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闫该如何圆未接受过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助以及被救命的谎言

蛇妖闫该如何圆未接受过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助以及被救命的谎言

蛇妖闫已经变成我们的敌人,我们该如何应对蛇妖闫呢?用天使打脸天屎就是一种最快意的回击,而这些天使曾经说出来的话也必将成为天屎犯罪的重要证据
视法治社会主席为背锅的王定刚还有脸住在他现在的房子里吗

视法治社会主席为背锅的王定刚还有脸住在他现在的房子里吗

这对狗男女苟且之余就要背叛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那我们还是要骂两句的,对了,王定刚还住在郭文贵先生家族购买的房子里,这个狗杂种什么时候搬出来呀?
天下大同的理想国度雏形 (一)

天下大同的理想国度雏形 (一)

在这一年里,新中国联邦人面对中共一轮又一轮的围剿与迫害,不仅没有被吓倒,反而各项实体系统实现了快速壮大。更重要的是,新中国联邦人的意志与精神,给了人们希望,给了人们寄托,人心的凝聚,才是最终消灭中共的核心要素
当法治社会沦为人治 又遇上公共卫生危机之时

当法治社会沦为人治 又遇上公共卫生危机之时

目前社会上仍然持续出现不明感染源头的病例,在第四波疫情状况尚未明朗的情况下,特区政府林郑月娥女士又开启了其所谓的社会、经济和民生等各方面的“复苏大计”
纪念法治基金成立2周年

纪念法治基金成立2周年

今天是法治基金成立两周年之日。我无限感慨,因为我在过去的两年内,看到一个个中国英雄在法治基金的帮助下,从CCP的牢笼里逃出来,比如人类的英雄闫丽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