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藝復興說開來(三)——走近拉斐爾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公平 編輯:正義的小新

“藝術”一詞真正走進中國人生活恐也是近幾十年的事情。因為這個時間是中國人剛吃飽飯的時間。絕大多數國人對於藝術的追求是功利的,充滿了“實用主義” 色彩,換成大白話就是“藝術能不能當飯吃”。能,就學點;不能,就是“沒用的東西”。比如,當下中共國許多孩子到處奔波學的所謂“興趣愛好”;藝考生擠破頭,花大錢搞關系想進所謂“藝術學院” ;社會上貫以“藝術家”之稱,沽名釣譽,到處撈錢的一撥人……藝術在中共國並沒有真正滋養中國人靈魂,反而成為國人追名逐利的工具。藝術在中共國不是精神和審美的需要,是名利的需要。在這樣一種環境下,各位不難想象中共國的審美水平和藝術需求了。而其對於西方經典藝術的理解和品鑒能力也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中共的政治需求和意識形態必定要求藝術服務於其政治的宣傳等。藝術鑒賞和對藝術的理解也與西方存在巨大的差異。這恰恰也要求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站在自己的角度,以一種開放的心態和觀念,不斷去學習和瞭解西方藝術經典,盡量的摒棄深埋中共的“紅色”法西斯審美。

翻開人類藝術史的畫捲,必有文藝復興時期的濃墨重彩,也自然就繞不開文藝復興的三傑。在那樣百花齊放,大師輩出的時代,總是聚焦“文藝三傑”的世界觀顯得如此狹小而片面。但三傑實在太耀眼了,他們的光芒足以讓後世所有藝術家,尤其是畫家,為之暗淡。他們的影響如此深遠,他們的天賦又是那麼卓越,不禁讓人懷疑他們是否真是上帝挑中的使者。

讓我們一起走進文藝三傑之拉斐爾(義大利語:Scuola di Atene)吧。眼前這副巨集大而色彩濃烈明朗的作品叫《雅典學院》。這副作品被認為是文藝復興最偉大的作品之一。郭先生說過戰友們有條件多去博物館,許多西方經典藝術品就在博物館。今天我們要走進的偉大作品, 就在舉世矚目的教廷博物館, 也就是曾經的教廷教皇皇宮內。

《雅典學院》 圖片來自網路

《雅典學院》這副作品創作於1509年至1510年,從它誕生之日起,這幅畫就一直駐扎在教廷教皇皇宮四個大廳的第一廳,這個大廳如今也被叫做拉斐爾大廳。這副作品尺寸巨大,縱2.794m,橫6.172m,占據了整整一大面牆。它是一副濕壁畫。濕壁畫是文藝復興時期主要的繪畫作品。濕壁畫顧名思義就是在牆壁上作畫。它是一種十分耐久的壁飾繪畫,泛指在鋪上灰泥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繪畫的畫作,14-16世紀時所形成於義大利。它優點是持久,畫面巨集大,易保存,不容易被盜,不會被輕易挪走。缺點是乾得很快,繪圖者動作必須很快,作品很難進行空間轉移。相比後期的油畫,濕壁畫對創作者構思和繪畫者技巧,對室內高空作畫光線把握等等要求比較高。拉斐爾史無前例的打破了時間的界限,將許多的傑出人物畫進了“雅典學院”這個拉斐爾心中的學術殿堂里。作品雲集了古希臘,古羅馬,古斯巴達甚至古阿拉伯的各類智慧大師,其中包括天文學,哲學,幾何學,數學,修辭學,邏輯學,語法以及國王等諸多領域的先賢。而且這些先賢都是歷史上有名有姓,可以查證的。

整個壁畫洋溢著濃厚的學術研究和自由辯論的空氣,所有的人們都是那樣毫無拘束地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個性進行活動。他們或在一起侃侃而談,或是獨自思考;人物或立,或坐,或緩步走動。人文主義的藝術家總是設法使畫面上的人物享有充分的自由。所有這些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填補了畫面的空白,把整個畫面有機地聯系在一起。畫家還極善於利用台階,使眾多人物組合主次前後有序、真實、生動、活潑。畫面將觀賞者帶進先哲們的行列。這巨集大的場面,眾多的人物,生動的姿態表情,具有肖像性人物個性的刻畫,佈局的和諧、變化且統一的節奏。畫家對其中每個人物的神情和動作都作了精細的思考和細致的安排,使他們符合各自的身份和學術特點,其陣容之巨集偉,堪與米開朗基羅的天頂壁畫“創世紀” 一比高下。

《雅典學院》側面圖 圖片來自網路

拉斐爾在繪畫上採用了文藝復興興起的“透視”法。作品視平線低,所有觀者似乎是匍匐在地面,仰視這樣一副巨大的作品。也似乎是拉斐爾要求世人對古代先賢智者的一種尊敬。畫面背景是高大的穹窿,透過穹窿是燦爛的天空,仿佛上帝賜予的“光”,或許拉斐爾要傳遞的就是一種先賢智慧之光。拉斐爾在年僅26歲就創作出這副後世無法超越的作品。當時拉斐爾的朋友著名的建築師布拉曼特受教皇要求去教廷改造聖彼得大教堂。這位布拉曼特向教皇舉薦了當時已經名聲在外的拉斐爾。因而拉斐爾這副畫作品也是以聖彼得大教堂作為背景,表其達對布拉曼特的知遇之恩的感謝。整個畫面的建築根據中心視點,像層層凱旋門一樣向縱深推進,在精心描繪的六角形天花板和垂直單純的多利克式的柱子上,藉助光影的變化,引導人們的視線隨著層層拱門進入畫面的深處,給人們一種巨集大而深遠的體驗。

《雅典學院》局部細節圖

這副群像分11組,畫面的中心人物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處於眾星捧月的焦點位置。圍繞這兩位大哲學家有50多個學者名人。柏拉圖一收指向天空,一手拿著《蒂邁歐篇》。拉斐爾用達芬奇的頭像塑造了柏拉圖,以表示自己對這位時代巨人的尊敬。與柏拉圖辯論的是他的學生亞里士多德,他一手掌心朝向大地,一手拿著《倫理學》。這師徒二人理念的巨大差異也貫穿了整個西方思想史:即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之爭。柏拉圖右側不遠,一位金發藍衣的白袍少年,是眾所周知的亞歷山大大帝。他是亞里士多德的學生,20歲當上國王,13年不斷開疆擴土,創建了橫跨歐亞非的大帝國。亞力山大旁邊身著橄欖綠長袍的長者,就是西方哲學奠基者蘇格拉底,他似乎在告訴別人:“在短暫的生命里尋找永恆”。

畫面中心兩個人物,一個是蘇格拉底的學生,一個是他學生的學生。畫面左側穿白色長袍的女子是古希臘女數學家西帕提亞。她美麗而聰慧,在西方常被用來比擬智慧女神雅典娜。西帕提亞在數學和天文學方面有極高的造詣,30歲之前就完成了《幾何學原本》,《代數》,等補註工作。我們可以想象在古希臘時期女子地位和身份,而西帕提亞並沒有因為男女性別差異而被知識拒之門外,這甚至比近代的歐洲都先進開明。

我們再看畫面右側,紅袍謝頂彎腰,手拿圓規給學生們講課的老者。他就是被譽為幾何之父的歐幾里得。拉斐爾用了建築師布拉曼特的形象來刻畫這位幾何之父,足見他對布拉曼特的感恩之情。擋著歐幾里得的身著黃袍,手拿地球儀的是我們不陌生的地心學說創始人托勒密。台階中央衣衫不整,袒胸露乳的是迪歐根尼,他提倡人們要恢復簡樸自然的生活狀態,也是犬儒主義的最有名的代表。群像左側半跪在地埋頭寫字的老者是畢達哥拉斯。這個名字可能有些觀眾不熟悉,但只要一提勾股定理,您就不陌生了。是的,畢達哥拉斯就是勾股定律的發明者。拉斐爾也沒有忘記把自己也畫進這副作品,他用自己的頭像表現古希臘繪畫大師阿佩利斯。真是一個26歲青年的可愛。

拉斐爾出生於義大利中部烏爾比諾的拉斐爾·桑蒂, 文藝復興早期 。 他的父親喬瓦尼·桑蒂是費德里戈·達·蒙特費爾特羅公爵的宮廷畫家,並為兒子做了第一堂繪畫課。 拉斐爾十幾歲時就被送往翁布里亞畫派的主要畫家彼得羅·佩魯吉諾的學徒手中。 拉斐爾在1501年成為一名“大師”,完全合格且受過訓練。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他的職業生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他在翁布里亞的早年,他創作了 《斯波扎利齊奧》 , 《處女的婚姻》和《處女 的加冕典禮》等作品。 他的第二個時期是從1504年到1508年,當時他在佛羅倫薩作畫,並創作了《耶穌下葬》等作品。

在弗洛倫薩時期,拉斐爾受達芬奇的作品影響。四分之三完美角度的金字塔構圖的畫像顯然讓年輕的拉斐爾學到了。

《披紗巾的少女》 義大利 拉斐爾 布上油畫 縱85×橫64釐米 佛羅倫薩彼蒂美術館藏 圖片來自網路

這幅女子肖像,是拉斐爾最理想的女性形象,這個形象的特徵可以在《西斯廷聖母》中的瑪利亞那兒找到她的影子。拉斐爾在此運用極為豐富的繪畫語言,充分發揮色彩表現力,從美麗的膚色到華貴服飾上的綿密衣褶都被細致入微地描繪出來。畫中少女安詳而略含倩笑的臉龐,以及按在胸前的那隻右手,都刻畫得十分細膩。華貴衣裙上的百褶紋,採用一種淺絳、銀灰色的調子來表現,與肌膚的色彩相爭輝。由於拉斐爾以觀察為基礎,去掉了不必要的神秘色彩,增加了形象真實感。這位少女據說是拉斐爾根據自己的情人芙納蕾娜的肖像作畫的。芙納蕾娜是一個麵包師的女兒。

這就要提到拉斐爾短暫和悲慘的愛情了。我們從拉斐爾自畫像可以看出拉斐爾是個溫和俊美的俏公子。教皇的侄女也看上了拉斐爾,並要嫁給拉斐爾。迫於當時教皇的權勢,拉斐爾只能被迫放棄自己情人芙納蕾娜。婚後拉斐爾抑鬱不得志,經常流連於煙花之地,後染病高燒,37歲就離開人世。不可不謂天妒英才。他也是文藝復興三傑里最年輕,最短壽的。但他37年生命里留下300多幅作品,絕對也算是一位高產的大師。

拉斐爾最後的12年幾乎都在羅馬為兩位教皇工作,無數的聖母畫像。《西斯廷聖母》、《聖母的婚禮》、《椅中聖母》、《帶金鶯的聖母》、《草地上的聖母》、《花園中的聖母》、《福利尼奧的聖母》、《阿爾巴聖母》……不勝枚舉, 各個是經典。

《西斯廷聖母》拉斐爾 德國德累斯頓茨溫格博物館 圖片來自網路

這些聖母像給他帶來了巨大聲譽。中世紀,由於神學蒙味主義和禁欲主義的影響,宗教畫中的聖母形象,都被畫的神秘朦朧,蒼白消瘦,僵硬呆板,給人以陰冷威嚴的感覺。拉斐爾在人文主義思想影響下,他筆下的“聖母”:年輕、美麗、豐潤、健康、眉宇間洋溢著母親的慈愛和幸福;耶穌也被畫成天真活潑的孩子,畫畫給人以溫暖、親切之感。既能給人以美的感受和遐想,又能使人油然而生崇敬之情。拉斐爾描繪的“聖母”充分表現出人間母性的愛與美,也是文藝復興時期對“人性”而非“神性”之美描繪的精彩詮釋。“聖母”所體現的美,決不是神聖高貴,而是典雅。這來自畫家對生活美的理想。

藝術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藝術家只有真正的感受到美好,才能利用他的獨特敏感視角表達這樣一種美。經典流傳千年,被全世界文明接受,對經典的品味也正是讓我們品味人性之美,藝術之美,創作之美,生命之美。文革隔斷了中華文脈,摧毀了中國人對美的嚮往和理解。改革開放,中共又以用“有錢論”,“有用論” 毒害中國人對藝術的學習,欣賞和理解。我們應學習和瞭解西方藝術,將這些人類經典的美好一點點輸入我們內心,學習這些對賺錢或許真的“沒用”,但對生而為人的精神享受有益處的藝術經典,破除中共國給我們審美灌輸的毒害。

走進藝術,學習和瞭解人類藝術的天才!當拉斐爾借著《雅典學院》向先賢致敬的時候,讓我們也借對經典的重溫,向西方這些先賢學習致敬。願人間所有的美好都會與我們同行!

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asil4

3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