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被制止是不会罢休的”:与章家敦的对话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Raul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文远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轰炸机

据《盖茨斯通研究所》,作者Grégoire Canlorbe,2021年3月17日报道:

  • 我们看到习带着强硬立场上的新的要求进入周四的安克雷奇会议。中共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和他的下属外交部长王毅,看起来好像他们去阿拉斯加不是为了进行有意义的讨论,而是为了教育美国国务卿安东尼 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 沙利文,并强行规定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条款。
  • 2月5日,杨和布林肯之间不愉快的电话是习近平不妥协态度的警告。
  • 如果病毒真的像新证据显示的那样从那个实验室泄露,那么冠状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是一种生物武器。
  • 中共国领导人设定了主导科技业的目标,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 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拥有未来的技术,因为他们明白,技术上的主导地位也会给他们带来经济和地缘政治的主导地位。
  • 中共国可以创新,也可以偷窃。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目标上。
  • 大科技公司当然不忠于美国,他们和许多公司一样忠于利润。换句话说,也就是忠于他们自己。
  • 科技巨头,比如微软,帮助中共国开发了面部识别系统来控制少数民族,显然在帮助共产党犯下反人类罪行方面毫无顾忌。只有华盛顿能够阻止这些科技巨头们去富裕和强化一个敌对的中共国政权。
  • 解放香港的最终途径是结束共产党,一旦香港获得自由,香港人民可以决定是否寻求主权地位。
  • 如果习近平认为他可以占领香港而不付出任何代价,他就会有胆量进军其他的地区。我们必须建立起威慑力。

Canlorbe: 欢迎章先生,您如何评价新共产主义巨人,也就是习近平治下的中共国的形式?

章家敦:习近平现在已经有了他一直想要的美国领导人,拜登总统。拜登总统通过他行政命令和其他的行动给了中共国很多礼物,而且没有要求任何回报。在这些单边让步中,他解除了对中共国电气设备的禁令,推迟了反对投资与中共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的规定,重新加入了由北京主导的世界卫生组织,以及推迟了对中共国应用程序的禁令。

由于从拜登那里收到了那么多免费的礼物,习似乎更加傲慢,而且甚至要求更多。

我们看到习带着强硬立场上的新的要求进入周四的安克雷奇会议。中共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和他的下属外交部长王毅,看起来好像他们去阿拉斯加不是为了进行有意义的讨论,而是为了教育美国国务卿安东尼 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 沙利文,并强行规定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条款。北京把“傲慢”带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2月5日,杨和布林肯之间不愉快的电话是习近平不妥协态度的警告。

中共国在共产主义时代的外交一直与国内政治动态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今天明显的敌意,清楚的反应了习近平“我主宰世界”的态度。

Canlorbe: 您如何解读伊朗和中共国与俄罗斯的关系?

章家敦:伊朗是美国的敌人,所以它和美国的其他敌人有联系就不足为奇了,比如中共国和俄罗斯。正如一些人提到的,现在有一个新的邪恶轴心国。

分析人士表示,这些政权不可能形成持久的伙伴。这也许是对的,但是这不是重点。关键是,在这一刻,他们作为一个团队正在努力工作,而且很有效率。他们让美国感到沮丧,也让国际社会感到沮丧。

北京、莫斯科和德黑兰正在进行良好的合作,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并且有共同的敌人:美国。当他们找到新的合作方式时,这足以让他们变得极其危险。

北京和德黑兰之间新的25年的协议表明,坏人之间现在可以建立良好的关系。

Canlorbe:你是否认为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是北京削弱美国的生物武器,同时加强中共国与伊朗和俄罗斯的关系?

章家敦:目前尚不清楚新冠肺炎(Covid-19)的源头,但它看起来像是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正在改造冠状病毒-进行冠状病毒功能增强实验-并且没有遵守既定的安全程序和协议。

如果这个病毒真的像新证据显示的那样是从那个实验室泄露的话,那么新冠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是一种生物武器。

然而,不管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实验室,习近平都把这种病原体变成了生物武器。他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谎报这种疾病的传染性,在封锁自己的国家的同时迫使其他国家接受来自中国的旅客,以确保这种病毒感染了世界其它地方。他的行为是恶意的,现在已经在中共国外之外杀害了近270万人。

Canlorbe:在当代中美之间的“科技冷战”中,你如何总结中国文化相对于美国文化有利和不利的方面? 关于西方“大科技”公司,如脸书、谷歌、推特、亚马逊等,你认为他们是与美国一起对抗北京,并对抗中共国公司如百度、阿里巴巴和华为等的盟友吗?

章家敦:文化与中共国科学技术的进步没有多大关系。这些进步是北京几十年来决心和专注的结果。中共国领导人设定了主导科技业的目标,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 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拥有未来的技术,因为他们明白,技术上的主导地位也会给他们带来经济和地缘政治的主导地位。

本月通过的中共国第14个五年计划显示了北京方面对科技的重视。

在此之前的五年里,科技支出几乎翻了一番,从现在到2025年,它将快速增长。

中共国可以创新,也可以偷窃。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目标上。

那些大型科技公司当然不忠于美国。他们和许多公司一样,忠于利润,换句话说他们对自己很忠诚。

他们会去任何可以赚到美元-或人民币-的地方,现在他们认为中国对他们来说是发财的地方。从长远看,这不会是发财的地方,但是这就是他们现在对形势的分析。

像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帮助中共国开发了面部识别系统来控制少数民族,显然对帮助共产党犯下反人类罪行毫无顾忌。我们必须羞辱他们,而其他有办法的人-主要是那些掌握政府权力的人-必须阻止他们。要靠华盛顿来阻止科技巨头们去富裕和加强一个敌对的中共国政权。

Canlorbe:在您看来,怎样才能把香港变成一个像台湾一样的主权国家?

章家敦:中共是冷酷无情的。他将继续统治香港,直到它不能再这么做为止。使香港自由的最终方式是结束中国共产党。一旦香港获得自由后,香港人民可以决定是否寻求主权地位。

与此同时,我们美国人有一切理由阻止中国在那片领土上的行动。如果习近平认为他可以占领香港而不付出任何代价,他就会有胆量进军其他的地区。我们必须建立起威慑力。

如果习认为他控制了香港,他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来挑战台湾、日本、印度、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

本世纪以来,北京方面的领土野心不断扩大。习近平不被制止是不会罢休的。

Canlorbe:谢谢你抽出时间。20世纪90年代,许多香港电影导演来到好莱坞,后来,他们宁愿回国,尽管香港从此回到了中共国的怀抱。你怎么解释他们的决定?

章家敦:钱,名誉,更好的中餐。

文章来源: 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17177/stop-xi-jinping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