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二)

“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二)

自从八九年的“六四”之后,每到这一天,中共官方都是极其心虚地进行所谓“维稳”行动,打压一切中国民众的追求自由民主的言论与行动。到了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对于言论的封杀可谓登峰造极!甚至对于“文革”这样的民族大浩劫也开始平反,说成是“艰难的探索”。中共领导人一个更比一个邪恶,没有最恶,只有更恶毒!习包子已经恶毒到制造与释放新冠病毒这个化学武器来企图残杀全人类!可见,人类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只有迅速地审判中国共产党,让中共加速地覆灭,才能制止如“六四”这样军队屠杀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重演,也才会有自由人类的光明与未来
“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一)

“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一)

郭先生在新中国联邦周年庆典视频讲话中说到:关于1989年的“六四”真相,我们一定要查清楚。这句话勾起了我对“六四”的一些回忆,虽然笔者不是生活在当年的政治旋涡中心的北京,而是生活在华东的一个沿海城市,当年的见闻也是惊心动魄的,许多历史的细节在32年后的今天,依然难忘
一个共产党员的葬礼

一个共产党员的葬礼

2030年6月4日,天气闷热。很久没有写日记了,今天,是父亲葬礼的日子。父亲出生于1949年,名字叫“建国”,和大多数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左右的人一样,建国同志“长在红旗下,育在党怀里”,属于被中共严重洗脑的一代人。中共建政之前,我的祖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两人怀着救国之心追求“进步”加入了共产党,是村子里最早的一批党员。父亲成年之后到城里参加工作,由于“根正苗红”得到组织的认可,也很早就加入了共产党。
【香港要闻】大学生捍卫学术自主,校方怯中共淫威吭声回避

【香港要闻】大学生捍卫学术自主,校方怯中共淫威吭声回避

搜集/编撰:天灭中共 「港大发起杯葛行动,校长胆怯隐身回避」 昨天(26日)是元宵佳节,香港大学(简称: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