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書系列】【第六期】-香港被捕手足家書『國語譯本』

to我親愛的xxx :

說起靜靜地一個人的時候,讓我想起被關在單人倉、水飯房、隔離病房的日子。和最難熬的羈留室的日子,而且是第一次被捕,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非常迷茫, 擔憂以後的日子怎麼過,或者被判十年八年,感覺日子很難熬,幸虧《最後的信仰》1這首歌陪伴著我。

《最後的信仰》

當時我並不知道《最後的信仰》是林二汶唱的,只是覺得很好聽,背下歌詞。當我被單獨關在羈留房時候,我摘了眼鏡,什麼也看不到,四周非常安靜。這時發現一同案坐在羈留房外邊,不知道他的心情是否和我一樣徬徨無助,霎時腦海裡閃了一句『不可以垂頭喪氣,因為同案正看著! 』

之後我在羈留房內向同案唱起《最後的信仰》和《願榮光歸香港》,即使明知對方聽不到,我卻隔著玻璃唱,但願他能看到我的嘴形,為彼此打氣,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為他人打氣也就是為自己打氣,孤獨的我面對四面牆壁,不禁問自己:目前外面局勢混亂、黑暗當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呢?自小的認知是只有惡人才會被逮捕進來羈留房。但時移世易,把是非黑白都顛倒了。忽然內心響起一把聲音:『這是考驗信念的時候! 』凌亂的心情慢慢安靜下來,我不由自主地在羈留房內踱步思考,這時有警察打開窗口揶揄說:「你不要來迴轉啦!以你的智商是想不通的!你應該哭!」我沒理會他,繼續唱:「抬頭尚有天空敲不碎,埋頭尚有智慧思想他人難偷取,痛恨無能為力也沒有不對,只需要死不去流淚都必須喝水,信未來死不去仍舊有你我戰鬥的生趣」。

這首歌內容描寫『信仰』,卻沒有明確回答我要考驗信念的「信念』是什麼?我想答案只有自己知道。直到寫這封信的這一刻,我再次問自己,『信念』是保護身邊的人嗎?堅守自己的家園?完成自己的夢想?還是…永遠向前的下一步?在安穩的時代我很少問自己信念是什麼,都是把這些疑問埋藏心底。但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有一個原因告訴自己『哎!你還記得我嗎?我現在要推動你往前走!』相信這就是我內心的信念!當我遇到困難,最無助、最想放棄那一刻,內心掙扎和有著千萬個籍口(去放棄)的時候,內心總會出現這把聲音,就是它(埋藏在內心的信念)!

幾天前蘋果訪問了林二汶,其中提到AT17盧凱彤的離開,林二汶說:「原來有些事多樂觀都沒用,此刻才發覺自己原來如此弱小,必須一夜之間長大(意變得強大)! 」相信這一句話也是大部分香港人在這段日子的心聲。為什麼遇到魔怪需要『立刻長大』?因為沒有時間,一定要逼迫自己變強大。不知道,這一年大家都強大了多少?

註釋:

1歌詞的細意,道:「或者人就是渺小,生命亦很有限,在有生之年總有順意或不順意之時,甚至不順意、痛苦或煩惱居多。人生本就是痛苦的,但我們卻要更加快樂,這就是我最後的信仰。」

〈最後的信仰〉,是二汶很想送給所有人的歌曲,當中不分膚色不分語言,二汶認為,這是屬於人性的歌曲,是對人類很大的祝愿,二汶說:「人的生命只有幾十年,十分短暫,都比這個世界短命,所以在有生之年,我們要好好珍惜每分每秒,就算是痛苦,也依然要倔強相信,有些人與事是很美好的,是別人拿不走的。」

资料来源:

家書原文鏈接:TG電報群組:被捕手足收信部林二汶 Eman Lam – 最後的信仰

審核:卡西歐 \ 上傳:文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