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譴責中共不要“害怕”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Layka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樹人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轟炸機

據《國家觀察》記者吉米·奎因(Jimmy Quinn) 在2021年3月22日 下午4:08報導:

新疆喀什地區恩吉薩爾縣維吾爾族人拘留場所的鐵絲網後面的中國國旗(葛列格·貝克(Greg Baker) /撰稿人/蓋蒂圖片社)

據專欄作家彼得·貝納特(Peter Beinart)在最新一期的Substack通訊中指出,對中國共產黨在世界上的行動的恐慌加劇了美國的反亞裔暴力行為:

    顯然,唐納德·川普為此承擔了一些責備,通過使用功夫流感之類的語言,他不僅將COVID與同中共政府聯繫在一起,而且與中國人聯繫在一起。其他傑出的共和黨人繼續暗示,中國文化本身構成了威脅。去年12月,田納西州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
在發推說,中國有五千年的作弊和偷竊歷史。 有些東西永遠不會改變。令人沮喪的是,她沒有受到她的同事的譴責

    今天的教訓是,如果美國的領導人認真對待打擊反亞裔的暴力行為,他們所要做的不只是譴責它。他們必須停止誇大中共政府構成的危險。理性的人可能會不同意美國應如何回應中共國的崛起。但是當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宣稱中共國對美國構成生存威脅時,或眾議員羅伯·威特曼(Rob Wittman)說:中共國的目標無非是徹底摧毀美國,或邁克龐佩奧(Mike
Pompeo
)聲稱,中共正在尋求洗腦我們的人民,他們不僅僅是在發      
出鷹派論調,他們是在散播偏執

    美國的政客擔心中共國的經濟上和軍事上野心是沒有錯的。美國的政客注意到中共國有時會霸淩它的鄰國是沒有錯的。美國的政客們為在新疆,香港和其他地方遭受中共殘酷統治之苦的人們大聲疾呼,這絕對沒有錯的。但是,如果美國政客只談論中共國的實力和好戰而 又不提醒美國人,中共的軍事預算只是美國的一小部分,中共國與主要民主國家有著良好的關係,而且最近幾十年來,中共國發動的戰爭遠遠少於美國,他們將加劇這種情緒化的恐懼,這種恐懼在上個世紀一次又一次地傷害了脆弱的美國人。

貝納特似乎沒有將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暴力行為與對中共政客無可辯駁的行為的批評直接聯繫起來。如果對中共的明確譴責與今天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暴力行為有聯繫,貝納特並沒有明確地在他的公告裡建立起這樣的聯繫,反而是把這種聯繫建立在9/11後美國對伊斯蘭的恐懼,冷戰時期對紅色蘇聯的恐慌,以及對日裔美國人的拘禁上面。

另一方面,中共的侵犯人權行為與其在美國領土上對美國人及其他人的騷擾之間存在更明確的聯繫,而貝納特則忽略了這一點。

在一個例子中,中共根據其新的國家安全法,將香港血統的美國人撒母耳·朱(Samuel Chu)作為了目標。如果他涉足香港,中共國大陸,甚至與中共有引渡條約的國家,他可能會
因為他在美國的激進主義的罪行而被捕。除了對朱的指控之外,美國大學校園裡的香港人也因為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活動而受到騷擾和襲擊。

還有維吾爾族婦女圖爾蘇奈·茲阿杜頓(Tursunay Ziawudun),她在新疆集中營中遭受著難以形容的可怕折磨。她現在定居美國,面臨共產黨及其爪牙的人身攻擊。這些攻擊包括共產黨官員披露齊亞烏敦的健康記錄的詳細資訊,裡面充斥著通姦和性傳播疾病的指控,這是一場全方位的的誹謗計畫的一部分,該計畫特別針對已經出來大聲疾呼的維吾爾族婦女。。而茲阿杜頓並非個案:正如《華盛頓郵報》最近的報告,中共官員已通過被拘留的家庭成員的社交媒體帳戶與其他在美國訴說真相的維吾爾人進行了聯繫,要求他們保持沉默。

中共國最嚴厲的批評者們彷佛擁有治外法權般的騷擾,恰恰切入了貝納特的論點的核心問題。中共認為必須在世界舞臺上否認或以其他方式辯護的侵犯人權的行為,,要求它嘗試去影響外國民主國家,並以共產黨政權的反對者為攻擊目標。我們可以辯論這是否是存在的威脅,但維護它是不合理的。

所有這些觀點說明了為什麼對政黨國家意圖的擔憂並不在於我們對中共國軍事預算規模防止無解的說明,以及它與某些民主國家的良好關係

令人困惑的是,貝納爾特認為該党國近幾十年來發動的戰爭少於美國,這是人們對所謂的反華歇斯底里持懷疑態度的理由。除了試圖使民主國家屈服的灰色地帶戰役之外,臺灣還面臨著中共國軍事上的猛烈施壓。大多數的分析人士預計,中共將在不久的將來加緊將該島收復。

就中共國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關係而言,歐盟對北京的貿易協定的批准無視針對維吾爾族人的強迫勞動,應被視做本世紀的污點,而不是如貝納特所看到的那樣,一個合法的認可。不管怎樣,那些良好的關係今天早上才大跌眼鏡,歐盟制裁了那些參與了種族滅絕的中共官員和實體。

(共產黨以針對研究人員和歐洲政客的制裁措施作為回應。)

換而言之,,對於犯下種族滅絕的政權要在它的家門口把民主吞併還有包括壓制那些在美國本土大聲疾呼其侵犯人權行為的人的全球政治影響力活動的野心,貝納爾特似乎建議不要恐慌。

他不是唯一這樣做的人據報導,昨天在華盛頓的一次集會上,維吾爾族激進分子高呼幹滅中共國,遭到一群抗議反亞裔種族主義的抗議者大喊為種族主義者。將反對中國共產黨的活動與種族主義相結合的行動混為一談,這是這個政黨國家開始大加利用的令人沮喪的趨勢。

但譴責美國惡性種族主義者的襲擊,可以而且應該與中共党國的譴責並行不悖,正如其暴行所證明的那樣這是種族主義的核心。

原文連結: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corner/no-condemning-the-ccp-is-not-panic/

 

面具先生歡迎您加入康州盤古農場:(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農場法制基金捐款說明連結:
https://discord.gg/sKQKDqQTrF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