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水中的鲜血——中共在西藏滥建水坝

翻译:枳实

校对:文泓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精灵蓝)

西藏仿佛是置于世界之巅不偏不倚的一杯水。

它盘踞在印度和欧亚大陆迎面相撞后留下的褶皱地带,这里的地面被迫向上隆起数千英尺,形成了无法通行的高山和冰川景观。喜马拉雅山的高度永恒地改变了全球的天气周期,开启了著名的印度季风,同时让中亚地区干涸成一片沙漠。 

在它(喜马拉雅山)的影响下,这里聚集了继南极洲和北极之后的第三大冰川群。无论你称它为“水塔”还是“第三极”,这些冰川哺育了世界上最大河系中的十条河流,通过渔业和农业滋养着东南亚近一半的人口。 

长江、湄公河、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印度河、布拉马普特拉河、黄河和恒河水系均发源于中国共产党占领下的西藏。这些珍贵的水源被困于中共国不断增加的大型管道结构网络和被联合国批准为“绿色能源”的巨型水电大坝之下。中共国的基础设施项目被用来要挟下游的邻国们——以干旱或洪水胁迫干涉邻国的政治。 

这些河流对巴基斯坦、缅甸、越南、老挝、孟加拉国和印度等国的全球战略伙伴来说至关重要,(签订)无实质效力的纸质条约有很大的风险。

当澳大利亚计划将瓦拉甘巴大坝的墙体加高14米,被认为极端偏执于环境问题的联合国会表示有所“担忧”时,但它却签字同意在世界上最大的河流系统上修建水坝,你觉得这很奇怪吗?这让你不得不想起来,中共国曾花了很多钱去购买非洲的选票以确保其获得批准。考虑到仅有的管理共用水道的谅解备忘录(译注:前文提到的纸质条约)都被视而不见,就算有些国家想抱怨中共国的大坝,他们又能在哪里投诉而不会有报复的风险呢?当然更不用指望联合国了。 

由于感受到了威胁,一些亚洲国家已经与中共国进行交易,希望在保持政治独立的同时,让中共国不再插手“水龙头”。(为此)泰国已经签署了向中共国购买水电的协议(换取中共对跨境水域不进行截留);而柬埔寨和老挝则在政治上保持消极,要不然他们会对这些议题提出异议;巴基斯坦被认为是对印度的军事威胁,是中共国特别照顾的国家,中共国与巴基斯坦有着特殊的关系,中共已经做出了承诺,不修建任何危及巴基斯坦供水的大坝。 

然而西藏(人民)并没有这样的自由。 

毛泽东在1951年以武力占领了西藏。他通过宣布这是“解放”行动而不是吞并行为,便错误地声称西藏一直是中共国的(编者注:涉及西藏领土的观点根据原文翻译,不代表译者完全同意其观点)。批评中共国的(西藏)政策就理所当然的成为外国干涉中国内部政治的侵略行为。西藏人民从未有过机会,就像如今的香港一样,共产主义的机器吞噬了他们,却没有惊动世界上的军队,世界还没有领教到这种地缘政治冷漠的真正后果。 

长期以来,青藏高原一直被视为一个灵魂觉醒之地,居住着一个与世隔绝的民族。这是一片充满僧侣、神秘主义和五彩缤纷寺庙的土地,这些寺庙像巢穴一样坐落在悬崖峭壁上。然而对中共国来说,它只是一个自然资源的盛筵。 

中共国都造了些什么?我需要从我的编辑那里穷尽十万字才能列举中共国的“雄心壮志”……虽然很难估计成本,但中共国的水利项目(投资)已接近一万亿美元,除了臭名昭著的南水北调工程外,它们还分散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中。自1952年毛泽东首次提出南水北调工程以来,该工程一直广受批评,有时被当作阴谋否定。它由三部分组成,东线、中线和西线,这三个部分都是一样的疯狂。 

其中一个例子是,打算在雅鲁藏布江的峡谷内建造一系列水电站和水库,其规模之大,有可能让三峡大坝看起来就像一个儿童乐高玩具,使得中共国完全阻断江水的流向,切断(水流与)印度的联系,破坏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并毁掉阿萨姆邦地区。(译注:阿萨姆邦位于印度东北部,在雅鲁藏布江流域,是国家文化和地理上最独特的地区之一。) 

中共国以在2060年之前实现 “碳中和”为幌子,计划在西藏神圣的雅鲁藏布江上筑坝,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在传说中,这条河代表着多杰帕姆女活佛的身体——一个在西藏备受尊敬的人物。藏人的文化禁止人工干扰自然河道,但藏人对于自己国家内部发生的事情却没有发言权。

随着中共国政府以保护环境为由,将西藏的大部分地区宣布为荒野地区,来自藏人的抵抗可能不再受到(外界)关注,然后这种(环境)分类被用来强行将当地人从他们的祖居中赶走。而中共国在藏族城镇的“文化统一”政策,再加上汉族人刻意大规模的移民计划,造成了文化上的种族灭绝。 

西藏人民被处置的速度比他们地下资源被挖出的速度还要快。确实,这也算是“绿色能源”,但是环境又要(付出)多少代价? 

在湄公河筑坝已经给下游的缅甸、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就像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荒诞演说中所有最糟糕部分一样的景象:本来应该从深水河中探出水面的高脚屋渔村,却(因水位下降)被留在泥泞中笨拙地平衡着,盯着肮脏的池塘和搁浅的独木舟(译注:格蕾塔·桑伯格即著名的“瑞典环保少女”,环保主义者)。一些平时养活了数百万人的湖泊,现在却浅得可以徒步穿越。一直以来,中共国被指责为了优化水电站的电力输出而牺牲了水域的环境管理。

中共可以尽情抱怨这些指责纯属“恶意”,但事实却是,湄公河的水位处于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使东盟成员国陷入了干旱。中共国控制着湄公河的水流量,有七座大坝正在运行,还有二十座大坝正在建设中。尽管2020年突如其来的洪水分散了媒体对水资源短缺的关注,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共国刻意扣住了来自于(上游)地区令人渴望的水,让一场环境灾难在下游上演。这种行为已经永久性地打乱了正常的洪水周期。在上游降雨量高于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发生干旱)——问题不是(来自于)气候,而是中共国。 

中国的水正在消失,因为它的人口已经膨胀到13.98亿。特别是,它正试图通过运河和管道将水抽到上坡,在沙漠中间建造城市,很多引水在蒸发中被浪费掉了。这是一个让特恩布尔的雪域水电计划(译注: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提出的对澳大利亚雪山水电站更新扩容的计划)看起来像是一些老家伙提着水桶上山的计划,它包括修建1000公里的隧道,将水从西藏运到新疆,将通常流入印度和孟加拉国最重要河流的150亿吨水改道,以支持一个不可持续的城市。 

该项目的研究员王伟说“不会在其它国家或环保活动家指指点点的表面上留下任何痕迹。”。我们只能认为,他意思是不包括彻底改变了新疆的沙漠地貌。2017年该项目泄露后(中共)断然否认了一切,然而到了2020年,一个充满底气的中共国不再遮遮掩掩,公开承认其南水北调工程(与西电东送工程一起)正在推进。(与以前)为了扶持干旱不适宜居住的北方城市而对中国主要水道的彻底改造一样,它的(项目)构思简直是畸形的。 

与虚无缥缈的气候变化的说法截然不同,西藏的淡水供应已经受到了采矿项目实实在在的威胁。 

中共国正在瓜分西藏的铜、锌、铅、铬、汞、铀和铁。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中共政府砍伐了大片森林,导致水土流失、污染和淤积(以前干净的水被淤泥填满)。锂矿毒害了草原和河流,杀死了鱼类和当地村民。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甘孜州荣达锂矿在2009年使用的有毒化学品破坏了当地的河流。 

试图保护环境的抗议者经常遭到枪击、殴打、催泪瓦斯、酷刑、拘留,或者被取消福利(在中共国的项目破坏了他们的农业之后,他们需要这些福利来生存)。政府故意干扰地形地貌,人为改变河流的走向,用化学药剂在天空喷洒人工降雨,甚至真的把山体移走。 

如果不是中国的水质已经污染到了腐烂的程度,中国的水问题也不会如此严重。尽管联合国对中共国的品德给予各种褒扬,但中国是地球上最肮脏的地方之一。共产主义是不环保的。其工厂的工业废物和生活污水未经处理就流入江河湖泊,中国80%的城市没有污水处理厂。与其制造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中共国还不如改正行为,因为有43%的河流污染严重,不适合人类接触——更不用说饮用了。重金属已经渗入地下水,沿海城市将废物抽到海洋牧场,污染了海产品。 

由于共产党对他们的水道管理不善,13亿人的饮用水被认为是高砷、高氟、高硫酸盐和高辐射的,这令人无法接受。就是这样一个政府,控制了亚洲宝贵的淡水资源。即使不考虑习近平可疑的地缘政治和好战主义,也不应该让他负责亚洲的用水安全。 

对毛泽东来说,西藏是喜马拉雅山的右掌,它的五指是拉达克、锡金、不丹、尼泊尔和阿鲁纳恰尔邦等地区。收回这些地区被认为是中共的民族骄傲。2017年,刘力涛(音译)的一篇文章证实,习近平完全有继续包围印度的意图——侵占其领土,在世界的屋檐下挑起事端。中共国已经利用“一带一路”新措施,征服了斯里兰卡、缅甸和巴基斯坦的战略军港。虽然它的万亿美金无法移走喜马拉雅山,但习近平却可以通过“水刑”来折磨印度。 

中印边境上(军队之间)原始的徒手搏斗可能看起来很奇怪,因为它们偶尔出现在了西方的头条新闻上,但对这两个超级大国来说,军事优势是在荒凉地区生存的根本。中共国已经永久性地改变了几条河流系统,阻止它们进入印度,(建造水库)由此诱发地震,将山谷坍塌成临时的湖泊。 

我们可能无法解放西藏,但我们肯定可以问问我们清醒的政客,比如马特·基恩(Matt Kean),为什么澳大利亚支持中共国及其野蛮破坏环境的计划。他的话并不只是一个绿党议员将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胡言乱语。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口头承诺澳大利亚将在2050年实现 “零排放”,但在关闭我们基本负荷的电厂时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却有些犹豫不决,而不是推进显而易见的(绿色能源)——核电。(译注:马特·基恩是一位澳洲政治家,自2019年4月起担任新南威尔士州能源与环境部长;安格斯·泰勒是澳洲社会服务部副部长,是自由党的成员。)

除非我们想被人称为“南方的烛台”,否则澳大利亚必须投资于自己,而不是支持习近平这个黑手党邻居。那摇摇欲坠的杯子里,水中带有鲜血。中共国正在为军事冲突做准备,而我们不仅正在给他们的信用卡充值,还把我们的战略港口租给了他们。 

这只能让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我们正在被历史上最愚蠢的政客们管治着。 

原文链接:Blood in the water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