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42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十六:(六)恢复高考后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捆绑CCP一千年

前言:大学考试是国家选拔人才的唯一途径,无论从专制国家的唯分数论到民主国家的真正意义的择优录取,都避免不了高考这一道关。众所周知,中共国毛泽东篡夺了政权后很快进入十年文革大屠杀期(中共国内曾称“十年浩劫”,习改为“十年探索”)。这一时期,也就是1966年,高考被叫停,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中国人十年文革,十年血泪史。从叫停到恢复高考的决策过程都是一拍脑门就决定的事。问题很简单,无论毛泽东还是邓小平,只会斗争哲学的“共匪”对教育的无知程度不是一般的恐怖。究竟是如何恢复高考的?这和今日中共国教育有多大的影响?笔者将就此问题仅阐述一家之言。

从1966年5月4日至5月26日,中共中央在刘少奇主持下,以集中批判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等人为由,中共国宣布进入一场政治大清洗。而随后时任中共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也在被批斗中悲惨地死去。教育界助推了文革进入高潮,1966年6月1日,时为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写给毛泽东有关废除升学制度的一封信——《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信中是这样说的:“现行的升学制度就是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来的旧科举制度的延续,是一种很落后的、很反动的教育制度。”(见《搜狐历史》)看似在批判教育制度的不公,实则是别有用心。那时候的中学生既不懂何为科举考试,也不懂时下的考试制度为何物,一概以反封建不反皇帝为由,顺应时代红潮,为所欲为,夺取名利。

其实,幼稚且心里火热的那一代少年在高喊“毛主席万岁”的浪潮中成为毛时代的牺牲品,令人感到十分惋惜。何以见得?从中共毛政权1950年设立高考制度后到1955年7月,短短五年时间,时任中共教育部官员就已经把学生作业压力增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因此教育部发出新中国第一份“减负”文件《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试卷考题竟然出现超出教科书的范畴,引起了民怨,毛泽东根据反映的情况批示说:“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这和习近平所言如出一辙,笔者在《案例十六:(二)“大先生”背后的红毒》一文里说,2014年3月6日下午,习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强调“无论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不能过于注重分数。”“现在的孩子心理问题是比较多的,有的很小的孩子心理问题一大堆。”前者是毛取消高考的一种铺垫。后者呢?笔者认为青年一代学子将再次成为牺牲品。

笔者倒要看看当时中共国教育部是如何将学生当敌人的?“高考超出中学课程范围,高考出难题,学生家长抱怨。学生紧张,高考每年总有人晕倒,把学生烤焦了。家长紧张,老师紧张。全国考生集中在三天考试,如临大敌,气氛紧张。高考三天决定命运,偶然因素大。”(见《搜狐历史》)这些逆人性的高考做法很大程度上是防止绝大多数人跨过大学门槛的极为有效措施,悲哀的是这种做法延续到今日。学生落榜,只怨自己不如别人聪明,认命。这种教育体系自设立以来,就是一个完美犯罪的欺骗过程,选材标准完全政治化,如此畸形的教育,笔者也曾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样的模式是选拔中共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呢?也许上述这些因素才是主要原因,只要你生在这个畸形的教育体制内不是“偶然因素”考上大学的,都不是中共选拔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因为你的偶然,才是他们需要的必然。但因为他们的选择是必然,你也一定成为偶然的牺牲品。总之,一群不懂教育的人设计了中国人的命运,在教育和被教育之间,神没有把所有中国人都交给中共政权作为祭祀的羔羊。

中共选拔“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标准都是朝着反人性的原则制定的考试办法。直到今日,中共教育部推出的考卷(小学到高中)总有一定比例的难题是超出教科书和学生理解范畴的。这说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诚心刁难学生,害怕太多人考上大学。比如,2018年高考作文题,要求考生从千禧年(2020年世纪宝宝)开始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中共国家计划进行畅想,说出你的使命和你的中国梦,以及你在2035年如何告诉那时候18岁的高中生有关你的如何实现社会主义接班人的理想。笔者认为这样的考题都是要把孩子们逼成神经病的考题。首先,你要假装多么社会主义,然后你只需要停下笔,闭上眼睛,意淫“习大大和彭麻麻的云雨之欢”,然后记录下你的梦境,你基本上可以满分录取了。问题是,笔者要说的是,那时候中国共产党所有的一切都早已退出世界历史舞台了。可悲的是,这种意淫的教育产物真不是习近平的创举,中共邓小平执政以来如此。

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中究竟哪些人物堪称社会主义接班人?根据《中国高教史上罕见的特殊群体:77-78级大学生的命运与作为 》一文中列举的名单看,习近平显然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而李克强、李源潮、李东生、张艺谋、陈凯歌、易中天、肖复兴、罗中立等人物都是中共国社会的名流,如政客李克强和李源潮,都是现任常委,其他分布在影视界、国学界、文艺界、美术界和企业界。遗憾的是没有出现科学家,大概中共体制不适合培养科学接班人。不过,现任总理勇敢地指出习近平虚伪的数字脱贫背后还有6亿贫困人口,可谓体现了一点点儿徽州桐城派的骨气。比如,易中天指出,孔子就是一个政治贩子等,而事实上自己也是政治贩子,最能懂得完美犯罪心理的人恐怕还是识破孔子的易中天,遗憾的是自己还是给中共递交了“投名状”,不久前曾攻击汪晖涉嫌论文抄袭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而张艺谋呢?谁都懂得,就不必言说,他们都是“踩着巨人的肩膀”上来的人。尽管如此,这仍然体现了习近平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因为习既不是毛培养的老三届,也不是邓培养的新三届,那习就一定不是“真龙天子”。但笔者认为,这些所谓闪闪发光的人物最终又能如何?他们还是为了维护这个社会主义体制奉上了他们的投名状。


图片来源

说到这里,笔者觉得很有必要将当代大学生的思想认识和恢复高考时期的大学生的思想境界进行一下比较,要知道,他们对党表忠心的热血文章就是投名状啊,那将直接证明中共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这或许很有意思。习近平新时代的大学女生说:“犹记得宋晓东老师所讲‘所有人都说要向组织靠拢,但不知道怎么做。很简单,就从你手中的《党章》开始!’以后的学习生活中,我也要脚踏实地、谨记教诲,坚定思想信念,为成为合格共产党员而努力,为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而奋斗!”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反正全国学子的智商都不得超过他,连邓小平的智商都不能比习高,这可是习的底线。他的刀笔吏们对学生威逼利诱地说,所有人都说要拿着手中的《党章》向组织靠拢。笔者看到的是血染的风采再次出现在21世纪的中共国,可谓悲哀。而1977年恢复高考的头一年,各地考场都是以效忠毛主席为主要口号。福建的一处高考考点就贴着“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国家在期待你们,人民在期待你们”(见《中新网》)等标语。而这些标语对于当时的学生来讲,可谓无比激动,他们用激扬的青春热血作为他们集体的投名状,纷纷考取大学,报效祖国。在“党”和“国”不分的环境下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标语,似乎告诉你,党要你掏出血淋淋的红心的时候,你要有两手准备,要么被打成反革命,你死了,你的子女永不得抬头;要么叫牺牲,发给你一个红本子,算是光宗耀祖了。


图片来源

纵观中共教育体系建设,可以说是没有体系的体系,尽管中共党史将其历任领导人零星的所谓教育讲话编撰成体系,也无法向世人展示任何有关教育专业的论述。自毛终止高考到邓一拍脑门决定恢复高考,可谓从“毛”“习”以来,中共国教育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自诩为教师的毛泽东提出“要将学校建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见《毛思想》)这种赤裸裸地将教育作为政治斗争工具的思想居然被中共的教育体系认可。而受人欢迎的邓小平呢?将教育事业定位成“教育战线”。教育战线这个词从邓小平时代就已经在中共高层达成共识。邓小平认为教育战线是改革开放的突破口,并且战略目标明确,即教育要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走向现代化。这样一个定调,便成为中共教育改革的主导思想,即教育战略目标就是实现中共政权对世界统治权的夺取。

不同于前苏联苏共政权,中共政权一直实行的战术就是完美犯罪心理战,他们从孙子兵法、驭民五术、以及封建王朝的宫廷斗争和后宫控制的攻心术为主要斗争手段,中共在此基础上接过苏共衣钵,接近于完成赫鲁晓夫的超限战理念,“我们不费一枪一弹就能占领美国”(注意,笔者认为“超限战”的灵感应源于此)。如今,中共通过贸易战和超限生物基因武器,悄然不觉地“占领”了美国,并夺取了世界话语权。而这一切计划的实施,离不开邓小平的战略战术。邓再愚蠢也知道战胜强敌,首先要使国家富强起来,国家富强就要充分利用人民作为生产力这一主要使用工具。如果举国都是饿着肚子的饥民又上哪里去压榨劳动力呢?因此,笔者总是说,不要以为邓小平叫你吃饱肚子,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就应该感恩中共政府,这好比你愚蠢地认为猪永远应该感谢喂他吃食物的主人。主人养猪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宰杀、出售吗?人们真的被小平同志的完美谎言欺骗了。

邓说,“我是人民的儿子”。这话听起来好亲切啊!其实,邓在毛的一再打压下学会了如何欺骗人民。共产党强调自己代表人民,而邓自觉自己就是人民,一个被代表的人民哪里有资格享受真正的教育?人们需要深思,不要以为邓小平时代是一个开明自由时期,在笔者看来,邓只不过是中共执政者里玩弄政治较为灵活一点的政客而已。最基本的是非观念告诉我们,一个14亿人口大国,造不出汽车发动机、造不出一款智能手机、造不出一款疫苗和一款西药、更造不出芯片等等,数不清的现代高科技和现代文明与中共70年的教育没有任何关系,若要说有关系,只不过是知识产权的偷盗者。你还相信他的教育是成功的吗?或者说,中共办教育是真的为人民、为国家强大吗?从中共今日败势来看,人们心中应该有了答案……

2021年3月18日写于东亚

参考引用资料: 

口述历史
搜狐历史
中南大学
中新网
毛思想
赫鲁晓夫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318C116a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