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見】哭喪似的“愛”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待命(文曉)


(圖片源自微信)

CCP統治下的墻國,由於長期地、普及性地實施洗腦教育,國民的潛意識裏都會在某種情況下、某種場合下,自動地換擋至口號式,或既定式言行。也就是說,在什麽情形下,應該如何表現自己的衷心、自己的態度,都已被定型。

如圖所示,這張照片看上去極具諷刺,但經歷過文革的墻國人,看了都不會很吃驚。記得在毛澤東因死亡卸任的時候,全國一片哭聲,好像喪父的是每個家庭。

那天我在家裏,就我一個人,外面突然傳來大喇叭的廣播聲,語調非常非常的沈重。雖然筆者那時還是個孩子,但也隨之沈重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甚至有點害怕的感覺,好像天要塌下來了……因為從出生那天起,聽的歌就是“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家人陸續回來了,也都是一臉沈重的進門。晚上,接到通知,全國悼唁。大概是早上10點,記不清了。要我們站在操場上,全國鳴笛,降旗。操場上一片哭聲。一直要低頭默哀式的站了很長時間,脖子酸了,腳也真的很痛。這還沒完,當地還設了靈堂,正面墻上掛著毛澤東的頭像,房間四周都是花圈。工人、幹部、教師、學生等等,學校停課,工廠停產,都得去吊唁。人太多,靈堂好像也設了很多,我們班被帶去的是個不大的靈堂。同學們列隊一排緩緩走進,從左到右大概十幾個人,再起第二排,從左到右。最左邊的和最右邊的學生,就是離花圈最近的學生。小孩子哪有不害怕花圈的啊!當時筆者就成了那個最倒黴的學生,剛好排到了最右邊。大家都哭,我也哭了。但不是悲傷的哭了,而是被嚇哭了。第二天,老師在班上宣布,賀XX(一個女同學)破例批準入團,原因是她昨晚給班主任提交了一份血書!

那時真的替自己著急,我怎麽就沒那種精明?現在才敢說,真的怎麽努力也沒能擠出一滴悲傷的淚。因為周圍的人哭的好像都很真切,顯得自己很另類、很不忠誠。不幸的是,我那個賀XX同學,早已拉扯著雙胞胎的兒子,成了很普通的下崗工人。直到幾十年後的今天我才明白,原來這也是緣分、這也是天註定。

毛澤東自譽是最紅的太陽,他隕落了,世間照樣黑夜白晝,地球照樣自傳不停,沒有什麽人可以稱神!有妄自稱神者,神絕不會答應!人民也該覺醒了,不能再繼續這種哭喪似的“愛”!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煙火1095

0325C177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