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中共病毒次生危機和政府極權獨裁之惡猛於病毒之害!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硫酸羥氯喹64

加拿大知名獨立媒體TRUENORTH於3月22日刊登時政評論文章,就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政府和各省地政府,自中共病毒疫情於去年年初爆發至今,所采取的各種中共式強權防疫政策,和由此而導致的公共健康負面效應和所引發的社會多方面次生問題進行了深入的論述和分析。並毫不隱諱地指出,當局繼續不斷實行的諸如城市封鎖,社區隔離和全面宵禁等嚴重違背加拿大憲法內容和宗旨的極權法規,不僅會造成更多,更深和更難以解決的社會矛盾和更嚴重的公眾健康危機,而且最致命的後果將是對現存岌岌可危的民主政治體系,和幾近蕩然無存的自由人權至上精神的徹底破壞和瓦解。可以看出,本文作者期望通過自己在媒體上的奮力吶喊,以期喚醒更多的國民能盡快看清現政府和反對黨政客們意欲獨裁專政的本質面目,並同時也試圖警示所有加拿大民眾,政府極權統治之禍惡於中共病毒肆虐之害!

圖片來源:gisreportsonline.com

全文編譯如下:

自從去年伊始(中共病毒)COVID-19開始對我們穩定有序的民主社會造成嚴重破壞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

但要知道,我們最初被政府告知要在家裏閉鎖大約14天以降低所謂“病毒傳染上升曲線”。該曲線向公眾展示了當地健康和醫院系統中的(中共病毒)感染者和其重癥監護患者以及因此病亡者人數的具體數。我們還被當局告知,加拿大人曾經引以為豪的牢靠醫療體系存在著因(中共病毒)COVID-19的侵襲而隨時發生能力透支的高危風險。不幸的是,一向資金短缺的政府管理系統根本無法應對所預計到來的疫情最壞情況。因此,當時所有人都為了所謂的“更大社會利益”而不得已進行全面的自我隔離措施。

但事與願違,最初政府所宣傳的兩個星期社交禁閉如今變成了52個星期,而且同樣的情況仍在繼續發生。為此,我們親眼見證了原有和諧發展的社會所遭受的的巨大動蕩和變遷。

在2020年初,幾乎沒有人相信政府會很快將所有民眾都強行限制在各自的家中,沒有人知道將有大量企業會被迫倒閉,創紀錄的失業率和遭受重創的經濟,並在來年累積數千億加元的政府巨額新債務。

也沒有人能想象與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相互關閉邊境。在寒冷的冬季,取消和禁止往來南方溫暖地區的所有航班。

更沒有人預料到那些已經無暇自顧的政府公務員,竟然會向公園裏散步的家庭和在戶外運動的人們開出天價罰款單。

也很少有人想到加拿大公民會因為越過邊境返回家鄉的罪行而被拘留隔離,而且是在沒有得到律師的幫助下就被關押了起來。

也沒有人會相信政府會對各種宗教服務活動進行武力鎮壓,更不會相信會有大量新聞工作者會為因此出現的這些在加拿大歷史上最獨裁和最限制自由的防疫政策,而極盡其掩飾之能(其實,最後一項是我可以預見的!好吧,我離題了。)

也沒有人會想到群眾們會互相檢舉揭發,以違反“宵禁法規”,或者以邀請了超過限制數量的客人參加周末家庭晚餐為由,“義正言辭”地向警察告發自己的左鄰右舍。(由此可見,中共病毒COVID-19在晚上顯然更為致命!)

沒有人會預料到已經約定好的醫療手術會被取消,大部分病人都將被他們的醫生絕決地拒之門外;也無人能想象到因封鎖和隔離措施引起的自殺和藥物濫用個案的激增,造成了大量加拿大人的非正常死亡。

以上發生的這一切在以前從未耳聞的荒謬之事,不僅僅要歸咎於直接造成此次災難的(中共病毒)COVID-19,更是因為我們政府利用了這次疫情危機並采取了武斷措施而間接導致。

時間若回到疫情之前,我們中沒有人會相信以上所發生的任何一種可能性。然而,現存事實就是如此殘酷。時至今日,在安大略省,民眾仍然被政府再次告知要做好準備迎接新的(中共病毒)COVID-19浪潮的席卷,去接受城市將可能再次被封鎖的可能性。但為什麼政府還要這麼做呢?就目前狀況而言,我們已經不再需要極端防疫政策以“拉平病毒感染曲線”。我們的醫療系統也許永遠不會透支,即便如此,世界末日的景象也永遠不會結束。

而這次,我們從政府那裏得到了一種更具說服力且更通用的邏輯,那就是公眾必須呆在家裏以期挽救所有人危殆的命運。但是,我們這麼做到底要拯救誰的生命?如果不這樣,那麼我們又將會扼殺誰的未來?

毋庸置疑,(中共病毒)COVID-19已經釀成了嚴重的公共健康災難,但是自去年3月以來,社會各界也從中學習到了很多抗疫經驗。比如,現在大家都已經知曉了該病毒的傳播方式,並且也掌握了如何有效保持最脆弱人群的健康安全。

因此,現在是時候將政府討論的重點轉移到如何停止目前極權管制的策略上,這也是我們原有民主體制能逐漸擺脫這種塗炭生靈的社會主義管理模式的最有效途徑。
現在,社會各界需要更多地關註和審視政府對(中共病毒)COVID-19的極端手段,以及它將給社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惡劣後果。也許這應該從獨裁統治嚴重削弱了加拿大固有民主價值觀開始。

政府目前的防疫政策,讓人越來越感覺像是由那些未經資格選拔的健康技術專家們控制下的健康專政體系。現在,政府領導人往往只依靠所謂的公共衛生專家來指導自己的施政方針,從而放棄了其應該承擔的基本社會責任。通常這些措施都是基於對(中共病毒)COVID-19本身單一的認知,而忽略了其次生災難和對其他重要方面的影響,例如對公眾心理健康的危害和對普通病患就醫機會的降低等。

圖片來源:elojodigital.com

此外,需要時時警告我們的領導人,加拿大是建立在基本人權和自由之上的國家政體。到目前為止,雖然保守黨派的政客們在保護加拿大公民自由的方面進行了高調的宣揚,自由黨也口口聲聲稱自己是《權利和自由憲章》的捍衛者。

然而實際上,這兩個派別的政治家們不僅都徹底放棄了所有保護其公民基本權利的信念,而且還成功誘導了許多加拿大人認同了這些無良政客們的觀點,並在很大程度上也去違背了“自由至上”這一民主社會制度的基石。

(中共病毒)COVID-19的確給加拿大醫療系統和生命健康造成了嚴重威脅,但政府當局因此而強制采取的所有社區封鎖和宵禁法規等極端行為,卻對我們原有的良好民主體系帶來了無可彌補的致命傷害。

有鑒於此,對於所有加拿大人的基本權益而言,當局獨裁統治政府不遺余力所推行的治愈中共病毒之方,其所導致的種種惡果遠甚於疫情之災。(全文完)

圖片來源:yahoo.com

簡評:
加拿大自由民主恍若昨日黃花雕零 空留殘香其外
特魯多獨裁弄權堪比當今習總加速 徒存敗共其中

原文鏈接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