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童年的味道(二)

作者:纽约香草山美食部 蓝天大海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看电影时,一份爆米花、一瓶饮料是一种标配——无论是恋爱中的情侣,还是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大家都会享用电影院提供的各种口味的爆米花和饮料。即使在家里,我们想吃新鲜出炉的爆米花也很简单:超市里买一包半成品,放在微波炉里“叮”一下即可享用,方便快捷。

图源网络

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这种普通的零食也是一种奢侈品。

记得笔者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小学校门口常常会有炸爆米花的大叔——他会用一种专门的烧煤的炉子,配一个可以在炉子上旋转的密封铸铁锅,外加风箱和长布袋,这就是他的全部装备了。平时顾客很少,但春节前会非常繁忙,顾客从早到晚排队等候。那个年代,粮食是定量的,一般人家没有结余,哪来余粮吃爆米花?爆米花大多数是用米,爆出来的叫炒米。大部分人家选择籼米,因为籼米便宜,但爆出来的炒米口味不太好。高级一点人家的会选择大米、糯米,爆出的米花蓬松酥脆,口感好。最好的当然是玉米,爆出的玉米花就是现在的爆米花。还有极少数人家选择年糕,用年糕爆出來的叫作猫耳朵,当然是那个年代的极品了!如果想吃甜口味的,可以放点糖精。这可不是真正的糖,长辈们说,那是一种从煤焦油里提炼出来的,经过人工合成的甜味剂。因为在那个年代,糖也是计划配给的——只有孩童、病人和孕妇可以吃一点。

就是这种极普通的爆米花,在我记忆中的童年时光,也只有春节期间才能吃到。郭先生每每讲到他的童年时代,我都感同身受。虽然没有经历过郭先生在东北农村那么苦的日子,但和现在孩子们的生活相比较,那也是天上人间。

中(共)国在最近四十年中,因着世界各国人民的帮助和支持,经济快速增长,使得人民生活也有了很大改善。可恨共产党不惜牺牲百姓的福祉,绑架十四亿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作对。其不仅犯下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还制造病毒作为超限生物武器祸害全世界。血洗香港,干涉缅甸,威胁台湾。今天,由于爆料革命不断传播的真相,各国人民都在觉醒。共产党离灭亡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只盼我的同胞们在这个过程中少受伤害。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