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披著羊皮的狼:從孔子學院看中共的陰險邪惡(一)——被千殺萬虐的孔夫子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霍比特人

“孔子學院:踐行《世界文化多樣性宣言》的東方典範。”提倡 “和為貴”、“和而不同”!聽聽,多麼動人的句子。

圖源網路

“中國歷史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早在四百多年前,義大利的傳教士曾將《論語》一書譯為拉丁文帶回歐洲,孔子的學說便隨之開始在西方流傳。”看看,多麼悠久的歷史。

“發達國家早就用不同方式在進行本國語言文化的國際推廣和普及。如英國文化教育協會,法國法語聯盟,德國歌德學院,義大利文化研究院,西班牙塞萬提斯學院,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美國中心等。”所以發展起來的中(共)國也要與世界接軌,與時代接軌。瞧瞧,多麼堂皇的理由。

看一看中共官方的文件,讀一讀他們的官樣文章,可以說是充斥著這一類冠冕堂皇的華麗句子。借著高尚的理由,愛好和平與善良的人們是很難不被這樣的好詞好句打動的。於是,許多人被吸引、駐足觀看,他們看到了一幅幅“美麗”的畫面:或者是不同膚色,不同年齡,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男男女女齊聚一堂露出燦爛的笑容,手捧著以國際樣式印製的各色精美證書展示他們的學習成果;又或者是年輕美麗、衣著入時的女性徜徉在充棟的書架前陶醉地閱讀;或者是西裝革履儀表堂堂的華人才俊,一臉真誠的笑容在講台前談吐自如地揮灑著才華;又或者是幾位目光深邃頭腦睿智的西方長者和中華精英圍坐在一起比手畫腳,契闊談䜩;或者是萬國旗幟林立、氣派非凡的國際峰會;又或者是天真無邪、笑容燦爛的各國兒童在一起長袖善舞,圓扇遮面。啊!好一派世界人類大家庭和平共處、其樂融融的優美畫捲,怎不令人感動,怎不令人神往!再輔之以李子柒式的中國特色藝妓風格的傳統文化主播,真是好一派國粹放光、國學昌盛的景象。

圖源網路

讓我們就從這畫面動人、詞句優美的“孔子學院”開始,來好好扒一扒、看一看中共有多麼陰險邪惡吧。

正如上文所述,很早之前,一些西方發達國家就開始以不同的方式成立了各種機構,用以進行本國語言文化的國際推廣和普及。這確實是事實。其中,德國的“歌德學院”和“孔子學院”相類似,也是以知名學者命名的。因此,從錶面上看,定義“孔子學院”是和這些機構相類似的語言文化推廣普及的機構,似乎名正言順、無可指責。但是,有心的人只要稍加調查分析,就不難看出,“孔子學院”與上述西方國家的文化交流機構之間存在著巨大差異。

比如說1883年就已經創立的“法語聯盟”,今天在全世界已經有一千多家分支機構,招收了超過四萬名學員。他們以教授法語和傳播法國文化為主業,除了法語學習和考試之外,還進行比如介紹法國的音樂歌曲,觀看法國的音樂大獎頒獎典禮,學習製作法國食品,介紹法國人怎麼過婦女節,欣賞法國電影,講解法語經典名著,欣賞繪畫、雕塑藝術作品等等。簡單地說,法語聯盟教授的、傳播的,都是法國人日常生活中學習的、引以為豪的那些東西,內外一致,名符其實。

再來看“歌德學院”。由於二戰的緣故,歌德學院成立得比較晚,時間是1951年,迄今為止,在78個國家共有144家分支結構。當然,他們也是以教授德語為主(設有相關的等級考試),同時向世界展示宛如萬花筒般的開放的德國。比如,與旅游相結合,介紹德國各地不同特色的小鎮與德語相關的藝術工作室,紀念男女同工同酬日,參觀德國小鎮的教育,介紹柏林電影節和欣賞德國電影,以及繪畫、音樂、文學藝術,介紹歌德、叔本華、黑格爾、海德格爾等等偉大人物的思想、著作,內容非常豐富。

圖源網路

歌德學院並不是只介紹歌德,而只是以聞名遐邇的歌德作為“代言”,作為文化符號,把豐富的德國文化濃縮在“歌德”這個名字上,讓人望名而知其意而已。它實際上涉及的範圍是極為寬泛的,絕不僅限於歌德。它和法語聯盟一樣,傳播的是德國本土教授的,德國人引以為豪的國粹、文化遺產,同樣也是名如其實,表裡合一的。而作為“旗幟”的歌德,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後,都得到全德國人,甚至全世界人民的極大尊重,贏得了極高的榮譽。

那麼,“孔子學院”又是怎麼樣的呢?

最早的孔子學院成立於2004年,到至今短短十幾年的時間里,就已經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設立了超過五百家分支機構。按照中共國教育部的原計劃,到2020年,要建立一千家孔子學院。其與上述西方國家文化機構的擴張速度相比,簡直稱得起是“一日千里”。同樣是由政府出資支持的文化機構,相較之下,中共國的財大氣粗和雷厲風行可見一斑。雖然有點暴發戶的土豪氣,倒也無可厚非,誰讓人家中共有錢嘛。而且,正如本文開頭所述,其傳播文化的“和為貴,和而不同”的理念看起來也是十分正當的。既然是好事,辦得自然是越快越好了。

但是問題來了。歌德也好,塞萬提斯也罷,都是本國的文化巨匠,歷來為本國和世界所尊重。可是,孔夫子不是在不久之前還被“打倒在地,踏上一萬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嗎?一個被本國人民所唾棄的人,一個被執政黨——中共——殺了又殺,虐了又虐的人,怎麼能作為本國的文化符號而推薦給全世界呢?在這一點上,孔子學院和上述西方文化機構明顯不同,這不是很滑稽嗎?

考察一下那些孔子學院建立的先後次序,就會發現,孔子學院是以“一帶一路”的政治戰略版圖為主要線索,逐步建立並進而擴展到全世界的。這和其他西方國家文化機構“不參與地方政治、宗教事務”的純文化目標的建立方式,在起點上就顯然不同。它的建立帶有明顯的地緣政治使命,難怪它能得到那樣大的資金支持和如此迅速的發展了。

圖源網路

這樣一個顯然與政治目的掛鉤的“文化”機構,它的命名是很有講究的。借鑒歌德學院和塞萬提斯學院都是以文化名人作為推廣符號的做法,中共國選擇用“孔夫子”,可謂用心良苦。作為向國際推廣的名片,它必須具有國際知名度——孔子的《論語》早在四百多年前就被義大利傳教士翻譯傳回歐洲,顯然它符合這一條件。國際名片必須在海外有良好的群眾基礎——即必須為海量的海外華人所認可,孔夫子顯然具有這種跨區域的被世界範圍華人所接受的影響力。把孔夫子的名頭打出來,就像當年把班禪的名頭打出來震懾整個西藏一樣,能一舉震懾整個華人世界,起到“挾孔夫子而令華人”的作用。從來以反孔起家的中共,搖身一變,居然能挾持已經被虐成僵屍的孔夫子來號令全世界華人了,這一招真是高明啊。

那該怎麼繞開那段繞不開的中共賴以起家的“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的歷史呢?以及四九年之後一再被提起的“批孔”運動?中共在四九年之後對孔家的掃蕩,在大陸是盡人皆知的。想必,中共在決定打出“孔夫子”的旗幟之前,在心裡也做過權衡和考量。

圖源網路

首先,中共自所謂改革開放之後,在錶面上恢復了一些宗教場所和傳統文化場所,尤其是佛教寺廟和孔府,以及以孔子為幌子的那一套犬儒腐儒的東西。中共從未在公開場合為過去的“批孔”運動翻案,但是卻無需任何理由就可以一百八十度轉彎地打出“國學”和“傳統文化”的牌子來。中共絕口不提當年對國學和傳統文化的打壓,仿佛那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哇塞!這就是中共一貫的伎倆。它相信強權之下的絕對話語權,今天殺人、明天改判是家常便飯;殺錯了人之後無需解釋,而且一旦需要還可以再殺。中共奉行這樣出爾反爾的舉措,照樣可以大言不慚地對全世界宣告:“中國共產黨從來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為什麼呢?因為中華大地的一班腐儒就這麼逆來順受地接受了,而且欣喜若狂。君不見,大陸各地儒生們一時激動,新舊儒學風起雲涌,各種國學館書院紛紛出爐,對黨的歌功頌德之聲甚囂塵上,沸反盈天,簡直好像終於找到了親爹親娘一樣。中共看透了腐儒們“有奶就是娘”的沒骨氣的本性。他們打出“孔夫子”的名頭來,是絕對不會對大陸烏泱泱的腐儒犬儒們有絲毫忌憚的。

至於海外華人,無論是台灣、港澳和新加坡,還是美國、歐洲、澳大利亞,四九年之前跑出去的,大都思鄉心切,已經到了忘記殺父之仇、殺母之恨的糊塗蟲的程度,此其一。這些海外華人,在當地多少因為寄人籬下而受過些磨難,吃過些苦頭,對於無國可依的苦楚是有切身體會的。中共對這一點洞若觀火,打出“孔夫子”的名頭來的同時,舉起大中華的大旗,其實是變相地挑撥海外華人與西方人的種族矛盾。台灣、港澳那些忘祖忘宗的糊塗蟲們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紛紛響應,熱烈的程度比大陸有過之無不及,此其二。筆者認識的一位台商曾經為嫦娥登月而激動不已,與筆者大談中華之偉大,美國之沒落,驕傲自豪得一塌糊塗。他早將自己的父母是被中共逐出大陸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凈了,何其可悲。這就是許多海外華人的可悲可憐之處:中共對他們瞭如指掌,十拿九穩;稍加撩撥,他們就會如飛蛾撲火,反復被中共愚弄和利用。筆者想起十幾年前曾經在網上與一位香港同胞進行了幾天激烈的辯論,他當時為中共國的重提尊儒和尊傳統文化而激動不已。筆者再三試圖告訴他,那不過是中共再一次愚弄世人,想要搞“一言堂”、搞集權統治的手段(君臣父子那一套集權等級制度的合理合法化)。他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把孔夫子拿出來當槍使,當工具而已。而他死活不相信,其情緒之激動至今我記憶猶新。看看現在的香港,我常常想起這位素未謀面的長輩,不知他今日作何感想。“思鄉”和“大中華”,有了這兩條墊底,中共對海外華人也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

最後,中共唯一需要計算的就是西方人會做何反應。這也沒什麼可擔心的。西方人由於傲慢無知,他們對中共,尤其是對大陸發生過什麼幾乎一無所知。什麼打倒“孔家店”,“批林批孔”,只要中共的大外宣不提,他們一概不知。極少數對中國略有所知的西方人,如基辛格之流,沒有“藍金黃”放不倒的,也不值一提。就算全中國人死一半,只要中共不說,這些西方人(達沃斯黨、推特、臉書、油管、基辛格、麥康納爾等等)是不會說的。這與他們花天酒地的日子有什麼關系呢?他們只要能從中共那裡賺到錢就行了,中國百姓的死活他們毫不關心,何況打倒“孔家店”和“批林批孔”這種不值一提的小事。

分析到這里就已經很清楚了。大陸的儒生只會逆來順受,你抽他一百鞭子,然後扔他一塊饅頭,他也會感激涕零、磕頭謝恩,誰還會計較什麼打倒“孔家店”和“批林批孔”;海外華人想要葉落歸根、想要大中華的自豪感都想瘋了,早已經忘了是誰把他們父兄爺娘的財產剝奪得一乾二凈後將其趕出去的,只要手上還沾著血的中共一舉起“孔”字大旗,一提“大中華”,他們就認賊作父,唯恐不及;最後,西方人只知道賺錢和獵奇,只要花點小錢,再給他們點“李子柒式”犯賤風格的長袖團扇,沒有西方人不趴下的。所以,中共放心地打出“孔夫子”的名號,無往而不利。

可憐的孔夫子啊,活著的時候就流離輾轉在諸侯之間,從未成功推廣過任何政治主張;死後過了幾百年,忽然被帝王們像寶貝似的撿了起來,把他的學說掐頭去尾、中間再切上幾刀,生生虐成了維護帝王統治的等級倫理(當然是只對臣民有效,而對帝王無效,沒有任何約束力)和綱常制度。兩千年來,無數帝王將相誰都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把孔夫子的僵屍拿出來虐一把,用以維護自己的統治。到了中共要奪取政權的時候,時逢袁世凱復闢,於是乎,中共反其道而行之,把孔夫子的僵屍拿出來反著虐,“打倒孔家店”的呼喊聲響徹華夏大地。從那時起直到七十年代,中共為了統治和黨內鬥爭的需要,每每把孔聖人拿出來反虐一把,蹂躪一番,踐踏一頓,各種運動層出不窮,又何止是“批林批孔”。其行為真可以說是虐了又虐,殺了又殺。到了所謂改革開放了,為了欺騙海外華人回來投資,欺騙西方國家營造虛假的開放景象,中共又想起孔夫子來了。於是,他們立馬重修孔廟,復立碑匾,虛榮假譽如雲蓋壓來,像歷代的帝王一樣,正著虐孔夫子一番,仿佛中共從來就是天底下最尊奉孔聖人和那套所謂傳統文化的嫡子嫡孫似的。而中共的宣傳也一如歷代帝王,只說臣臣不談君君,只論子子不論父父,只講孝順不提仁慈,一套掛羊頭賣狗肉的偽造的聖人學說。中共真可以說是把孔夫子反著虐了幾十年,又一轉臉正著開虐孔夫子了。就這樣,他們還照樣能拿著被插得千瘡百孔的孔夫子的僵屍到國際上去招搖撞騙。

圖源網路

好可憐的孔夫子啊,被虐了兩千年了,又被中共反著姦、正著虐地折騰。而那些無知的老外還津津有味地在那裡學長袖起舞、毛筆生輝,渾然不覺自己已經奴性上身、賤性附體。同時,一班沒骨氣的海內外犬儒們在那裡叫春似的為中共歌功頌德,以為儒家的春天終於來了,搖曳生姿、百般逢迎,下賤得比李子柒有過之而無不及。我相信,孔夫子是不會生中共的氣的,兩千年來他已經被歷代帝王強姦得沒脾氣了。我同樣相信,孔夫子是不會為海內外的犬儒們生氣的,這醜惡的一幕已經在中華大地演了兩千年了,他也早就沒脾氣了。但不知,倘若他看到今天中共要拿著他的僵屍去欺騙、奴役全世界各色皮膚的男女老少了,他孔聖人會作何感想。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