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专栏】腐败,作为统治手段

【文石专栏】腐败,作为统治手段

腐败无处不在,无论在民主法制的体系中,还是在人治专权的社会。就像巴约尔在《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一书中说的,当一个权力拥有者面对利益诱惑时,他会做权衡
【文石专栏】我们, 作为“过渡的一代”

【文石专栏】我们, 作为“过渡的一代”

对我们这些在贫瘠的废墟中成长起来的人,以及我们的后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每个人如何住进去、如何用属于自己的家什在里面过日子,也就是如何建构自己的精神世界
【文石专栏】灾难之中: 真相是极权最大的敌人

【文石专栏】灾难之中: 真相是极权最大的敌人

应对灾难,减少损失,最重要的是争取时间。而渠道畅通,获得准确信息是关键。但真相的传播依赖于一个长期形成的信任体系
《二手时代》: 你是否为自由做好了准备?

《二手时代》: 你是否为自由做好了准备?

当防火墙倒塌之后,当我们的民众知道更多恶行就发生在身边时,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过去的生活?会不会像没有了苏联的俄罗斯人一样失去支点?我们是否为自由做好了准备?
【文石专栏】我们为什么敬重奥威尔

【文石专栏】我们为什么敬重奥威尔

一个无所不在的权力会通过各种方式监视人们的思想,扭曲人们的认知,那些试图思考和质疑的人必然会被宣传成敌人,是必然被消灭的“思想犯”。媒体、政要、知识阶层对统治者的配合,最终会成为一张思想统治的大网。这在今天已经成为现实,在中共国是防火墙,在民主国家则是所有制造宣传假新闻的媒体和社交平台
【文石专栏】“精神圣地”被红色政权吞噬 — 石门坎七十年祭

【文石专栏】“精神圣地”被红色政权吞噬 — 石门坎七十年祭

七十年来,石门坎文化圈是红色政权惨痛的牺牲品。但只要这个蹂躏它的政权被打碎,让当地社区重拾他们的信仰传统,回复到曾经的健康状态中,石门坎就会恢复生机和繁荣
【文石专栏】《盲井》:中共国黑暗丛林的隐喻

【文石专栏】《盲井》:中共国黑暗丛林的隐喻

在一个权力纵容、甚至参与其中的犯罪机制中,处处都是吃人的陷阱,一个人似乎别无选择,不是成为掠食者,就是成为被食者,不是成为被压榨的奴隶,就是拼命挤到官方体制中成为欺压者的一员。唯有打破这可悲的循环死结,我们的国民才能不像随时被猎杀的“点子”任人宰割,才能安全健康、堂堂正正地活着
【文石专栏】我们的脊梁是如何被打断的

【文石专栏】我们的脊梁是如何被打断的

建立文明需要百年千年,摧毁它就在一夜之间。永远不要忘记:我们都是这个红色残暴政权的孩子,即便推翻了它的统治,我们和子孙后代也很难完全清除骨血中的痕迹。我们和这个国必然要准备付出更大的代价回归正常。但这是我们必须去完成的使命
【文石专栏】电影《盲山》: 当恶行成为习俗

【文石专栏】电影《盲山》: 当恶行成为习俗

七十年来,多少恶行堂而皇之发生在这块土地上,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越发理直气壮、肆无忌惮。久而久之,随处可见的恶必然会渗入到每个人的大脑和血液里,改变着我们作为人对善恶的正常判断,让我们逐渐对恶行麻木,对凌弱视而不见
如果西方世界失去了捍卫文明的勇气 — 索尔仁尼琴在哈佛大学的讲演

如果西方世界失去了捍卫文明的勇气 — 索尔仁尼琴在哈佛大学的讲演

希望真正有使命感、有担当、有头脑的西方精英能拿出勇气来对抗侵蚀文明肌体的邪恶势力,也期望西方制度能够重整旗鼓、弥补缺失、逐步完善
【文石专栏】西方在当今危机中的觉醒: 从“民主宝宝”到“民主战士”

【文石专栏】西方在当今危机中的觉醒: 从“民主宝宝”到“民主战士”

当人们发现民主和法制不是一句挂在嘴上的口号,而是需要不断付出行动去维护、去捍卫,才会深切意识到它的宝贵。这是一个觉醒和成长的过程,尽管是被迫的、尽管会很痛苦,但确是唯一可能度过当前危机的途径。
纪念林昭:我们的自由女神

纪念林昭:我们的自由女神

为了表达自己的思想,林昭刺破自己的皮肤,用发卡沾着自己的鲜血写下了几十万字的血书。此时,她不再是惶惑的青年,而是对中共政权有了极为清晰的认识
极权下的人性分析 — 解说电影《窃听风暴》

极权下的人性分析 — 解说电影《窃听风暴》

如果“国家安全”只能建立在, 对个人隐私的全面监控之下, 那么“国家安全”就会成为维护独裁暴政的工具。人民应该在自主意志之下生活, 而不应听命于以“国家”为幌子的极权意志
纪录片《生门》:一个中国人能平安活着多么艰难

纪录片《生门》:一个中国人能平安活着多么艰难

天下所有的父母,无论是华人还是其他任何人都应当明白,一旦中共以及和中共沆瀣一气的黑暗势力统治全球,所有人的孩子都可能成为残暴恶行的牺牲品
红色理想的祭品 — 电影《他们先杀了我爸爸》

红色理想的祭品 — 电影《他们先杀了我爸爸》

这就是邪恶政权最邪恶的地方,它毁灭了正常的家庭、社会,颠覆了亲情、道德,扭曲了每个人的人性,让所有人都变成所谓红色理想的祭品
邪恶是一条不归路 — 印尼纪录片《杀戮演绎》

邪恶是一条不归路 — 印尼纪录片《杀戮演绎》

如果重新选择,他是否会再次走上这条恐怖的人生之路?所有踏上这条不归路的人,都会像安瓦尔一样,永远得不到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