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省长荷兰议员对“大重置”的看法

加拿大省长荷兰议员对“大重置”的看法

所谓的 “大重置”不是阴谋论,而是一套确实存在的意向。此意向所倡导的内容已经通过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传达到世界各地
什么情况?两周内多架飞机坠毁致数十人死亡

什么情况?两周内多架飞机坠毁致数十人死亡

美国直升机安全团队数据记录了每月每 100,000 飞行小时的致命事故,今年的事故很可能比其他任何一年都多,因此,死亡人数肯定会更多,” 虽然不可能知道这些崩溃的原因,但数据足以令人震惊,特别是考虑到它们发生在最大的 COVID-19 疫苗接种和加强剂的时候
自由终结:《紧急法》为独裁者完全控制无现金社会奠定了基础

自由终结:《紧急法》为独裁者完全控制无现金社会奠定了基础

当政府完全控制谁可以花自己的钱时,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被控制的目标,并因违反深层政府的议程而受到惩罚。特鲁多现在已经做到了
乔·艾伦谈施瓦布大重置、超人类主义的全球主义影响

乔·艾伦谈施瓦布大重置、超人类主义的全球主义影响

乔·艾伦谈施瓦布的大重置、超人类主义的全球主义影响:必须使人们意识到,这些全球主义组织要达到什么目的,还有,那对人们的生活意味着什么。战斗室,2022年2月11日。
乔·艾伦分析施瓦布《大重置》到《大叙事》

乔·艾伦分析施瓦布《大重置》到《大叙事》

02/11/2022 乔·艾伦:施瓦布的《大叙事》标志着某种战略上的道德框架,它旨在一视同仁操纵领导人和大众,而乐意屈服是良善、拒绝服从是邪恶。战斗室,2022年2月11日。
荷兰首相撒谎闹剧

荷兰首相撒谎闹剧

政治就是游戏。政客就是制定和掌握游戏规则的人,想干吗就干吗,他们的狂妄自大、虚伪无耻超出常人常识常理
短视频:疫苗杀戮还在继续,人类繁衍遭受威胁

短视频:疫苗杀戮还在继续,人类繁衍遭受威胁

未接种疫苗的人将不得不肩负繁衍生息的重任,为这个星球创造可持续发展的人类。
7·24系列——达沃斯论坛的发起人施瓦布

7·24系列——达沃斯论坛的发起人施瓦布

施瓦布与中共往来密切,是中共外交部直属院校外交学院(间谍培养学校)的荣誉教授。早在1978年,施瓦布就写信邀请中共派代表参加达沃斯年会。1979年,施瓦布曾率代表团访华,与当时的中共国家计委建立了合作关系。1981年,世界经济论坛与中国企业联合会开始在北京举办年度“企业管理国际研讨会”,这一会议延续至今。
达沃斯论坛,克劳斯·施瓦布和大重置

达沃斯论坛,克劳斯·施瓦布和大重置

达沃斯论坛创办人和执行董事长克劳斯·施瓦布新书《新冠病毒: 大重置》全面阐述了左翼全球主义“精英”们“大重置”的构想
病毒学家和 mRNA 先驱马龙博士预测大觉醒以应对大重置

病毒学家和 mRNA 先驱马龙博士预测大觉醒以应对大重置

民众正在与主流媒体打一场信息战,主流媒体掩盖真相,并强制推行大型科技公司和大型制药公司的叙述。“这是21 世纪全面的媒体战、信息战、政治战,这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形式,并且,(他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协调
2022年1月16日郭文贵先生盖特概要与评论

2022年1月16日郭文贵先生盖特概要与评论

各国政府现在都私下说,让这场崩溃到来吧,彻底一点。然后政府更有机会设计更多的金融产品,当老百姓没饭吃,没房子住的时候,更加努力地工作。这就是统治阶级,不仅是中共。
辉瑞前副总裁称Covid疫苗是设计的毒药——是减少全球人口的武器

辉瑞前副总裁称Covid疫苗是设计的毒药——是减少全球人口的武器

信使 RNA (mRNA) 技术,不仅是全新的和实验性的,而且,为了使注射剂仅针对刺突蛋白的外部而进行的编码,使它们异常危险。Covid 注射是一场人口减少和破坏稳定的阴谋,以迎来“大重置”
马龙博士:如果历史上最大的人类实验失败了怎么办?

马龙博士:如果历史上最大的人类实验失败了怎么办?

印第安纳人寿保险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18-64 岁人群的死亡率上升了 40%”。 这个标题是一个核真相炸弹……我们将面临巨大的人类悲剧
警惕:大流行下一阶段是数字疫苗护照和第三次世界大战

警惕:大流行下一阶段是数字疫苗护照和第三次世界大战

“全数字化人口减少和优生学议程” 所需要的只是:在恰当的时间使用正确的催化剂(一种虚构的病毒)来启动这个电子识别程序,它似乎将被称为“疫苗护照”
金融大师:我们被引诱给自己建起监狱(3/4)

金融大师:我们被引诱给自己建起监狱(3/4)

人们正死于暴政,他们死于一场严重的暴政毒。但我们的问题,也是我们会害怕的事情,是暴政需要而且即将变得更糟。因为正是疫苗护照和中央银行数字控制系统,将使他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大重置会给你$12,000买辆电动车 但不能是特斯拉

大重置会给你$12,000买辆电动车 但不能是特斯拉

作为一种不仅减少碳排放而且减少废气污染的手段,转向电动汽车是一个非常值得称赞的步骤(尽管绝不是灵丹妙药)。但是,当转型是通过行政命令,而不是消费者选择,或市场激励来完成时,就有可能破坏整个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客户因政治原因而受到推动:给拜登党的一个关键选区的回扣
根本不是疫苗!拜耳高管表示mRNA 是“基因疗法”

根本不是疫苗!拜耳高管表示mRNA 是“基因疗法”

辉瑞-生物科技和莫德纳的两种 mRNA“疫苗”根本不是疫苗,而是伪装的“细胞和基因疗法”注射。换句话说,大型制药公司的 mRNA 注射剂,正在为人类完全转变为人工智能驱动的奴隶种族奠定基础,该种族由全球主义者计划,通过“疫苗接种”植入人们身体的任何其他东西控制
沼泽地、神秘家族、盖茨基金、计划大流行——垄断: 是谁掌控全世界?

沼泽地、神秘家族、盖茨基金、计划大流行——垄断: 是谁掌控全世界?

一场毁灭性的经济危机是他们想要的,中产阶级作为社会的脊梁,会被首先攻击和打压,企业家们将被迫背负巨额债务,这将最终导致他们失去所有财产,在那之后事态会迅速发展,大量银行会倒闭,现钞将不复存在,唯一能够确保不饿死的方法就是接受政府的援助,这是有条件的援助,例如疫苗护照和放弃所有私人财产。
克劳斯·施瓦布《大重置》

克劳斯·施瓦布《大重置》

Klaus Schwab 是一位德国教授和商人,他在《大重置》一书中详细描述了其组织的计划"大流行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窗口,可以 反思、重新想象以及重置我们的世界"
强制疫苗和”大重置”

强制疫苗和”大重置”

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都是由前共产主义者领导的。世界经济论坛是由全球公司资助的,包括制药业和大型科技公司。世界经济论坛则为联合国的2030年议程提供了大量资金。世卫组织也得到了制药公司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大量资助,后者是全球疫苗接种运动的先锋。 简而言之,国家、媒体、制药业和超国家组织紧密相连,在疫苗接种的叙述中有着共同的利益。
【医疗前沿世界】羟氯喹的悲哀——贪婪、傲慢与偏见(3)

【医疗前沿世界】羟氯喹的悲哀——贪婪、傲慢与偏见(3)

羟氯喹的悲哀跟全人类面临的危机比起来似乎微不足道,但是宣传羟氯喹等药物的作用,对于揭穿和阻止疫苗背后的这场惊天邪恶阴谋是十分重要的,也是每个不愿意成为黑暗势力的奴隶的人力所能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