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四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四

SARS-CoV很可能甚至即为最新型的基因武器,甚言之:划时代之基因武器。SARS-CoV是由动物病毒经人工改造成人类新品种病毒再武器化,并以前所未有这方式施放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三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三

所有的其他标准都考虑了人性和国际法,而这些并不在中共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必须用中共的标准来判断中共是否发起了生物武器或者基因武器战争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二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二

习近平2014年5月4日——我们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但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也绝不会接受任何外国颐指气使的说教
徐德忠的书和央视的嘴

徐德忠的书和央视的嘴

由徐德忠编写的中共军事科学院的一本教科书与 2020.5.15央视新闻《国际锐评》说,彻底揭穿了中共研发病毒基因当成一种“武器”用来杀人用来控制世界的恶邪真相。令世人寒颤而愤怒!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一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一

本书仅2个主题1个目的,阐明“非典病毒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及其相互关系,我们就按照这个结构对中共的这本权威教材进行按图索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