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不介入政治,會繼續留任

蒐集/編撰:天滅中共 / 封面合成:文粵

「新聞簡述」

早前英國《泰晤士報》的報導,英國有高層人士提出意見,所有在港的英籍法官應該總辭,以示抗議中共改變香港選舉制度。

對此,有份出席英國國會最高法院年度聽證會的非常任法官韋彥德表示,如果香港局勢變到他們不能憑良心服務下去,那他就不會再出任香港法官或任命他人來港。

據《立場新聞》訊,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21 日)被記者問到相關問題時,則形容這是「不幸」,他強調法官不應介入政治爭議,而他本人對香港的司法機關仍然有信心,對事態發展亦不感憂慮,所以沒有打算離開,會繼續留任。

「事件分析」

終審法院英籍法官的意義

香港向來以法治和司法獨立來取信於國際社會,成為一個跟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的世界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之一。

九七年主權移交後,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編制裡就規定,應有兩位來自英國最高法院,且身份顯赫的法官到港服務,以維護和監督香港的法律制度。

現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就是其中一位。

當中共繞過香港立法會及司法機關強推《港區國安法》時,韋彥德就在最高法院網站發聲明指,「國安法的部分條文引關注,英國是否繼續派遣非常任法官到終審法院,視乎香港的司法獨立及法治能否得以維持。」

換句話說,《港區國安法》甫一面世,英方就已經發出警示:若守不住《基本法》,守不住司法獨立及法治基石,英國將撤回在港的外派法官。

「法官離任」是守護良知,還是政治表態?

按照韋彥德法官的觀點「若不能能憑良心服務下去,就會離開」。即是說,離開與否的關鍵在於「能不能」,法院還能不能製衡政權,起到保護港人的權益及維護香港司法獨立的作用。

《基本法》衍生於《普通法》,《普通法》源自於英國,而韋彥德則是英國最高法院的院長,捍衛《普通法》的尊嚴是他的責任,正如他一再強調,「不容許英國最高法院的名聲置身險境。」

另一方面,法官的天職是以法達義,用法律彰顯公義,並不是用抗議去維護公義,如果按照英國部分高層人士的意見,所有在港的英籍法官以總辭抗議中共的話,法官豈不是變成社運人士?

所以包致金法官的看法似乎也不無道理,法官不應介入政治,參與集體式的抗議行動。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筆者評論」

當「無罪推論」 、「人身自由不得非法限制」,這兩大《普通法》基本原則被《港區國安法》褫奪;當終審法院連審查《國安法》有否與《基本法》相牴觸而違憲的權力都沒有時,對於現時十位非常任英籍法官來說,要如何捍衛《普通法》的尊嚴,又如何避免英國最高法院的名聲陷於險境?

香港社會自「佔中運動」和「魚蛋革命」出現了政治犯以來,一直有「法治已死」的聲音:當法律成為統治者手中打壓異見和清算反對派的利器時,其本身已失去了「以法達義」的本質;而此時的司法制度和法官也淪為維護統治政權的工具。

所以,或者他們不會,亦不應選擇以總辭抗議中共改變香港選舉制度,但是,他們會不會因《基本法》被中共惡法凌駕,無法守住司法獨立而選擇離任,則是另外一回事。

總辭是政治表態,離任是守護良知。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

立場新聞:終院海外法官韋彥德:如要違良知做事將離任…

立場新聞:73 歲包致金接種復必泰 籲法官不應介入政治爭議…

覆核:卡西歐 / 上傳:文粵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P5
CP5
18 天 前

難得看到些高質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