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書系列】魚蛋義士的信(下)『國語譯本』

收集/翻譯/整理:【喜馬拉雅-粵語組】sherry、天滅中共、小叮嚀、

有一次夢到自己走出二人監房,剛準備看手機時,夢就醒了(不過夢境繼續下去也什麼都看不到),失望的回到現實中。唯一慶幸的是自己已經離開二人監房,之前除了上庭,我很少會被關那裡,(上庭日晚歸就會)囚友都對那裡聞風喪膽,我這裡有囚友看新聞,梁天琦說自己被關在荔枝角覺得很害怕,我明白他的感受,因為我在荔枝角看到他,每次上庭都要在某個二人監房等幾個小時,那裡我穿西裝加毛衣都凍到發抖,而且其他犯人會追問他案情進展,還會有犯人罵他,其實我也被罵過,不過不是同一時間。

圖片來源:塗鴉:“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所有人都有過這樣的感覺:當下發生的事情,彷彿曾經出現過。這種現像有個專有名詞——叫「似曾相識」,這是我在一本叫《日巡者》的書上看到的。最近,政權打壓的事層出不窮,我一點也不覺得陌生,警察暴力,人民鬥人民,取消參選資格,其實一直都在發生,只是香港人善忘或者說麻木。

以前,我覺得牢獄生活像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永無止境的推著巨石,重複而單調做著毫無意義的勞動。最近居然變成現實,我的工作崗位變成推貨,真的是推到自己暈頭轉向,囚友叫我收工了,我都還在推,他說我這是勤奮,其實是我不能停下來,要是我推得慢工場就會停擺。所以,沒有事做的時候我就想睡覺,真的是累死了。

從第一段寫到這裡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國安法都來了,我沒什麼感覺,這裡的日子也一樣變化無常,(我又換了監房,生活翻天覆地)。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像末日一樣,但我其實早就覺得生活在末世絕境中,我在這裡寫了很多篇描述末日的小說作為大學課程的功課,老師說能夠反映當下時局,給我打了高分,我有點受寵若驚,其實只是巧合,我根本沒想這麼多,只是在監獄取材而已,希望有一天可以讓大家看看。

《三體》中描寫的角色也是不斷經歷末世,之前出獄的那位手足看這本書時,令我想起書中的情節,大部分對抗強敵的手段也都是「玉石俱焚」,沒有勇氣的人會遭受更大的苦難…我之前提到伊坂寫的《SOS之猿》時還沒看完整本書,看到最後才發現這本書講的是面對惡人時的暴力,是視而不見,還是暴力對抗呢?書中的角色沒有給出答案,留待讀者思考。

我在這裡看的書,有時候會記下來,本想著日後和別人分享,但是,換監房的時候遺失了,現在也沒精力寫了,所以就此打住吧,有緣再講,再見。

by駒 (寫於壁屋)

原文鏈接:TG電報群:被捕人士收信部

審核/上傳:文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