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见】试着勇敢说出自己曾经的丑,这很重要!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待命(文晓)

图片来源

那一年,在家乡某医院的走廊上,28岁的我偶遇了这样的“悲壮”。

窗口挂号后,正朝诊室走去,突然从背后急急匆匆的抬过来两副担架,还前呼后拥的跟着好几个一脸紧急状况的警察。这几个警察边走边大声嚷嚷,全然不顾那里是医院,他们经过的地方还有很多病人,仿佛执法者干什么都理所当然。担架上各有一名血淋淋的男子,其中一个还在拼命的对另一副担架上的人喊:“哥们儿,我啥都没说,挺住啊!”另一个好像已经筋疲力尽,但也使出了最大力气回复:“哥们放心!”听得出他们是在跟警察抗争。

那个年代,人们的意识中,被警察抓了,就一定是坏人。但当时看到那样子、听到那喊声,我的心里还是有种不一样的热动。不敢说出来,可的确暗暗地想过:这样的人,如果是战争年代被敌人抓进大牢的地下党,是不是就会少几个叛徒。

跟随爆料革命四年,文贵先生告诉我们太多表面道貌岸然、实则淫乱不堪的当权者,还有警察等等的真相。现在回想起那两个人,不无有可能是被冤枉?就像我自己的老父亲,为国家医药事业做出过很大贡献的人,不也被流放到牧场放马去了吗?中共监狱里关着多少更具思考能力的人?当然也不排除他们确实犯了法,一切皆有可能。但这两位在深陷囹圄时的“坚强不屈”,又让我产生了新的遐想。

假如,他们也像文贵先生当年被抓一样,那现在的他们会不会比常人更能理解文贵先生?

假如,他们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被抓,那现在的他们又会是什么样?

假如,他们也在听文贵先生直播,现在会不会已经成了我们的战友?

假如,他们真的是战友,而且真的被请去喝茶了,他们是否还有当年的“坚强”?

假如,被请去喝茶的那些战友们,面对警察都像他们那样,爆料革命又会是怎样?

假如,他们就是真正的罪犯,我们是否也该换个思维方式,去看、去学他们身上的坚强?

四年了,文贵先生边进行灭共大业,边教给了我们太多观念性的东西。直至近日,文贵先生还在说最后迎接胜利时,能剩下5%战友就应该满意了。不知有多少战友听懂了其中的心伤!不知有多少战友听懂了其中的恨铁不成钢!我们已被中共洗脑太深,遇事会不由自主地为了证明自己是正义的,而冠冕堂皇、而不食人间烟火。被中共洗脑之患,不可能因我们参加了爆料革命就痊愈了。试着勇敢的说出自己曾经的丑,以配合文贵先生给予我们的心理治疗。为了真正做到唯真不破,这很重要!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很重要!

中共造就了中共国极不正常的社会环境,在那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一切皆有可能!

愿有良知的同胞都安好!

愿更多人投身爆料革命!

愿我们的战友个个坚强!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霹雳年2020

0319C119c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