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如何徹底終結CCP病毒大流行(一)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北美教練陪練| 編輯、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CCP病毒完全是個紙老虎,或者個政治病毒,一捅就破,就看你捅不捅!

CCP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經一年多了。全世界CCP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還在不斷攀升。美國至今確診CCP病毒病例已經達到2千9百多萬例,其中死亡近40萬例。似乎整個世界,因為這一場疫情,被完全撕裂。人們非常悲觀,有人說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的日子了。

難道人類真的永遠要這樣蝸居在家裡,見面帶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嗎?

謹慎的樂觀,筆者認為人類完全可以戰勝CCP病毒,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且取決於政府的抗疫政策。中共利用這個病毒恐嚇、要挾全世界的企圖一定會失敗。事實上,筆者認為CCP病毒也許是個紙老虎,或者說是個CCP政治病毒。

根據一年多的抗疫經驗和醫學文獻,終止CCP病毒,從技術上完全可行。有廉價的藥物,老藥新用,比如羥氯喹和伊維菌素。甚至根本不需要醫務人員。現在,不到位的是防疫策略。只要把羥氯喹和伊維菌素變為非處方藥物,與此同時,要在全國範圍同步服用,比如:規定每個公民必須服用1-2個月的藥物。現在的問題是,某些醫院、精英醫生、制藥公司可能希望這個CCP病毒繼續流行下去(他們可以從中獲利),愚蠢的政治領袖們、政府部門不作為,甚至胡作為,比如FDA、NIH、CDC。

從技術上講,有效的預防和早期治療的藥物,就在那裡,安全又便宜。就看你用不用。只要是有一紙行政命令,每個公民同時服用1-2個月的藥物,疫情就應該可以結束。所以說CCP病毒完全是個紙老虎,或者說是個CCP政治病毒,一捅就破,就看你捅不捅!

傳染病三要素:傳染源、傳播途徑和易感人群

理論上講,任何傳染病,搞定三要素之一就可以解決問題。

我們都知道CCP病毒是一種以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為骨架的生物武器。它的大流行很難被控制的原因,是這個傳染病的三要素每個都很難控制。

CCP病毒大流行的特點:首先,基本傳染數,R0 值高達5.7。基本傳染數在流行病學上,指在沒有外力介入,同時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傳染病人,會把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平均數。其次,每一個人都是易感者,潛伏期長達14天,存在大量的無症狀病毒攜帶者。再次,死亡率不太高,絕大部分病亡者都是老年人或有基礎疾病的病人。死亡率不太高十分有助於大流行。 

先說易感人群。易感人群,感染人群分佈,雖以老年人為主,但各個年齡段均有涉及,新聞報道過最小的只有45個月大。每個人都是易感者,從嬰兒到老人,男人女人,體壯體弱。因為生物武器就是這樣設計的。

再說控制傳染源。什麼叫傳染源,指體內病毒生長、繁殖並且能排出病原體的人和動物。通俗的講,就是攜帶病原體,病原體能活著而且可以繁殖後代,還能瞅準時機把後代轉移到其他人或動物身上的病毒攜帶者。對病人的隔離就是一種控制傳染源的方式,輕症患者嚴格的居家隔離,都能有效的控制傳染源。那控制住了傳染源,是不是就成功了?理論上講,當然成功了,也解決問題了。但實際情況往往很復雜,完全控制住傳染源很難。我們知道該疾病有較長的潛伏期(14天,也有研究發現最長為37天),也就意味著,在這段時間內,病毒攜帶者沒有症狀,沒有被識別,也就沒有被當作傳染源,更別談控制。一個病人從他攜帶病毒到被確診這段時間,他正常生活,朝九晚五上班或者上學,隔三岔五去超市買點食物,聚餐,唱K,看電影等活動。這期間,他接觸了多少人,他接觸的人又接觸了多少人。 分析他的活動軌跡,聯系他接觸的人,把所有人一並隔離。太難了!在這個地球村,據說你可以通過6個人認識世界上任何一個其他人,病毒也搭這趟便車。所以說,控制傳染源,只能盡力而為,不可能完美控制。

再說傳染途徑。傳播途徑包括飛沫傳播(傳染源通過咳嗽、噴嚏、吐口水、吐痰、談話排出的分泌物和飛沫),氣溶膠傳播(也叫飛沫核傳播),接觸傳播(比如手接觸到了傳染源排出的分泌物,經觸摸眼口鼻等,可導致病原體進入體內)等。因為有大量的無症狀病人。所以說,徹底控制傳染途徑,帶口罩、帶手套,只能盡力而為,不可能完美控制。

疫苗終止CCP病毒大流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現在全球都在推病毒疫苗。問題是疫苗會有效嗎?能終止大流行嗎?理論上疫苗應該是最有效的結束大流行的方法。問題是短期內很難有有效的疫苗。疫苗研發生產需要很長時間,給民眾註射未經嚴格臨床檢驗的疫苗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冠狀病毒屬於RNA 病毒,因為不是穩定的雙螺旋結構,所以鹼基突變快是它的特點之一。到目前為止,對於RNA 病毒人類還從未成功的研發出一種疫苗。目前CCP病毒已有至少三個變種,所有這些變種病毒都使傳播更快。美國CDC網站公佈的三個變種分別為:(1)

  1. B.1.1.7來自英國。這個變種2021年一月登錄美國。感染後死亡率增加。
  2. B.1.351來自南非。這個變種2021年一月登錄美國。有研究表明Moderna 公司的mRNA-1273 疫苗對此變種的預防效果有限。
  3. P.1: 來自巴西。這個變種2021年一月登錄美國。有研究表明抗體療法或疫苗對此變種的效果有限。

病毒變化速度遠遠超過疫苗研發速度。所以指望疫苗終結大流行,很可能會是水中撈月,一場空!

曾經有人指望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group immunity)。群體免疫是指人群群體對傳染的抵抗力。群體免疫水平高,表示群體中對傳染具有抵抗力的動物百分比高。因為,疾病發生流行的可能性不僅取決於動物群體中有抵抗力的個體數,而且與群體中個體間接觸的頻率有關。為了獲得群體免疫而需要免疫的人口比例因病種而異。以麻疹為例,對麻疹的“群體免疫”需要大約95%的人口接種疫苗。對於脊髓灰質炎來說,這個閾值約為80%。對於CCP病毒而言,有人估計這個閾值至少得80%-90%。

另外,還有人提出一種方法:採取任由疾病在人群中感染的方式來獲得群體免疫。通過讓人們接觸病毒來達讓大多數人得病,從而達到群體免疫的目的。2020年初,英國政府的決策者和官方衛生顧問最初提出的是群體免疫策略,也就是讓病毒在人群間自由傳播,以期能有足夠的人可以形成自身抵抗力,從而自然遏制或控制病毒傳播。事實上,採取這樣的方式的結果是疫情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死亡人數激增,英政府後來不得不放棄這種策略,從而採取更加嚴厲的管制措施。

在英國疫情控制不住後及時叫停群體免疫時,瑞典政府依然堅持採用不封鎖的,民眾自覺的手段進行控制,以希望該國能通過感染病毒的手段實現群體免疫。然而,瑞典國內的死亡人數是鄰國的數倍,且直至2020年底,群體免疫並未形成,死亡人數居高不下,瑞典國王承認抗疫失敗。

另一個典型案例是巴西亞馬遜州首府瑪瑙斯,從疫情爆發開始,一直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6月份的時就已有66%的人感染了,到去年10月,病毒已經感染了76%的民眾,然而這個城市依然沒有形成群體免疫效應,病毒依然在快速傳播,並未出現減緩的跡象(2)。有趣的是瑪瑙斯在大部分人感染後,發病率曾下降,似乎是群體免疫有效果了,但僅僅過了5-6個月的時間,又大爆發了。一種可能性是抗體消失了,另一種可能性是出現新的變種病毒。

巴西瑪瑙斯的疫情正滑向另一個深淵,圖片來自lancet.com

這些證據表明通過讓民眾接觸病毒來實現群體免疫是不現實的,且後果嚴重,這將導致很大一部分人將要感染該病毒,成千上萬的人會死亡。由此可見,用疫苗抗疫不樂觀,放任病毒肆虐實現群體免更不可行。

(未完待續)


參考鏈接:

  1.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updates/variant-surveillance/variant-info.html
  2. Sabino E.C. et al. Resurgence of COVID-19 in manaus, Brazil, despite high seroprevalence.Lancet. 2012 397,10273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