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史

撰稿: 舒平風

審核: pv0, 慧心

圖片: 崑崙竹

早在1998年,人民解放軍的兩位空軍上校‎喬良和王湘穗關於如何對美國發動不對稱戰爭構築了超限戰的戰法理論。超限戰的原則有兩條:一是組合,第二就是錯位。你若打我的軟肋,我則打你的心臟,打你其他地方同樣讓你經受不起。超限戰包含金融超限戰、貿易超限戰、生態超限戰、新恐怖超限戰、網絡超限戰、經濟超限戰、文化超限戰、外交超限戰等。次年,在美國空軍轟炸了中共國駐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大使館的幾天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這兩位上校有關中共國發動非武力戰爭對付美國的全面方案,並將其作為中共軍方的正式戰略,這一政策持續至今。

自1995年9月至2003年3月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的遲浩田,離任後的2005年曾發表《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這一內部講話。其中提到:“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國’清場’,才能把中國人民帶領過去。這是唯一的一條道路,而不是我們願意不願意的問題。用什麼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國’清場’呢?飛機大炮導彈軍艦之類的常規武器不行,核武器之類的高破壞性武器也不行,我們不會傻得真要用核武器與美國同歸於盡,雖然我們高喊為了台灣問題不惜一切代價。只有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人武器才能把美國完好地保留下來。現代生物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新的生物武器層出不窮。當然我們也沒有閒著,這些年來我們搶時間掌握了這類殺手鐧,我們已經有能力達到突然把美國’清場’的目的。小平同志還健在時,中央就高瞻遠矚地做出了正確決策:不發展航母戰鬥群,而集中力量搞滅絕敵人人口的殺手鐧。從人道主義考慮,我們應該先向美國人民發出警告,勸他們離開美洲而把他們現在生活的土地讓給中國人民,或者至少把半個美國讓給中國殖民,因為美洲最早是中國人發現的麼。但這行得通嗎?如果這行不通,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用果斷手段在美國’清場’,以迅雷不及掩兒之勢把美國這塊土地騰出來!我們的歷史經驗證明,只要我們造成了既成事實,世界上誰都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何況美國這個為首的敵人被消滅了,其它敵人只好向我們低頭。生物武器是無比殘酷的。但是不死美國人就死中國人,如果中國人民被困死在這現有國土上發生社會大崩潰,根據’黃禍’作者的計算,中國人要死掉一大半,八億多人口!我們這片黃土地在解放初時承載了近五億人口,現在的公開人口就超過十三億,這片黃土地的承載能力已經達到極限,說不定到哪一天,說崩潰就崩潰,人口死掉一大半。我們要有兩手準備。如果生物武器偷襲成功,中國人民將在對美鬥爭中付出最小犧牲代價。但是如果不成功或引髮美國的核報復,中國恐怕就要遭受損失過半人口的災難,所以我們要做好大中城市的空防準備。但不管怎樣,為了黨和國家及民族的前途,我們只能大膽往前走!不管有多少艱難險阻,不管要作出多大犧牲!人口即使死了過半,還能再生出來,而共產黨一旦垮台,就一切都完了!永遠完了!”這個講話裡,遲浩田表明,鄧小平於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後,確定了“集中力量研發滅絕敵人人口的殺手鐧的新的生物武器”這一戰略,並且中共的新的生物武器於2005年之前已經有能力達到突然把美國’清場’的目的。

2003年,中共小試牛刀。非典病毒SARS肆虐全球,在SARS爆發初期中共隱瞞了疫情,導致蔓延速度加劇。 SARS的全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是一種非典型肺炎。首個公開的SARS病例出現在2002年11月的廣東省。當時一名染病的醫師將病毒帶到香港,當地隨後爆發大規模疫情。時值中共換屆,當局對媒體的控管更為嚴格。中共隱瞞了此類危險疾病,並且試圖淡化疫情。除SARS外,中共還鍾情於禽流感病毒的生物武器化。從1996年至2018年,人類發現的新型甲型流感病毒,五例都起源於中(共)國,另外兩例也不排除中共在海外投放的可能性。 2010年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教授的郭繼偉寫了一本《生物主導戰》手冊。其基本論點是,如果中國失去1億人口,那將僅佔中國人口的12%。如果加拿大或澳大利亞失去那麽多人,這些國家將不復存在。郭博士警告說:“美國將有1億人死亡。”這是一個明確意圖的警告嗎?還是“中共病毒”這場大瘟疫的“預言”呢?

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主任的徐德忠和總後勤部衛生部防疫局副局長的李 鋒主編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該書以流行病學、傳染病學、分子病毒學、分子生物學和分子進化等證據判定SARS-CoV為非自然起源,即人為起源。他們用中共“賊喊捉賊”的一貫手法,將其定為恐怖主義者所研製的新型(當代)基因武器, 並提出了當代基因武器的主要特點:戰劑超現代、武器化方式多樣且前所未有、施放工具和方式千變萬化、使用目的已超越軍事、實施的影響因素和後果嚴重而難測。他們甚至主張:“若採用當代基因武器,則隱蔽,難於取證;即使提供學術證據甚至病毒和動物等實證,亦可百般抵賴,阻止和壓制,使國際組織和正義人士無可奈何。”這充分暴露了他們的狼子野心。然而,他們不得不承認,“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在人群內之進化規律及其所致傳染病之流行過程,將和同類或相似傳染病、甚至所有人類傳染病雖有許多相似之外,但必然具某些本質的區別,經艱苦而細緻、複雜而曲折的多學科協作研究,最終必然為正義的學者和人們所識破。”

2015年武漢病毒所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竣工。法國總統希拉克於2004年訪華期間簽署了合作協議,協助建設P4病毒中心,但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向政府提出警告。 2017年法國總理卡澤納夫為武漢P4實驗室剪彩並發表講話。在P4實驗室,需強制性地穿戴獨立供氧的正壓防護衣。生物實驗室的四個出入口將配置多個淋浴設備。同時有真空室與紫外線光室,及其他旨在摧毀所有的生物危害的痕蹟之安全防範措施。同時,所有出入口都為氣密式,並且被以電腦控制上鎖,以防止在同一時間打開兩個門。所有的廢氣及廢水的排放,均使用生物安全4級(或P4)實驗室進行類似的消毒程序,以減少意外釋放的可能性。以上特點排除了“中共病毒”從P4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

在2019年10月,在武漢舉行了世界第七屆軍人運動會。藉此良機,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而釋放出了“中共病毒”?這一人類歷史上最大浩劫的起因,其解密的日子還會遠麼?以毒滅共,中共必然滅亡!中共滅亡之日就是“中共病毒”真相徹底大白於天下之時!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發佈: 法國巴黎七星編輯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3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