自己互相殘殺——牆外的華人被牆內的華人打敗了。

不但國外的華人生產加工廠商被打敗了,而且因為紅色資本大舉進入國外,特別是美加地區的華人超市也被紅色資本控制了,進而整個營銷鏈給紅色資本控制了。反過來講,昔日的海外華人業主不得不為紅色資本家打工了。

♥【服裝業、紡織品業

在中共國加入世貿之前,其紡織品出口是有配額的,出口商或是生產廠家拿不到配額,或者這一年的配額用完了,即便手上有訂單都沒有用,出口報不了關;但在中共國加入世貿之後,紡織品的配額制度就取消了,出口不受限了。短短幾年時間,中共國的紡織品,就像開閘泄洪,涌向世界各地。美國的訂單量大,歐洲的訂單量雖然沒有那麼大,但利潤高。

美國是服裝消費大國,這與美國人的文化、消費習慣有關:每天換一身行頭。去辦公室上班,按照著裝要求,穿商務正裝或者商務休閑裝;去非辦公室上班,穿休閑裝;周末穿休閑裝或運動裝;參加宴會,穿禮服、禮裙等等。不同的場合,穿不同的服裝。過時的、不合身的或穿舊了的衣服,美國人喜歡打包,捐贈給慈善機構,或送到回收站。美國人每年花在服裝上的錢是很多的,所以美國是個服裝消費大國。

紐約曼哈頓中城的第六大道,又叫 Avenue of America(美國大道)。在上個世紀90年代時,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服裝公司位於這條大道,一部分是家族公司——從小作坊慢慢發展壯大的。他們都有自己的一套班底,包括負責銷售、負責生產、負責運輸的等等。他們有自己的設計師、打樣師傅,都很專業的。他們把那些百貨公司確認後的訂單,下發給自己在南卡州或其他州的家族生產工廠,或者紐約唐人街的制衣廠進行加工。生產完後,直接用卡車運往各大百貨公司的倉庫。他們的整個生產銷售鏈非常火。

但是中共國加入世貿以後,紡織品服裝業的出口配額就被取消了,沒有限制了,出口量就暴增了。你要知道,資本永遠逐利。相比之下,讓中共國代加工服裝紡織品,勞動力廉價,人工便宜。之後,再銷往美國,算下來的價格,要比美國本土生產的服裝紡織品便宜。因此,美國這些服裝公司老闆、資本家們當然會追求利益最大化,把訂單拿給中共國生產廠家進行加工生產。於是,他們把本土的生產廠關了,把生產線,包括所有的機器全部打包專賣或轉移到中共國。這些公司老闆、資本家們搖身一變,成為進口商——他們毫發未損,反而腰包更加肥厚。但是,這就讓美國的服裝製造業漸漸消失,製造業一旦遷徙出去,很難再遷回來的。這直接導致了工人失業,沒辦法賺錢養家。

服裝公司的華人業主、打樣師傅失業,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能去百貨公司當店員。他們身佩步話機,有時還要整理貨架,折疊衣服。這些人大多數已至中年,有的形象挺好的,英文也很流利。我不是看輕零售店售貨員這個工種,我只是很好奇——好幾次我上去和他們攀談,有些人挺外向的,也願意和我聊幾句。從他們的眼裡我看到了失落、無奈和無助。他們就是全球化、行業變遷的犧牲品啊。

【進口產品】

在中共國成為真正的 “世界加工廠”的同時,也確實從美國進口了很多產品。其中,進口最多的是農產品,而這些農產品中又以大豆為最大宗。其他比較多的進口品還有航空、航天產品,汽車,半導體。在機械方面,美國對中共國出口最多的是醫療機械,都是有高附加價值的商品。值得註意的是,美國出口產品的不可代替性非常高,因為美國在航空航天、醫療醫藥、半導體技術、農業的技術獨步全球,很少有競爭對手。

正因為大豆是美國向中共國出口最多的貨品,在川普總統上臺後開打的貿易戰、關稅戰中,中共政府一直大打大豆牌。大家知道,中共國雖然地大物博,但人口眾多,可耕地面積越來越少,農作物是不能自給自足的——糧食以及家畜的飼料都要依賴進口。中共每年要向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轉基因大豆生產國,進口10億蒲式耳的大豆,占美國出口總量的60%左右,以及美國大豆產品生產總量的30%以上。而中共國自己生產的有機大豆,大部分又出口創匯,以優換劣,以質換量,以此解決國人溫飽。

大豆在中國人的飲食結構中占很大比重,其有豆蛋白,可以榨豆油、做成豆製品、也可以直接發豆芽菜,剩餘的豆渣做成豆粕,是豬等家畜的飼料。民以食為天,中共國為什麼要對一項完全依賴從美國進口的糧食加徵25%的關稅呢?進口稅上調,進口大豆的價格就上漲,也帶動豆粕的價格上漲,以及養殖的家畜價格上漲,導致通貨膨脹,老百姓怎麼生活呀?

CCP毫無底線,不管老百姓死活,就想用大豆牌打掉川普總統的票倉——因為糧食作物都產於中西部,都是深紅州,力挺川普總統的。如果Iowa的農民賣不掉大豆,損失慘重,不就反川了嗎?這是CCP的最終目的。當然貿易戰開始後,美國大豆出口量大幅下跌,價格也跌至10年來的最低點,確實給中西部的農民造成了巨大損失。但川普的票倉沒有被打掉,在選舉中,那些紅州照樣鮮紅,還是力挺川普總統的。

中共國不買美國的大豆,但糧食作物緊缺,人民要吃啊。沒辦法,中共只能從巴西進口,但價格比美國的要貴得多。但巴西的大豆產量不夠,它又要向美國進口,再賣給中共國。也就是說,巴西一轉身,成為二道販子,賺取中間差價。

中共國行事一向不考慮老百姓的生活、利益。腐敗的權貴們不用為柴米油鹽擔心,吃著特供的食品,坐擁貪腐的財富。而在中共國這樣體制下的老百姓們,何其可憐!何其悲愴!

總之,在中共國入世初期帶來的紅火的中美貿易,特別是中共國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產品的大量輸美,以及全球化主義的盛行,直接的後果就是打垮了美國本地大部分的製造業,造成大量工人失業。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閱讀本人文章請搜索“Opal”

本人其他文章導讀:

詳解中共國新出口管製法

為什麼買G-Coin要做KYC ? G-Coin的優勢是什麼?

CCP病毒疫情下的全球經濟 2020 & 2021 (三)

參考閱讀:

China’s Accession t s Accession to the W o the WTO: Economic Benefits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