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加拿大病毒免疫学者Bridle博士对疫苗效果的质疑

翻译与评论:Gradient Boost

图片制作:澳喜农场©森森

本月,疫苗研究专家Bossche博士向世界卫生组织(WHO) 递交停止CCP疫苗接种的公开信,引来各路媒体的广泛关注。而在今年二月的一场有关CCP病毒科学与政策的网络座谈会上,还有另外一位来自加拿大贵湖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的病毒免疫学专家Bridle博士提出了相似的论点,认为目前CCP疫苗的突出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选择。

根据资讯网站Dryburgh.com的有关报道,这位Bridle博士在二月底在接受采访时明确声称,比起通过疫苗接种获得免疫,他更倾向于自然免疫的方法。通过整理Bridle博士在2月中旬座谈会上使用的演示文稿,笔者简单归纳了几个重要论点和读者们探讨与思考。

首先就是CCP疫苗研发时间非常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各大厂家就推出了自己生产的疫苗并上市,这是十分不可思议的。要知道在这场疫情之前,一般来说一款疫苗的研发需要大约十年的时间,而最短的疫苗研发记录则为四年。

中共国的疫苗更是在疫情早期就已经存在,如果不是为歌功颂德造假,那么中共可能在很早之前便已经拥有了新冠毒株并进行了有关研究。

其次是疫苗的保护效果以及持续时间,首先从保护效果来看,虽然目前的公众共识是辉瑞等疫苗的防护效果都达到90%以上,这中间事实上掺杂了水分。例如辉瑞公司在计算疫苗有效性时,并没有将许多可疑但未经确认(笔者个人认为这里是指确认感染是否和疫苗无效挂钩)的CCP病毒感染病例包含其中。如果将这些数据加上并且重新进行估计,疫苗的有效性大约只有19%-29%!

图片截取自Bridle博士座谈会上的演示文稿

至于疫苗保护效果的持续时间,Bridle博士也表示怀疑,疫情以前其它种类疫苗的保护时间一般都为数年,然而CCP病毒疫苗的有效期限很可能只能持续数月。更要紧的问题在于,目前市面上的疫苗引发的免疫主要对象为单棘突蛋白的CCP病毒。换句话说,只要病毒再变异一个蛋白,那么它就可以逃避因疫苗所产生的免疫,这对CCP病毒来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除此之外, CCP病毒疫苗在开始接种有关其副作用的报道屡见不鲜,例如辉瑞疫苗造成挪威23名老人死亡等。不过Bridle博士同时也呼吁大家关注CCP病毒疫苗说不定还有其他长期才能够观测到的副作用。

他举2009年某种猪流感病毒疫苗为例,直到疫苗生产分发两年之后,其副作用——一种叫做发作性睡病(narcolepsy)的慢性睡眠紊乱障碍才被注意到。CCP病毒疫苗是否会重蹈覆辙,笔者认为概率不小,毕竟哪怕短期其副作用都已经十分明显了。

有关Bridle博士在座谈会中使用的演示文稿,笔者会将链接粘贴在文章末尾,欢迎各位查阅并且广泛传播,谢谢!

新闻参考链接:

Dryburgh.com (英文)

Bridle 博士的演示文稿 (英文)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审稿:Jenny  编辑:MG1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