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们开始把魔爪伸向了我们的孩子

  • 作者:葛大饼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19日电/西喜社——

他们先是对老年人下手,然后对健康的成年人下手,现在他们又把魔爪伸向了我们的孩子。

曾经有一段时间,当我回顾希特勒及他的追随者们所犯下的恐怖罪行时,我很想知道,当他们看到自己国家的同胞遭到迫害和残忍屠杀时,数千万德国人究竟是如何做到袖手旁观的!在见证了我们的政府摧毁了无数个从未攻击过我们的国家后,我明白了这一切。政府是在用数万亿美元的援助来奖励那些让全球经济崩溃的银行罪犯们,用碎纸机摧毁美国宪法以废除我们的合法权利。我现在意识到,我们和那些胆怯地向狂热的纳粹份子屈服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20世纪最引人注目的诗歌之一是由德国路德教会牧师马丁·尼莫勒(Martin Niemöller )写的,生动地描述了二战前德国人普遍的冷漠态度,这导致了600多万犹太人的死亡,还有数百万伪装成公共卫生官员的人成为了不受欢迎的人。通过一种触动人心的方式,尼莫勒(Niemöller)描述了一个又一个组织如何成为被消灭的目标,这是一场国家支持的针对平民的恐怖行动,开始于边缘地带,然后扩散到整个社会。

“纳粹把共产党人抓走的时候,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共产党人;
他们把社民党人关起来的时候,我没说话,我又不是社民党人;
他们来抓工会人员的时候,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工会人员;
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没有人能抗议了。”

对少数人的不公正变成了对所有人的不公正;我们忽视被边缘化的人受到的虐待,这其实将给我们自己带来危险—当柏林和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陷入一片混乱时,德国人终于吸取了这一教训。我们无视那些被妖魔化的人群的困境,对我们自己来说是极大的危险;政府会先攻击社会上影响力最小的弱势群体,然后再去攻击其他所有人。这是一个教训,许多人都在呐喊,要求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 和他的同党下台,因为审查制度的套索现在正套在他们最喜欢的记者和媒体机构身上。

我的美国同胞们,我们又在重复犯着二战时期德国人的错误。正当大家在积极地注射实验性中共病毒疫苗(Covid-19 mRNA)时,我们也一样只是若无其事,事不关己的默默观察,谁也不知道中共病毒疫苗对我们的身体在短期和长期内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仅在一周的时间内,一位传奇拳击手就在注射“中共病毒疫苗”后不久死亡。截至今天,19个国家已经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生产的中共病毒疫苗(作者在此用到了snake oil,讽刺疫苗实则为狗皮膏药,骗钱的无效江湖药),因为发现其产品和造成人体血液凝块有关联。邪恶的轴心是政府,而主流媒体和华尔街试图压制这些令人不安的真实事例,“中共病毒疫苗”注射者的死亡,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这则新闻显示:阿斯利康的疫苗接种在欧洲有54,571例不良事件报告,包括至少198例死亡(63例心脏疾病),辉瑞疫苗有102,100例,包括至少957例死亡(276例心脏疾病)。

令人毛骨悚然的关于人们在接种中共病毒疫苗后去世的报道层出不穷。有的人是在接种疫苗后几周内去世,有的人是几天,而有的人只是接种疫苗后短短几小时就死亡。这些疫苗制造商分别是辉瑞(Pfizer)、生原体(Biogen)、莫德纳(Moderna)、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和强生的基因治疗(译者注:公开资料显示,强生公司早在2019年3月就对基因治疗公司进行了大笔投资)。

政客、权威人士和公共卫生官员会大声疾呼,要求暂停并重新评估这些所谓的灵丹妙药的安全性。相反的,统治阶级则在全速推广中共病毒疫苗时尖叫着“这些该死的挡路者们”。六个月来,他们一直在利用老年人和一线工人作为疫苗实验对象,来稳固他们这种在江湖上售卖狗皮膏药的影响力。现在,他们准备扩大实验室小白鼠的范围,把我们也包括进来。

生物技术公司有效地利用大流行病作为一个机会来测试他们对人类的假设,而不是用传统的方法来研究。为什么FDA只给mRNA“疫苗”制造商紧急使用授权而不是最终批准? 他们正在忙着给自己擦屁股,因为这些所谓的“疫苗”只接受了为期三个月的人体研究,而正常的疫苗研究需要10 – 14年,他们只对疫苗进行了两次临床试验而不是正常所需的5次,这些行为都需要FDA开绿灯,默许才能执行的。实际上,他们是在不断调整“疫苗”,在通过对人体的实验后得到的结果,不断重新审视他们对人体的设想。

这则新闻显示:莫德纳(Moderna)和辉瑞(Pfizer)注射剂都是实验性的mRNA疫苗。FDA只批准了这些注射剂的紧急使用许可(EUA),他们将一直处于疫苗的试验阶段,直到2023年……

就像盖世太保把目标对准边缘群体,然后慢慢把网撒大,诱捕越来越多的人一样。生物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一开始把矛头对准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和在必要岗位上的人们,只是为了逐渐扩大套索以增加目标人群—也就是更好地扩大了他们的消费基础。本周,辉瑞(Pfizer)、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莫德纳(Moderna)将全力开发一种针对两岁儿童的“中共病毒疫苗”。他们也鼓励怀孕的母亲去注射;他们给婴儿注射那些不科学、未经证实安全的疫苗只是时间问题。

这与健康无关,只是为了完成季度指标、增加利润和填满高官的荷包。公共卫生官员批准这一邪恶计划的事实必将遭到历史的审判,而医生们正遵从着和二战时德国医生们未经犹太人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对他们做实验时一样的残忍命令。参与二战时犯罪活动的德国医生在纽伦堡审判后被处以绞刑;审判同样等待着所有“只是服从命令”、参与人类商品化、任由大型制药公司把我们变成老鼠和沙鼠的人。

成年人为自己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他们把自己的手臂变成跨国毒枭的牺牲品,都是成年人,他们可以选择生或死,不管这有多短视。然而,让孩子们接受这种可以导致贝尔氏麻痹、抗体依赖增强、血栓和死亡的药物是一种最严重的过失犯罪。

成年人要为自己的无知和傲慢负责,而无辜的孩子们,他们本该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可是现在因为共产党的邪恶,让孩子们失去了快乐的童年,甚至生命。

爆料革命一直在告诉人们真相,这是中共军方特制的超限生物武器,我们身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只是这种新型生物武器来的悄无声息,加上主流媒体和无耻政客的掩盖和配合,还有很多人不明真相。我们的英雄闫博士发表的两篇科学报告,证明了这就是以舟山蝙蝠病毒为骨架的,实验室增强型人工病毒,就是为了更好的攻击人体。这两篇科学报告至今无人敢出面反驳。

爆料革命不是反对疫苗,只是共产党不灭,何来有效疫苗?共产党的军火库里,还有数不尽的病毒在蠢蠢欲动,还有新的P3、P4病毒实验室在世界各地建造中!共产党不灭,何来的安全?共产党的猎杀一直在进行着,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灭共是人类的必须!

编辑:Victor Torres;校对:阿伯塔;制图;透明的遮羞布;发稿:神奇四侠

新闻来源:https://ghionjournal.com/vaccine-wars-theyre-coming-our-children/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