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荒诞的平原造林(二)

【周末聊农村】荒诞的平原造林(二)

平原造林是祸国殃农工程,需要“资质”才能种树。中共的资质就是一种垄断、一种腐败,是权力的寻租。城市园林绿化就是官员们一块肥肉。如果说树木种植是一次性获利,那么树木养护项目就是摇钱树,长期而又稳定。平原造林造的不是林,造的是孽,造的是贪,造的是困
【周末聊农村】荒诞的平原造林(一)

【周末聊农村】荒诞的平原造林(一)

2004年8月,农民李福在“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书”上签了字。2013年李福又签了“委托书”,将承包的土地又流转到村委会。土地的经营权回到了政府手中,“委托书”上明确了土地的用途是平原造林,全线的土地都是如此。平原造林的背后隐藏着一条巨大的吸血产业链
【周末聊农村】户籍制度是如何压榨农民的?

【周末聊农村】户籍制度是如何压榨农民的?

CCP通过户籍制度控制国人,尤其是农民,被死死摁在土地上,被剥削和压迫。随着疯狂的卖地,CCP再次把魔爪伸向农民,通过“农转非”剥夺农民的土地,8亿农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周末聊农村】G系列赚钱后,我想建一座水厂

【周末聊农村】G系列赚钱后,我想建一座水厂

过去全村都靠一口井解决喝水,井里抛洒了大量的漂白粉消毒,味道很大。后来的自来水很浑浊,水垢很多。村民饱受水的折磨和困扰。等在G系列赚钱后,我想修建一座水厂,彻底解决村民吃水问题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六)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六)

唯有推翻共产党的体制,老百姓才能摆脱奴隶的枷锁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五)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五)

大山承揽了十几个村子了的修路工程。修路的是农民工,农民工背井离乡,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担。最后,大山只给一半的钱。由于背地里官商勾结,警察给大山站台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四)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四)

大山出狱了,回到了乡下,纠结了一帮兄弟,开始作恶。首先是收取“收割损失费”,强行向帮助农民收割麦子的驾驶员收取费用;然后为虎作伥,深夜入民宅进行打砸,公然为村长站台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刚进监狱的大山和牢头大打出手。牢头狱霸是中共监狱的普遍现象,有些甚至是狱警任命的。犯人在监狱里承担繁重的劳动,接受再教育,接受狱警的盘剥。有钱的可以买减刑、买好饭。大山接受狱警的指令对犯人殴打。三年终于到了,大山要出狱了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大山和几个兄弟一起买了辆二手车,开始拉黑活。黑头收取保护费未果,双方大打出手。大山取得胜利,取代黑头成了车站黑社会的一股势力。由于不懂向公安局上贡,被捕入狱,获刑3年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每个出租车公司成立之日,就是该公司债台高筑之时,所以公司会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每辆车的管理费,导致出租车司机的日平均工作时间长达16 个小时。工作时间如此之长,导致出租车司机过劳死现象屡见不鲜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三)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三)

牛二强攻不行就来智取,利诱李福的妹夫小安,利用小安将鱼塘的一半占为己有,李福发现后为时已晚,牛二以欺骗的手段得到了半个鱼塘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二)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二)

在中共国沿袭着奸民统治良民的商鞅之术,奸民管理良民、奸民欺压良民,中共只需把奸民抓在手里,就可以统治广大的农村,控制广大的农民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一)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一)

中共国老实人占了绝大多数,这也是少数的地痞流氓却往往能横行乡里的重要原因。统治者正是利用老实人的胆小怕事,一次又一次的欺负,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一次又一次的收割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三)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三)

相信大桥会一直屹立在那里,因为中共就要倒了,在没有拆桥之前一定要先拆了中共!有这样的村民,有爆料革命,有新中国联邦,这一天很快就到来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二)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二)

一位官员就曾经说过:看到群众都跪下了我就放心了。但是这次他们错了,群众没有跪下,群众是站着的,而且是一群人站着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一)

【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一)

每年年初的所谓“中央经济会议”排在一号位置的就是三农(农村、农业、农民)。一号的假、一号的骗、一号的丑、一号的恶,满嘴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言尧舜之事、行桀纣之实
【周末聊农村】赤脚医生

【周末聊农村】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是中共国卫生史上的一个特殊产物,是指乡村中没有纳入国家编制的非正式医生
【周末聊农村】大勇

【周末聊农村】大勇

时代的一粒尘,家庭的一座山。这座大山成了一家人无法承受之重,李婶和大勇就这样走了,只有亲人和村民们还记得他们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来到过这个村庄
【周末聊农村】虎子

【周末聊农村】虎子

墙内歌手刀郎曾经风靡一时的歌曲“爱是你我”中有这样一句歌词: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幸福更多……哎!听到这里真让人冷汗直冒,痛苦更多!痛苦更多!痛苦更多!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昨晚失眠了,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儿时的印记在头脑海反复出现,但大多是血色和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