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人權活動人士的迫害實例

新聞來源:《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 》| 作者:Alexandra Ma | 發佈時間:2018年8月19日

翻譯/簡評:X-Wing飛得更高|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這篇刊登於《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的文章篇幅較長,詳細列舉了中共如何對待反對和批評他們的異見人士,足足列出了十項不同的舉措,包括讓人消失、直接將人拉走、軟禁其家人、刪帖封號、威脅家人禁止他們出國、被精神病、強闖住宅中斷社交媒體發聲、拘禁於家中並抓捕來訪者、限制出境以及抗議之前就先行攔截和抓捕。

每一項舉措背後都有活生生的實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肝癌死、妻子劉霞被監禁8年,709事件人權律師王全璋被消失數年不允許其家人和律師探視,華裔女演員林耶凡國內家人被人質被威脅,“潑墨女”董瑤瓊被精神病,經濟學教授孫文廣被強制禁聲, P2P平台受害者抗議活動尚未出師即被控制和抓捕等事實,無不令世人對中共的邪惡感到震驚。

過去幾年來,中共國的人權狀況更加惡化,對異見人士的打壓和懲罰力度都達到前所未見的程度。中共不僅強力打壓和懲罰異見者,就算他們逃亡到國外,仍對其國內家人施加壓力,加以控制和脅迫,充當壓制批評聲音的人質;還有強推逐步終結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國安法、新選舉法等一系列舉措,以及針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

這一切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中共國經濟實力不斷“增長”,領袖權力無限擴大,戰狼嘶吼愈加頻繁,“中國夢”不斷膨脹的大背景。“氣泡”無論怎樣膨脹終有撐破的一天,我們拭目以待。

原文節選翻譯:

闖入房屋,威脅家人或讓你失踪:中共國對反對者的做法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尋求壓制那些可能破壞其對14億公民的全面權威的想法,而中共國政府可以竭盡全力保持自己的控制力。

在過去的幾年裡,政府試圖通過使批評者無影無踪地失踪,下命令闖入其房屋或將那些接近批評者的人關起來勒索脅迫批評者。

即使離開中國也並不總是足夠的。中共繼續通過騷擾和威脅留在國內的家庭成員來遏制異見者。

下翻瀏覽中共國如何對待批評他們的人士。

1. 讓你消失。

2017年7月,李文足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前抗議時,拿著丈夫、被拘留的人權律師王全璋的照片。DamirSagolj /路透社

過去曾為政治活動人士辯護的人權律師王全璋,自三年前被拘留以來一直失踪。

他於2015年8月與200多名律師、法律助理和維權人士一起被帶走(“709律師大抓捕事件”——譯者註),接受政府質詢。三年過去了,他是這些被抓走的人中唯一仍然沒有自由的人。

從那以後沒人再聽到他的消息了。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他的律師、朋友和家人都曾嘗試與他聯繫,但一直被拒絕。

律師的朋友和家人以及其他律師曾試圖探望王全璋,但無濟於事。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他的妻子李文足因抗議王全璋被拘留而經常受到中共國警察的騷擾。

他的妻子最近從朋友那裡收到一條消息,說王全璋還活著,“身心基本健康”,但在與當局聯繫時被拒絕提供進一步的消息。

譯者註——王全璋於2020年4月5日被刑滿釋放,隨機被送到新冠病毒隔離所,隔離過後仍然受到政府監視,也不能與妻兒團聚。

2.身體上將你拖走,以至於你無法與媒體對話。

7月26日,一名婦女試圖分享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外爆炸的鏡頭後,被警方帶走。貝基·戴維斯(Becky Davis)/ Twitter

7月,一名婦女試圖與記者分享7月在美國大使館外發生爆炸的鏡頭後,被便衣男子拖走。

據目擊者法新社記者貝基·戴維斯(Becky Davis)說,當這名婦女試圖與記者分享現場圖像時,一群男人把她帶走了,聲稱是“家庭事務”。

那個女人聲稱她不認識其中任何一個男人。你可以通過這個視頻觀看整個場景。

中共國似乎試圖掩蓋爆炸的消息。據報導,微博(一個流行的微博平台)在事件發生後的幾個小時內就刪除了有關這一事件的所有帖子,隨後才允許一些媒體對此事進行報導。

戴維斯說,儘管不清楚那些男人是誰,為什麼要帶走女人,但穿便衣的警察冒充家庭成員並帶走人是很普遍的。

閱讀更多:我不認識那個男人。我什麼也沒做!

3. 即使你的家人沒有被指控犯罪,也要對其進行軟禁。

2017年6月,香港示威活動中展示的劉曉波及其妻子劉霞的圖片。Vincent Yu/美聯社

中共國一直軟禁傑出活動家的家人,以防止他們出國旅行和公開抗議其政權。

2010年,劉霞試圖代表她的丈夫、人權活動家劉曉波前往奧斯陸接受諾貝爾和平獎,劉曉波當時因抗議活動“煽動顛覆”而入獄。

劉霞未獲准出國,並被軟禁進行24小時監視。即使沒有被指控犯罪,她也無法使用手機或電腦。

她的丈夫因肝癌去世後,劉霞於2017年被允許離家參加海葬,然後被當局送往偏僻內地,這樣她就不會看到支持者在北京舉行的追悼會。

劉霞一共被拘留了八年。在德國政府為釋放她而進行不懈努力之後,她於7月被釋放到柏林。

不過,劉霞還沒有完全自由:她因擔心遭到北京的報復而被有效地阻止在公眾場合露面或向媒體發表講話。她的朋友Tienchi Martin-Liao告訴英國《衛報》,劉霞擔心如果這樣做的話,政府會懲罰留在北京的弟弟。

4. 刪除你的社交媒體帖子。

2015年12月,在北京的大霧天氣中,一名婦女被中共國武警包圍。Kevin Frayer/蓋蒂圖片社

中共國科技公司通常會刪除社交媒體帖子,並禁止用戶發布批評政府的關鍵字。

中共國的審查制度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期間飛速發展,每年發布數千條審查制度指令。

帖子和關鍵字通常僅被禁幾個小時或幾天,直到事件或新聞周期結束為止。

二月,流行的聊天和微博平台微信和微博禁止用戶使用字母N撰寫帖子,因為該帖子被用來批評允許習近平無期限連任的計劃。

閱讀更多:散佈水軍,付錢給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帖以及假裝新聞不存在:這就是中共國試圖分散對人權侵犯的注意力的方式

5. 威脅殺害你的家人並禁止他們出國。

林耶凡(Anastasia Lin)因反抗中共國,其國內家人受到懲罰。美聯社照片/ 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即使持異見者離開了中國,他們也不安全。許多中共國異見者和流亡者看到留在中國的家庭成員為他們的抗議付出了代價。

一個例子就是加拿大華裔女演員林耶凡(Anastasia Lin),她多次公開批評中共國的人權記錄。

她在今年早些時候告訴《商業內幕》,她的叔叔和年邁的祖父母已於2016年被吊銷前往香港的簽證——香港是一個在單獨和獨立法治下運作的中國特別行政區。

國保人員還聯繫了林的父親,說如果她繼續發聲的話,全家人將“像文革一樣受到迫害”——文革是毛澤東統治下的一個血腥的十年,數百萬中國人民受到迫害、監禁和酷刑。

溫哥華的一名學生肖恩·張(Shawn Zhang)在網上批評了習近平主席,他在今年早些時候告訴《商業內幕》,警方不停地打電話給他的父母,要求他們撤下他的帖子。

由美國資助的“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的五名記者的家人最近也被拘留,以停止那些記者對中國新疆地區維吾爾族侵犯人權的報導。

閱讀更多:中共國利用威脅國內親戚的方式來控制和壓制國外的異見者和流亡者

6. 從互聯網上刪除你的帖子——公開將你送進精神病房。

華湧/Twitter 董瑤瓊直播自己向習近平海報畫像潑墨,7月4日中國上海。

七月在上海,董瑤瓊現場直播自己向習近平的海報潑墨,同時批評共產黨對全國的“壓制性腦控”。

幾個小時後,她報告說,她在家門口見到了警察,而潑墨視頻(仍然可以在這裡看到)被從她的社交媒體帳戶中刪除。

此後,她一直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儘管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當地活動人士報告說她被關進其家鄉湖南的一家精神病醫院。

7. 闖入你的房屋以迫使你遠離廣播。

中共國政府的著名批評家孫文廣在8月初接受美國之音的現場電話採訪時被迫中斷。

這位現年83歲的前經濟學教授一直在爭論習近平的經濟優先事項有誤,當時多達八名警察闖入他的家,迫使他下線。

在他被切斷之前,他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告訴你們,你們闖入我家是非法的。我有言論自由!”你可以點擊此處收聽音頻(中文,帶英文字幕)。

向習近平海報潑墨的女子董瑤瓊的父親,在呼籲女兒獲釋時,也遭到直播視頻中斷。

在錄音中(可以點擊此處收聽),可以聽到一名自稱是便衣警察的男子闖入房屋,要求帶走董的父親和他的朋友,無視他們關於該男子是否有搜查令的問題。

8. 將你困於房中,並拘留來找你的人。

美國之音/推特

在異見者孫文廣教授打來電話後約11天,他被發現鎖在自己的房屋內。

警察將他拘留在他的房子裡,孫先生告訴兩名採訪他的記者,警察強迫他的妻子告訴人們,他外出旅行了,以避免懷疑。

他補充說:“我們被帶出我們的住所10天,住了四家酒店。一些房間有密封的窗戶,像黑暗的監獄。我們回來後,他們派了四名保安睡在我們家。”

採訪後,來自美國政府資助的美國之音的幾名記者被立即拘留。他們目前仍下落不明。

閱讀更多:一位叛逆的中國教授在批評政府時被掐斷直播,他說他被鎖在公寓裡,並被要求編造故事說他離開了城鎮

9. 禁止你出國

10. 在抗議開始之前就對你進行攔截。

8月6日,北京警方包圍了一群準備抗議的人群。Pak Yiu/推特

一群抗議者一直在計劃在北京金融區舉行一次示威遊行,抗議他們在國內P2P借貸平台的投資損失。

由於最近政府對金融公司的打壓,許多平台已經關閉,導致投資者損失了數万美元的儲蓄。

但是,原定於週一上午8:30在中國銀監會面前舉行的示威活動未能實現,因警方已圍捕示威者並將他們遣返。

當天早些時候到達北京的許多示威者發現,警察在公共汽車站和火車站等著他們,然後將他們送走。

計劃參加抗議活動的彼得·王對路透社說:“一旦警察檢查了你的身份證並看到了你的請願材料,他們就知道你來這裡尋求保護你的[財務]權利。然後,他們將你直接送上大巴。”

法新社駐北京記者貝基·戴維斯(Becky Davis)說,看到附近停放著超過120輛大巴將抗議者帶走。

路透社說,其他示威者從家鄉趕到北京參加遊行示威,被迫提供指紋和血液樣本,並被阻止前往首都。

活動人士告訴《環球郵報》,警方很可能通過監視他們在微信上的談話了解到抗議活動。

活動人士說,我們現在在中共國看到“幾十年來未見的侵犯人權行為”

中共國壓制不同意見和行動的歷史由來已久。但是“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在習近平的統治下,目標對象的數量和受到懲罰的程度已經惡化。

她對《商業內幕》說:“在現代中國,和平評論人士的生活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有過相對寬容的時期,”

“習近平主席的任期肯定不是那個時代之一,不僅是針對的人數,而且還包括使用嚴厲的指控和冗長的刑罰,以及政府踐踏人權的法律。”

“此外,令人震驚的是,高科技監測和大規模任意拘留在整個新疆範圍內不斷擴大,而且數十年來從未發生過如此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為。”

聯合國最近指責中共國在西部省份新疆拘禁一百萬維吾爾人。中共國否認這些指控是“完全不真實的”。

中共是否在乎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蓋蒂圖片社習近平於2014年9月在北京的國慶招待會上舉起酒杯。

可能不在乎。

理查森說:“中共國政府和共產黨將繼續對人民進行殘酷的對待,除非這樣做的代價對他們來說太高了——顯然,對於劉霞而言,這種計算最近終於有所改變。”劉霞是劉曉波的妻子,遭軟禁八年後被釋放回北京。

理查森補充說:“這就是為什麼代表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進行不懈的公開和私人干預至關重要的原因——不斷提高中共國境內外許多人士認為不可接受的虐待成本。”

不過有一個陷阱,“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研究員弗朗西斯·夏娃(Frances Eve)說,儘管中共過去由於公共壓力而釋放了政治活動家,但他們仍控制其家庭成員在國內,以確保活動人士不公開發聲。

夏娃在七月告訴《衛報》:“中共已變得更加不理會釋放活動人士並讓他們出國的國際壓力,這與中共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相吻合。”

“如今,在極少數情況下,中共確實允許激進分子出國,這是陰險的舉措,這些人士的直系親屬或親戚仍然留在國內,可以被用作扼殺他們言論自由的有效人質。”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