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疫苗专家呼吁停止新冠疫苗大规模接种计划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YY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TrueSky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 – 心照

据《3月2日博舍博士(俄亥俄州)疫苗峰会主题演讲与3月6日给世卫组织的公开信》报道:

我非常担心当前的Covid-19疫苗在大流行的严峻时刻进行大规模疫苗接种时会产生何种影响。 请阅读我的全球警告和科学证据。

                                                盖尔特·范登·博舍(Geert Vanden Bossche),博士

盖尔特·范登·博舍:兽医学博士(DVM)疫苗研究专家、独立疫苗研究顾问。 拥有病毒学和微生物学资格认证、30多种出版物的、一项通用疫苗专利申请的发明者。

盖尔特.范等.博舍博士曾协调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Global Alliance for Vaccines and Immunization,GAVI)的埃博拉疫苗计划,并长期与许多公司和组织合作从事疫苗发现和临床前研究方面的工作,其中包括(葛兰素史克,诺华,索尔维生物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等。

博社博士在报告中说:

人们只要想到极少数策略,就能够将一个相对无害的病毒转变为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并达到相同水平的效率。

“我们正在冒着制造一个全球性不可控的怪物的风险”

博舍博士认为:疫苗学家、临床医生和科学家们仅关注于个人层面的短期结果,而忽视了全球人口层面的后果。他认为这种后果很快就会变得明显,就是“将一种相当无害的病毒转变成不可控制的怪物” 。

他的担忧是基于“免疫逃逸”的现象(需要对这个主题快速了解的人,请阅读杰玛·莫兰(Jemma Moran)的文章“突变变异和封锁的危害”(Mutant variations and the danger of lockdowns)。需要全面了解我们的免疫学知识的人,请观看伊沃·康明斯(Ivor Cummins)对克里昂·列维(Creon Levit)的采访《我们病毒问题的惊人免疫学–不可思议的科学在发生作用!》许多医生也将从观看此报告中受益。那些希望更深入地研究免疫学的人,可阅读罗伊特(Roitt)的《基本免疫学》第十三版。

博舍博士指出,多种新兴的,“更具感染性”的病毒变种已经是从我们的“先天免疫”中发生了“免疫逃逸”的例子,并且很可能是由政府干预本身造成的,即所谓的非药物干预(NPI)–社会封锁和戴口罩防护等。非正式的,但也更恰当地被认为是非科学性的干预。

  • 他认为:正在进行的大规模疫苗接种部署“极有可能进一步增强’适应性’免疫逃逸,因为当前的任何疫苗都无法防止病毒变体的复制、传播”因此
  • “我们越是在大流行中使用这些疫苗为人们免疫,病毒就越具有传染性”。而且
  • 随着病毒传染性的增加,病毒对疫苗产生抗药性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他声称自己的看法是最基本的原理,他在给学生开设的疫苗学课程第一课就讲到:“我们不应在暴露于高感染压力的人群中使用预防性疫苗。现在肯定是这种情况,因为目前多种高度传染性变体正在传播中。

他指出,要达到“完全逃脱”,高度变异的病毒 “只需在其受体结合结构域中再增加几个突变”,干预的后果是人们将失去自然的先天免疫力

但他真正的担心的,或者如他所说 “忧心忡忡”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大规模部署疫苗接种计划,将可能导致人类严重损害其自身的天然“先天”免疫力。我们的“先天”免疫力将丧失(丰富的,不针对特定变种的自然免疫力形式)。 这也意味着疫苗介导的保护将会丢失。

博舍博士说:“我对这将给我们人类“种族”造成的灾难性影响感到忧心忡忡。人们不仅会失去疫苗介导的保护,而且其宝贵的不针对特定变种的先天免疫力也会消失(这是因为疫苗抗体在与天然抗体在结合 Covid-19 的竞争中获胜 ,即使疫苗抗体对病毒变体的亲和力较低,疫苗抗体也会在与天然抗体在结合 Covid-19 的竞争中获胜 )。

他说:“我已提醒所有负责的卫生和监管部门,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等,要求他们考虑我的担心,并立即开始讨论Covid-19 新冠病毒的任何进一步免疫逃逸将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我当然知道,当前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得到了众多不同政党/利益相关者和全球的大力支持。 但是,除非我被证明是错误的,否则这不能成为无视人类可能正在将一种相当无害的病毒转变为无法控制的怪物的借口。 我从来没有对我做的声明那么认真过。

他认为:“所有这些新的,更危险的变种都将被人类积极繁殖。实际上是“将相对无害的病毒转变为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

盖尔特·范登·博舍博士于2021年3月6日给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信链接:《立即停止所有Covid-19大规模疫苗接种》

文章来源:https://dryburgh.com/wp-content/uploads/2021/03/Geert_Vanden_Bossche_Open_Letter_WHO_March_6_2021.pdf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