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爆料革命四年之感悟(之二)

作者:首爾喜韓農場hongliu

幼苗破土而出

經過三年多奮戰,2020年6月4日,新中國聯邦在美國自由女神像前成立。文貴、班農先生主持,郝海東先生宣讀宣言。正當文貴咬破手指、歃血盟誓之際,他身後的自由女神上空突然打了個閃電,這是否寓意著上天也在支持新中國的誕生?新中國聯邦剛剛建國,雖然暫時還不能回歸本土,但它卻是中國人的希望。中國有一句話叫有苗不愁長,如今苗有了,何愁長不成參天大樹?國有了,破土而出的新生力量崛起了,何愁不滅共?中國人幾千年來未曾有過的、夢寐以求的一人一票選舉,建立自由、民主、法治、平等、公平、正義國家的夢想已是指日可待。

二不理論、二全理論

多少年來各國政府及人民都以爲中國就等于中共,中國人就是中共。是倡導創建新中國聯邦的文貴先生,第一個提出:中國不等于中共,中國人不等于中共的“二不”理論。在此基礎上,又提出了“二全”理論,即:全中國滅共,全世界滅共。文貴先生以爆料革命的形式,從理論到實踐闡述了這個兩個理論的內涵。

1)二不理論論述

爆料革命以實例揭露了中共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及其理論,就是強盜編造設計的欺騙全世界最大的騙局。公有制的政治體系下,人民沒有真正的選舉權,只是中共自己一代一代奪權傳承,卻欺騙全世界說人民選舉了它。它篡政領導中國人民,誰不服就鎮壓誰,或投進監獄,並對強烈反抗者殺無赦。中共用防火牆向全世界屏蔽中國人民的聲音,讓全世界都看不到中國的真實情況。公有制的經濟體系下,人民沒有話語權、財富分配權和監督權,法律如同兒戲,國家財富絕大多數爲最高當權者即盜國賊及其私生子女所有,並被轉移到世界各地,盜國賊想什麽時候用就什麽時候取,人民毫不知情也絕不讓問,更不敢問。對于老百姓的私有財産,中共隨時就以莫須有的罪名沒收,或屈打成招、或栽贓陷害、或誣告爲黑社會犯罪,總之會用各種名義加以搶奪。當權者還隨意搜刮民脂民膏,盜竊國家財富據爲私有。他們富可敵國,財富都集中到了幾大盜國賊家族手中。中共高官享受國家免費醫療甚至隨意按需殺人來換器官,還有免費旅遊、免費住房、高額補助津貼等無盡的福利待遇。而老百姓則受壓迫、剝削、迫害,當奴隸、做牛馬。甚至有的百姓被活活餓死,有的病人被確診卻因拿不出錢醫治被迫回家,家人眼睜睜看著親人死去;有的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被逼得走投無路,最後以上吊、投河、跳樓等各種形式自殺。而中共政府對百姓的生存現狀不管不問。但中共最善于僞裝,每逢過年過節就會找一倆個“窮人”,拿袋面、拿桶油,找央視拍幾個裝模作樣以示親民的視頻,大肆宣傳欺騙全天下,實際上老百姓基本上都是自生自滅。

中共視人命如草芥,想殺誰就殺誰,被跳樓、上吊、車禍,是永遠查不出真相的殺人手段。每一個活著的中國人,都早已是高官們配型成功的器官定點儲存庫,想取誰的器官,就活摘誰的器官。攝像頭遍地大街小巷,違章車輛罰款一個也跑不了,訪民、異議人士插翅難飛,無路、無處可躲的環境下,然而又有多少孩子、青年無端失蹤,報案永無結果,實則是被按需活摘了器官,已被毀屍滅迹。在西藏、新疆、內蒙古少數民族地區的學校,中共強制學生學習漢字、黨文化,限制他們學習本民族文字、文化。把有反抗意識的人都抓起來,關在所建的集中營裏(實則是監獄)進行思想改造、洗腦,強迫勞動和學習馬列邪教,改造世界觀、人生觀以及文化理念。強制、引導、誘導他們擁護、熱愛中國共産黨,忘掉自己本民族的宗教及文化,施行文化滅絕政策。中共甚至想把反抗強烈有行動的維族人斬盡殺絕,對關在集中營裏的男人實行絕育,強迫留在家裏的女人、女孩,接受中共指派人員的強奸配對、長期霸淩,爲其生漢族人的後裔,施行種族滅絕暴行。

中共與中國人是統治與被統治、壓迫與被壓迫、剝削與被剝削的關系。中共與普通中國人不是一個階級,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二者是完全的敵對關系。通過爆料革命揭露出的中共邪惡真相,使國內、特別是體制內對中共不滿的正義勇敢人士,紛紛響應,暗中支持爆料革命。他們或提供情報,或捐錢或投資,通過各種渠道、時機,默默地在全國擴散傳播爆料革命資訊。爆料革命已經點燃了國內滅共的火種,逐漸形成燎原之勢。

2)二全理論論述

文貴先生以事例爲實證,以情報爲佐證,理論實踐互證,向全世界揭露中共觊觎世界的野心和陰謀,揭露其利用民主國家的體制,實施邪惡的完美犯罪而躲開法律制裁。

中共以一帶一路或無償援助爲幌子,讓全世界沾染不按規則、不按法律辦事的行賄受賄惡習;通過經濟侵略和無恥手段,控制他國主權,意在統治全世界甚至領導全世界。中共以文化交流爲幌子,在世界發達文明國家建立孔子學院。此舉實則是爲了安插間諜,擇機偷竊先進技術;培養親共國民,爲中共站台,替中共說話,爲中共服務;輸出社會主義、共産主義文化理念,企圖讓全世界都變成和中共一樣的獨裁國家,以達到統治全世界的目的。從中共軍委副主席遲浩田退休後講話伊始,中共就探討病毒作爲生化武器的可行性,並計劃用其殺死美國人,占領美國及全世界。中共拿中國人當小白鼠,爲了實驗,投放SARS、中共病毒,並把中共病毒刻意擴散到全世界。殺死中國人還不算,現主已使全世界感染人數超過1億人,致死265萬多人,目前還沒有盡頭。中共以先握有毒株的先機研發出疫苗,再以病毒的投放、疫苗的出售控制全世界。

中共在聯合國機構裏,把有話語權的國際組織,用“藍金黃”手段滲透,把總幹事或主席換成接受過中共賄賂、聽從中共旨意的人。他們爲中共說話、辦事,鼓吹中共體制偉光正,向全世界撒謊、狡辯,或隱瞞中共的醜惡嘴臉或罪行。中共收買世界頂級科學雜志、期刊以及科學家,使他們喪失心智,失去了正義和良知。他們昧著良心,不顧事實、科學、人倫、道德,爲中共掩蓋病毒來源真相並洗地推責。中共將大量身居高位的科學家拉下水爲其所用,使他們變成金錢的奴隸,把科學與科學家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摧毀了,最後使其變成了被人們唾棄的僞科學與僞科學家。

中共更邪惡的本性還有,利用民主國家的選舉換屆制度、糾偏機制,改換政府帶來的政策搖擺性。押寶式的用金錢大面積培植未來可能當選總統或議員的候選人,再用金錢開路、輿論宣傳造勢,選舉作弊等手段,把被培植的人推上位置。作爲回報,無論是當選的總統還是議員、議長,都必親共,簽署或制定對中共有利的命令、法律或政策。中共還利用議會體制,用金錢遊說或捐款給議員、政客,形成議會裏親共的局面,左右議會,爲中共說話、辦事,或提案並通過對中共有利的法案。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編輯/校對:英國喜莊園 AN
發布:巴黎七星農場 文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