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西班牙]疫情下的西班牙政坛地震意味着什么—— 从西班牙副首相辞职,以及通过安乐死法案谈起

  • 作者:gokuabuela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1日电/西喜社——在文章开始之前,我们对西班牙的主要政党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左翼党派:
PSOE,社会工人党
PODEMOS, “我们能够党” 极左翼党派
CIUDADANOS, “公民党”

右翼党派:
PP,  人民党
VOX, 极右翼党派

在2019年的大选中,社会工人党(PSOE)候选人桑切斯以微弱优势当选西班牙首相,但因为社工党未能在议会中超过半数,因此选择了“我们能够党”(PODEMOS)组成了执政联盟,而“我们能够党”的党魁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成为了西班牙第二副首相。

故事发生在2周前,在穆尔西亚大区,社工党和公民党试图密谋将人民党踢出大区政府,并在马德里和卡斯蒂利亚-莱昂复制这个过程,但结果是一场惨败。这是一部具有惊悚片成分的政治片,路边酒吧里的秘密会议,警察对主角的监视,政客们为了获得权力和不输掉游戏而 “不惜一切代价”,最终引发了西班牙政坛的大地震。

而此时,受到冲击的左翼联盟内部也是矛盾丛生,各种利益的纠缠,社工党经过一连串的运作,首相桑切斯成功的将矛头指向了“我们能够党”, 让其成为“穆尔西亚”政治丑闻的背锅者。而伊格莱西亚斯面对不断下降的支持率,以及在加泰罗尼亚、加利西亚等传统优势选区的惨败,不得不在指定了继任者之后,宣布辞去副首相,转而竞选马德里大区的主席。

马德里大区(马德里自治区)向来是西班牙“政治的火车头”,而目前的大区区长,是PP党的,西班牙政坛颇受关注的、著名的“美女政治家” 伊莎贝尔-迪亚斯-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面对极左翼的“我们能够党”的伊格莱西亚斯的挑战,她喊出了“要社会主义还是要自由”的口号,指责“我们能够党”是犹如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那样的社会主义者,会毁了自由和西班牙。

再加一点点背景资料:

2020年3月,西班牙疫情刚刚爆发,“我们能够党“ 的伊格莱西亚斯的妻子, 是新成立的”平等部“的部长,主要负责女权平等。不顾卫生部门的反对,执意在马德里组织了超过十万人参加的”三八妇女大游行“,4天后,西班牙疫情以每日新增200%的速度爆发。这次游行被认为”西班牙疫情爆发的可能之一“,已被法院正式立案调查。

同样是2020年3月,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候,西班牙个人防护用品奇缺,伊莎贝尔-迪亚斯-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通过私人关系,从中共国购买了2飞机的防护用品,并自己包机运到了马德里。(个人对此人是否和中共有勾兑,持怀疑态度)

说完政治,我们再来看看一则新闻,“西班牙通过安乐死法案“。我们暂且不谈这个法案的具体内容,我们来说说我们对这一连串事件的看法。

近年来,欧洲当权的政府主要都是左派,他们极力推崇的是“女权“,”气候变暖“,”安乐死的权力“,’同性恋的权力”等看似政治正确的议题,这些议题都非常大,每个都可以讨论很久。就如路德所说的科学宗教,“宏大的题目,个体无法验证的结果”。

但我们今天处在怎样的世界?疫情在肆虐,经济在崩溃,甚至整个自由世界都处在“大重置“的威胁之下,人类世界,人类文明都可以说在生死存亡时刻。而这些左派政府恰恰不告诉你这些。我不反对“女权平等”,我也赞成“安乐死的权力“, 我愿意”保护环境“,但和主要的焦点比,这些只能是旁支。

主要的焦点是什么? 是“中共帝国主义”(我们给它命名的,即披着共产主义外衣,利用中国千年来的“帝王之术”和暗黑学,达到个人崇拜下称霸世界的野心)和普世价值观的冲突,是西方基督文明涅槃重生还是走向灭亡的生死之争。

这些焦点之下的主角们—社会主义者、左派们在哪里?他们在朝堂之上,已经或正在占领各个政府的主导权,不觉得毛骨悚然吗?从奥巴马,到默克尔,到马克龙,到西班牙的桑切斯,到中共的超限战,整个世界像不像一局棋,黑色的大龙已在慢慢围拢? 而恰恰因为疫情,因为爆料革命,欧美的民众开始慢慢苏醒,保守主义的力量开始复苏。

在报道西班牙政治地震的新闻稿下,我们到处可以看到西班牙民众对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的厌恶,极右翼VOX喊出了“向共产主义宣战“ 的口号。而最近的荷兰选举,中右翼的党派候选人获选。意大利、法国、德国的政坛都在发生着变化,整个欧洲在慢慢右转。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初审:神奇四侠;发稿:Ranting

新闻来源:ABC新闻ABC新闻ABC新闻

疫情下的西班牙专栏目录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