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德纳首席医疗官承认mRNA能改变DNA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抽雪茄的奥特曼Stephanie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TrueSky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轰炸机

 据《华盛顿脏衣物网》作者:Suzanne Hamner,2021313日报道:

几位著名的内科医生、医师、自由之子媒体健康专家凯特·谢米拉尼、她的同事凯文·科贝特博士和我都推测,目前实验性的冠状病毒(又称COVID-19)mRNA注射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遗传密码或DNA。

比尔盖茨说,这也包括在了我的视频“人类基因组8和mRNA疫苗”(Brighteon.com)。 这就是为什么“实验性人类基因组改变mRNA注射”一词被用来形容刺针被施加给大多数毫无戒备的公众的原因之一。当媒体上的许多人,如安东尼·福西博士和他那些长期自娱的说谎队,以及所谓的“事实核查者”宣布这一说法为虚假时,一段由实验性mRNA技术注射剂制造商Moderna,Inc.的首席医疗官Tal Zaks拍摄的TEDx Beacon街头谈话视频中谈到,确认注射COVID-19的mRNA可以改变遗传密码或DNA。TEDx Beacon的街头谈话发生在2017年。(H/T到YouTube频道Silview Media Backup频道。)

扎克斯称之为“软体式生命侵入”。  在视频的第一分钟,扎克斯说道:“我们一直生活在这场惊人的数字科学革命中,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们,我们实际上是在入侵生命的软体,它正在改变我们对疾病预防和治疗的看法。”他甚至重复说,他们(Moderna)把它看作是一个操作系统,Moderna网站将其称为“我们的操作系统”。

 一分钟后,扎克斯说:“在每个细胞中都有一种叫做信使RNA或mRNA的东西,它把我们基因中DNA的关键信息传递给蛋白质,而蛋白质实际上是我们所有人的组成成分。这是决定细胞功能的关键信息。所以我们把它看作一个操作系统……因此,如果你真的能改变这一点,……如果你能引入一行代码,或者改变一行代码,结果会证明,这对流感和癌症的一切都有深远的影响。”

当“改变”一行代码或“引入”一行代码(指DNA)时,“代码”或DNA随之改变,这意味着个体或“受试者”的基因组现在已经改变为“科学家”所编码的基因组。个人或主体不再是上帝的创造物,而是人的创造物,这意味着个人或主体可以成为“专利”的对象。 他接着说,mRNA会告诉细胞“编码”病毒的蛋白质。这种“病毒蛋白”对身体来说是外来的。因为人体正在制造一种外来的蛋白质,免疫系统将对其进行攻击。当人体制造一种蛋白质并被免疫系统攻击时,这意味着“自动免疫反应”或“自动免疫疾病”正在发生着什么,因为你的免疫系统正在攻击你身体制造的一种蛋白质。

专家、内科医生、护士和无数其他人多次重复这一点。正如读者所看到的,我们都不是“吹口哨的迪克西”。扎克斯谈到如何打开这个系统;但是,却没有办法关闭它。细胞什么时候知道该停止制造这种“病毒蛋白”?细胞并不会;因此,这种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普通疫苗中,免疫系统攻击佐剂中的有限的“粒子”,以产生抗体或免疫反应,如果个体接触到相同或相似的“粒子”,身体可以在将来识别这些抗体或免疫反应。

扎克斯在3点12分时引用的研究可以在这里找到并阅读。摘要载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公共医学图书馆网站。在对ResearchGate研究的全面测试中,第10页提到了“荧光素酶”。这项研究中的一个关键信息载于第4页“第49天用200微克免疫并激发[(经鼻内)接触H7N9流感]的雪貂的病毒载量低于检测水平”。如果病毒载量“低于检测水平”,则会出现两个问题:1)雪貂是否通过鼻内攻击感染了H7N9;2)如果病毒载量低于检测水平,你怎么知道这些动物甚至有病毒载量? 这将使注射的效果受到质疑。

此外,扎克斯引用的发生在人类身上的研究只持续了大约18个月。

在大约第四分钟的时候,扎克斯开始讨论癌症的mRNA疫苗。紧接着,扎克斯讨论了一个关于儿童的情况,即基因或“代码”缺失,导致产生某种对新陈代谢至关重要的酶,目前的治疗方法是移植整个器官 – 在这种情况下是肝脏。扎克斯提议注入编码缺失基因的mRNA,一种包含在人类基因组DNA中的基因,它将“纠正”基因缺陷。

此处有个疑问:是什么导致细胞/身体产生所需的酶/蛋白质?扎克斯说是通过基因密码或DNA。因此,mRNA必须改变人体的遗传密码或DNA,以产生COVID-19蛋白,从而使人体产生免疫反应。

通俗点用塔尔扎克斯的话说,mRNA可以改变人类基因组。无论是出于设计还是“意外后果”,这项技术正被用来实现这一目标。他称之为“信息疗法”;不过,有些人会称之为“疯狂科学”。在试图“重写”遗传密码以纠正缺陷的过程中,研究表明存在“连串故障”。换言之,改变一个基因组中的一个“缺陷基因”会导致其他基因“失败”或引发问题。而且,不仅仅是一个随后的基因变得有缺陷,而是更多的基因。这很可能就是为什么实验性mRNA注射导致了400多个不良事件。

所以,下次有人声称这些“疫苗”不会改变人类基因组或DNA时,你可以把这个人介绍给Moderna公司的TalZaks,因为他声称并非如此。看来福奇博士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文章经《自由传媒之子》许可发布。

文章来源:https://dcdirtylaundry.com/bombshell-moderna-chief-medical-officer-admits-mrna-alters-dna/?s=08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