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前後中共國大事件回顧

西班牙巴塞喜悅農場 wenwu

據《雅虎新聞》在莫斯科[俄羅斯]3月22日的報道,在美國對中共政府和俄羅斯政府的禁令日益增加的情況下,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表示,俄中需要通過改用替代貨幣和放棄使用美元來緩解美國的制裁風險。另外,這次俄羅斯外交部長來桂林剛好是71歲生日,讓中共國為他慶生,並希望其同拜登一樣默許中共國對台灣採取熱戰。

俄中再次會晤讓人浮想聯翩,而歷史車輪總是朝相似的道路前行。

1.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1948年,米丘林遺傳學派的李森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起了對摩爾根學派的批判。蘇聯的做法很快傳入了中國,在當時學習蘇聯的背景下,中國的一些高等學校和研究機構也採取政治的和行政的手段壓制摩爾根學派,當時北京農業大學主要負責人認為摩爾根學派的基因說是唯心主義,科學家竺可楨就因為信奉摩爾根學派而不被允許開設遺傳學課程。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首先提出對三十年代形成的蘇聯政治經濟體制進行批判和改革,打破了以往的個人崇拜、政治專斷和經濟管理上的部門壁壘,多年來禁錮的思想領域開始”解凍”。蘇聯從1955年後期開始的對待知識分子態度解凍,為改善蘇聯共產黨與知識分子的關係「團結一切願意合作或可能合作的人」,營造寬松的社會氛圍。一批在1930年代以來受到迫害的作家得到「平反」和恢復名譽。蘇聯《共產黨人》雜誌1955年第18期發表了題為《關於文學藝術中的典型問題》的專論,對斯大林時期的文藝思想提出了挑戰,特別是對馬林科夫在蘇共十九大上的有關說法提出質疑。
1955年底時,數以千計的政治犯從古拉格勞改營中被釋放回家。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上作了關於斯大林個人崇拜的秘密報告,從根本上否定斯大林,要求肅清個人崇拜在各個領域的流毒和影響。東歐社會主義國家也隨著輿論開放和政治解凍,要求本國「斯大林分子」下台的呼聲越來越高。簡評: 毛澤東的「雙百方針」遵從「向蘇聯老大哥學習」的高潮,也就是以斯大林為名管理老百姓的思想。而後赫魯曉夫上台後反斯大林如同打了老毛的臉。

2.反右運動

隨後,老毛讓知識分子對政府提意見,其目的是引蛇出洞。「對於這些壞分子,一般地用說服教育的辦法是無效的;採取簡單的懲罰措施也不行;在機關、團體、企業內部也決不能繼續留用;讓他們另行就業又沒人願意收留他們。因此,對於這些人,就需要有一個既能改造他們,又能保障其生活出路的妥善辦法。根據人民政府長期的研究和考慮,把他們收容起來,實行勞動教養,就是最適當的也是最好的辦法」——來自《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
知識分子被反右運動迫害後,再也不敢批評共產黨及其政府,中共也不再允許來自黨外的批評,政治鬥爭從共產黨對黨外勢力轉變為共產黨內部不同路線的鬥爭。在各個民主黨派方面,經歷過從「言者無罪,聞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驟然轉變,各黨派參政議政不復1950年代初期的熱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發聲,造成這些政黨一步一步愈發邊緣化,造成了中國一黨專制的局面。

3.西北剿匪
1944年,蘇聯政府在新疆省主導了反抗國民政府的三區革命,建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1949年剿匪後,國民黨軍隊和三區革命都倒戈中共,事後出現朝鮮反美戰爭。

4.《直譯中蘇高層會晤》

據2016年7月《搜狐》新聞的報道,1957年11月,應蘇共的中央邀請,毛澤東到莫斯科參加蘇聯40週年國慶。其當眾對赫魯曉夫說:「好花還要綠葉扶,你這朵花比我毛澤東好看,我這次來蘇聯就是來扶持你的。」其次是第二次會晤。1959年9月,蘇共中央總書記赫魯曉夫率領的蘇聯代表團再赴北京,應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週年國慶觀禮。代表團成員中有蘇共中央第二書記蘇斯洛夫、蘇聯外交部長葛羅米柯等蘇聯領導人。這次會晤的主要目的是給予中共國戰略性軍事支援的計劃,但被毛澤東拒絕。
毛澤東對斯大林的評價是七分功勞,三分過錯,是功大於過。赫魯曉夫得位不當,「篡奪」了蘇聯黨和國家的領導權。斯大林逝世後,毛澤東認為,社會主義陣營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應該由創建新中國的中國共產黨參與領導,而不是由蘇聯共產黨凌駕於中國共產黨之上。從會談始末給我的印象來看,我感覺到毛澤東是看不起赫魯曉夫的。據我後來瞭解,毛澤東曾在中共中央的一次內部會議上點名批判赫魯曉夫,譏諷他是「不讀書不看報專靠以勢壓人竊取黨的名譽的大黨閥」。
赫魯曉夫向毛澤東提出了關於蘇聯將調整的對外政策,包括與世界上不同社會制度的國家實行和平共處的外交政策;關於對「帝國主義就是戰爭根源」這個問題的重新評論;關於蘇聯對中國開展「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的不同看法。

現今俄中的脫離美元系統計劃只會有一種絕對性的結果,俄國將完全跪在中共國面前,如同毛澤東當年用花和葉子做比喻一樣。那麼這種情況會發生嗎?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