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書系列】-2.27香港被捕手足家书『国语译本』

收集/翻译/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sherry、文卡西欧、小叮咛、

To我最爱的xxx:

当我看到中大候任学生会内阁『朔夜』被校方用尽一切手段打压,包括以言论违反“国安法”为由拒绝出租场地,拒绝代收学生会费,更甚者停止内阁成员现时于校内其他职务【1】……哇哈!我去年写文章揭露校方把创校祖训抛诸脑后,而且一直都勾结驻校保安出卖学生……没想到校方竟然堕落到如此!国安还没出手,他们已急不可耐地表忠!

示威者的伞阵、汽油弹,与港警的催泪瓦斯、化学水炮、橡胶子弹与闪光震撼弹。图/法新社

我在一个月前看到陆续有五六间大学的学生会出现断庄,心里已经非常担心,怕学生顶不住现在的高压而自我封杀,寛慰的是依然有热血青年,他们没有放弃!只是没有预料到现在直接去校园封杀,简直是52年前的「珠海事件」重演!讽刺的是当年是反抗港英,现在却是反抗中共。

小弟我也曾经做过学生会主席,当然是19之前的事,那时大家都不太热衷政治,想当年我们和有意竞争下任学生会的学弟讨论过14年的占中事件,他们当时就说「我保持中立。」我当时就对他说「世上哪来的中立?中立其实代表你已经选择站边了。现在连中学生都站出来参加社运,不再像以前那样只组织迎新,现在做学生会必须要肩负社会责任。」那个张宇人说「学生那么辛苦才入读港大,应该珍惜前途」。张宇人你搞清楚: 学生们当然非常珍惜前途,他们珍惜的是香港的前途呀!

2014年香港占中事件。图/信报财经月刊

中大学生会侯任副会长罗子维说「如果死可以令香港民主的话,我会毫不犹疑地跳下去。」之前有位消防曾问我「如果你死了香港就有民主自由,你会不会去死?」我想了想回答「不会。」他有点惊讶「不会?那你怎样才会?」我说「如果我死了世界可以和平,人人都有自由快乐,那么我可以立即去死。」他笑「你都蛮自大呀?」

「是的」

我之前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有写过遗书。现在会拿这事说笑,一点也不觉得不吉利「起码现在我还死呢,我有想到会死,没想到坐牢」, 就像穿防弹衣一样,我只是做好了被子弹打中的准备。有赴死的准备,但又准备「不死」,是不是有点矛盾?

2019年11月18日,香港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图/PTT Web

但其实无论你多有思想准备,你都无法想象死亡和坐牢可以离自己这么近! 我身边有N个朋友都写了遗书,而且有一两位已经被捕,「为了XXX去死」可以经常挂在嘴边,无论你多有觉悟,但当处在那一刻还是会重重冲击着自己。我记得有位中学老师讲过:你以为生命是最重要的吗?其实不是的: 分手可以为情自杀,消防员在火场可以舍己救人,历史中无数忠臣可以为百姓牺牲……所以这个世界上有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事。

在历史中学到的,在新闻中看到的,甚至自己身边正在发生的,我开始思考—–这些就是我的觉悟?死是很容易的,相比之下生存更难。现实中不像灾难电影可以一命换一命。更不是像动漫一样自己牺牲拯救全世界,现实中,要活下去。留下来,生存,需要更大的勇气。

请,为香港而活! 不要为香港而死,为了已经离我们而死去的手足!

27/2/2021

注析:

【1】 中大学生会投票期2021/2/25结束,内阁“朔夜”以 3,983 信任票当选。中大(25 日)即发布“严正声明”,指中大学生会干事会当选内阁在政纲中发表的内容不代表大学立场,内阁成员曾发表涉嫌违法及对大学失实指控的言论,经劝喻及提醒后并未澄清,大学决定暂停为学生会代收会费、暂停相关学生在校内不同委员会的职务,及暂停场地支援等。数据源:中大“朔夜”封杀学生会

资料来源:

法广网:中大“朔夜”封杀学生会

信件原文链接:TG电报群_被捕人士收信部

审核:卡西欧 \上传:文粵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