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雪狱(二)

六月雪狱(二)

我和他差不多,都很渣,只是在这更渣的世道里,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干干净净的人怎么活下来?一个大明星活得如蝼蚁,我还不是更小的蝼蚁,一不小心就会被碾得粉碎,连渣子都不见。渣男与渣男间的共情,一时间百味陈杂,焦虑抑郁一起涌来又无处诉说,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有时我和他对坐,他不言我不语,互望着,又互相躲闪着目光,我竟然感觉内心平静了许多。
六月雪狱(一)

六月雪狱(一)

刚领了新案子,当事人是谢雪誉。没错,他就是最当红的流量名星。因为他原籍在误县,所以我们县级事务所承办了他的法律援助。作为一个资深竽粉我差点晕过去,竽竽在牢里?不是应该在看守所吗?案件过程很简单,我迫不及待带着材料和证件去了误县的监狱。又一个男人的典型冤案!这样的案子我经手了不少于30例,只有一个老干部的儿子被捞了出来,其它的都败诉。
医院故事系列:医疗事故

医院故事系列:医疗事故

第一个案子是小李律师的,中药注射液过敏引起死亡。小李律师跟我说,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基本没有一个案子是为死者说话的,要尽量避免走这个程序。法医报告称患者由基础疾病导致心力衰竭死亡,非药物过敏引起。但是尸检报告中描述的身体特征却与死者不符,错别字十二处。
医院故事系列:迷奸

医院故事系列:迷奸

有一个女性甲状腺患者来我的门诊,她非常年轻漂亮,连我也都会忍不住多看她几眼。手术很顺利,第二天查房我被她妈妈叫到一边,她妈妈用奇怪的语气问我在手术时有什么情况发生?我说一切都很好。于是她妈妈吞吞吐吐地说出她女儿下面流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一惊,上面的手术,怎么会身体下面流血?于是我安排了妇科会诊,结果出来是处女膜新鲜破裂。
医院故事系列:小安的故事

医院故事系列:小安的故事

小安是我的闺蜜,她看病找我,我吃饭找她。一天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她父亲要住院,没床位,让我帮帮她。后来小安的父亲终于去了精神病院,小安还是和以往一样有钱,我不想问也不敢花她的钱,每次总用各种理由给她贴补,还经常在她无意识的情况下给她作心理辅导,这些是我唯一可以做的。其实,她已经是抑郁症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