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今鉤】淺談中共推行“集體主義”觀念對“自由意志”的閹割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Kathy(文藝)

旅居美國的演員及導演陳沖在許知遠主持的談話節目《十三邀》里提到,她在美國感受到的最大的文化沖擊,是來自於西方“自由意志”觀念與中共國對老百姓灌輸的“集體主義”觀念之間的沖擊。這一點筆者太有共鳴了,尤其是經歷過“改開”之前的被中共統治的人。中共用那種為了所謂的集體國家而毫無個人隱私、權利甚至生命的洗腦宣傳,將老百姓馴化成了比奴隸還無自主意志的木頭人。初到海外,看見西方人,尤其美國人那種生機勃發,自由自在,一切都是自己做主的為個體負責的行為模式,著實有點不太適應。

圖源網路

在文革時期的電影里,一直是數得著的幾個英雄人物霸著熒屏。他們從來沒有個人私生活,沒見他們結婚生子,娶妻嫁女,也未見他們享受人間煙火。李玉和的三代同堂,也只是為了宣傳老、中、青革命者是如何代代傳的劇情需要。那時的中國大地,就如同一個關著一群群披著人皮但毫無人性的行走動物的動物園。甚至,在當時,有些動物倒有著比人更大的自由支配意志的權利。

“改開”後,中共雖大大放開了對經濟發展的管控,但對人的道德法制觀念的引導卻失控到了崩潰的邊緣。由於“集體主義”的概念也輓救不了人們因對物質追求而暴露出來的自私冷漠及對他人毫無惻隱之心的局面,民眾開始了一陣陣盲熱地追求儒學等傳統文化,希望藉此來拯救滑坡的社會道德。這類現狀充斥社會各個層面。

圖源網路

其實,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里,中華民族一直未能調和人本身的“自由意志”與集體的關系。這是由於中華文明都是在君權、帝權、黨權的專制集權體制里延續,如此,又何談人的個體自由呢?儒學被王權尊為統治理念和工具,就是它的“舍小家為大家”的集體觀念極大地迎合了極權統治的需要。“五四運動”有過反抗,但可惜,這場運動的結果是被中共以民族救亡為重之由,反而引來西方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理論,中華大地被共產幽靈籠罩得暗無天日。

西方文明裡對個體及人的“自由意志”的尊重,一是從古希臘哲學帶來的人本主義開始的,這一理論到中世紀文藝復興,將資產階級對人性解放的渴望發揮到了極致;二是源於猶太上帝的觀念,其讓歐洲大地接受了一神,進而使得基督教成為大眾宗教。而基督教的神是一個有著人本主義精神的神,它尊重人的自由意志。《聖經》中記載,亞當明知吃了善惡樹上果子的後果,也毫無懸念的順著自己的意志支配,最終冒犯神旨而結局慘痛。因此,在以基督教文明為本的歐洲各國,“自由意志”是道德、倫理、法制的基礎。

圖源網路

對孩子的教育,西方的教師、家長均尊重一條定規:試驗,失敗;再試驗,再失敗,直到成功。尤其是小學、中學的教育,教師的教學風格都是開放的,自由的,容許學生犯錯的。他們相信,人若是年幼時栽過跟鬥,長大後就會避免再犯同樣的錯。這一點筆者當初就極為贊賞,這種教育理念給我們從國內剛出來的人上了一堂生動的育人課。

其實,這種對個體自由及普通人的尊重,對人類文明的發展也是起著比光靠“高大上”的英雄人物有著更大的傳播作用。

1986年1月28日,美國發射的“挑戰者”號航天飛機在升天過程中發生解體,導致七位機組成員全部遇難。其中,有位女性英雄麥考利夫是對全美中學生空間教學計劃有著重要作用的一位中學教師,她極大的吸引了老百姓對航天飛機事業的興趣。人們為她的遇難極為惋惜之餘,但也因有她這樣的普通人參與的航天飛行,讓人們對航天的參與熱情崩發。她沒有所謂的“高大上”的豪言壯語,也沒有為了祖國的航天事業而獻身的“高大上”理想。她就是普普通通的教員,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也為了實現自己對航天的夢想。這樣的“自由意志”下的舉動才是真實可信的,同時,也更容易激發普通人為了實現自己夢想而奮鬥的信心。

圖源網路

“個體自由”與集體之間的關系,本就是一個復雜的哲學命題。西方文明由於有著尊重個體的傳統,自然朝著個體解放的方向發展。而中國歷史上,由於王權集權制,統治者為了統治而對老百姓進行人身自由的鉗控。到了追求極權統治的邪惡中共政權,其更加把馭民之術玩得爐火純青。你的一切包括生命都不是你的,而是黨的,何談個體自由意志?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