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

文雍

154 77
文雍漫谈:在路西法盛行的社会里立地成佛

文雍漫谈:在路西法盛行的社会里立地成佛

平素与国际接轨的精英伊丽莎白成了翠花,托马斯成了狗蛋儿,大家一边被捅喉,一般淡定地卧着 3000 点抄底抄来的绿油油的票仓,在乍暖还寒的五月,在全球一片呜呼哀哉的 2022 年,保持着瑟瑟发抖的新常态,看着核酸观音一脸的「对韭当割」,历数着自己的「人生几核」。
文雍漫谈:有一种勇敢叫向死而生

文雍漫谈:有一种勇敢叫向死而生

生逢乱世,不幸中的万幸是我们这些志同道合、契若金兰的战友走到了一起。现在已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放弃生命对亲人来说,是一道永远无法医治的伤疤。吊诡的生活已将每个人的内心撕得千疮百孔,我们都需要带着伤前行,从各自的起点奔赴这一场旷古未有的战争,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一起扛过这个至暗时刻。记住:有一种勇敢叫向死而生。
文雍漫谈:低估与反噬

文雍漫谈:低估与反噬

无耻的表演者和无知的看客之间形成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互动,让人懂得了这世上的天作之合不仅仅是金童玉女,还有骗子和傻子。
文雍漫谈:不假思索的恶

文雍漫谈:不假思索的恶

我们该清醒地知道,七十三年前的长春与今日上海的灾难,都是同一伙人干的。只不过七十三年前的凶手是他们的父辈,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发动内战,让这个民族同室操戈;今天他们打着防疫的旗号,对自己的人民大开杀戒
文雍漫谈:四月的第一天

文雍漫谈:四月的第一天

温村的四月尤美,粗壮的樱花如大号的火炬遍布街巷,连绵不绝。遒劲的花枝向各方招展,把整个城市都抱住了,真是一城粉嫩一城春!微风一撩,落花如雨,俯仰之间恍若天使降临。
文雍漫谈:枪炮 钢琴与咖啡

文雍漫谈:枪炮 钢琴与咖啡

枪炮、钢琴、咖啡这三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出现在同一个时点上,正是这个特别时代的标志。昭示着野蛮和侵略的炮火压不倒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们。枪炮、钢琴与咖啡正是野蛮与文明、专制与民主、奴役与自由总决战的标志。
文雍漫谈:苗灾已至 大维稳序幕已拉开

文雍漫谈:苗灾已至 大维稳序幕已拉开

早在 2020 年的 11 月 11 日,郭文贵先生就面向全世界发出警告:切勿相信新冠病毒的疫苗。郭先生在直播中详细阐述辉瑞公司背后的内幕,并预言辉瑞公司在未来会因新冠疫苗导致大规模的诉讼。
文雍漫談:苦女

文雍漫談:苦女

可嘆盛世謊彌天 生如螻蟻命難全 舉國沈酣渾不覺 遭逢勝過《竇娥冤》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舆论构建伪道德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舆论构建伪道德

前几天郭先生在大直播中,提到了新中国联邦未来对教育、养老和医疗三大社会问题的构想。根据这个构想,养育儿女是人伦之乐,亲爱父母亦是人伦之情,而不是互相成为负担,这样的家庭伦理才是健康的。
文雍漫谈:野蛮何以吞噬了文明

文雍漫谈:野蛮何以吞噬了文明

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下,全球化是一个灾难。因为那个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共,其政府有着民主社会没有的优势,那就是瞬间可以举全国之力做一些反人类的事情。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也就能集中力量办坏事。
文雍漫谈: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防火墙

文雍漫谈: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防火墙

中共治下的国人就变成了今天的状态:生活没有了感动,只剩下动感;没有了共情,只剩下虚伪的煽情;没有了感想,因为什么都不敢想;没有了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只剩下对升官发财的体制崇拜,而这种崇拜本身又助长了强权。逐渐地连基本的思考能力也丧失了,成了任人摆布、任人宰割的移动的尸体。
文雍漫谈:锁链下的中国

文雍漫谈:锁链下的中国

儒毒猛于虎、甚于痈。如果任由这种痈埋伏在我们的基因之中,一有风吹草动,这种痈就做大做强,我们也就永远不会摆脱阿 Q 的命运。
文雍漫谈:那条铁链锁住的女子就是一个民族的缩影

文雍漫谈:那条铁链锁住的女子就是一个民族的缩影

在中共统治的地方,我们得到的是一条长长的锁链,但自己却丝毫不觉。我们把踯躅而行说成轻移莲步;把哗啦啦的锁链声说成环佩叮咚;把被锁链压弯的脊梁说成爱国爱党;把懦弱自私说成岁月静好,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我们何尝摆脱了那条锁链呢?
文雍漫谈:谁有权力定义恶意

文雍漫谈:谁有权力定义恶意

无疑,在抗击病毒的宏大背景下,每个人都是弱势群体,返乡者当然也不例外。无论你腰有多粗,也粗不过任性的权力。所以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任何人都可以被掌权的人定为「恶意」。
文雍漫谈:长歌赋

文雍漫谈:长歌赋

佛手必将问鼎 盘古定把天擎 歃血与天为盟 闪电刺破苍穹 弘道不分今古 信仰无问西东 敢将万丈豪情 铺就锦绣好前程
文雍漫谈: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

文雍漫谈: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

这次利用杨贝贝罗织罪名,妄图对新中国联邦赶尽杀绝的狼子野心已昭然若揭。好在郭先生早就看破了中共的邪恶手段,见招拆招,通过全程拍摄澄清真相,让全世界进一步认识到中共的狰狞与邪恶。可见,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邪教之一是权力邪教。它来源于暴力,以暴力支撑,并以暴力做大做强、威慑全球。
文雍漫谈:半百

文雍漫谈:半百

身体逐渐安静 灵魂愈发汹涌 江南桐叶飘飞入梦 寒夜 一片金黄
文雍漫谈:一种被打了毒疫苗的审美

文雍漫谈:一种被打了毒疫苗的审美

不难看出,中共煽动下的中国,民族主义已经进入了自我制造敌人的阶段。试想,在万马齐喑的国度,如果没有官方的默许,几只小蛆怎么能搅动起如此浩大的辱华浪潮?而更加荒谬的是,涉事企业居然迎合了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道歉、删除广告等一系列操作,足以看出大市场强奸一切的霸道。
文雍漫谈:这一年 我们仍要穿过谎言去拥抱亲人

文雍漫谈:这一年 我们仍要穿过谎言去拥抱亲人

突然想起《诗经 · 鸿雁》中的句子:鸿雁于飞,哀鸣嗷嗷;维此哲人,谓我劬劳;维彼愚人,谓我宣骄。多美的句子!内涵与外延兼备,思想与审美并存。幸好当年没有共匪的审查和所谓的语文课,不然,好端端的诗就给毁了。共匪最大的邪恶就是不懂装懂,不但自己不懂装懂,还教育出一堆不懂装懂的废物。
文雍漫谈:中共毒计成笑话 赔了贝贝又折兵

文雍漫谈:中共毒计成笑话 赔了贝贝又折兵

攒了一夜的雪,让眼前的世界清素了许多。雪有一定厚度,但温度并不低,出点阳光就像淳朴的人民群众遇到党的「关怀」一样,立刻屈膝下跪,把身体融化了奉献出去。阳光的欲望毫不收敛,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乃至人民群众被吸干也无法让党尽兴。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转眼又到了平安夜,此时此刻,这世上有多少人的人生再无平安可言?有多少人虽然活着却忐忑不安?有多少人正面临灾难却浑然不觉?有多少人甚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升起?那些打了疫苗的人,人生还有几个平安夜?mRNA 在打了疫苗的人的身体里盘根错节,毒蛇一样纵横交错啃噬着他们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