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是如何利用大规模的所谓反腐行动打劫全国各地的企业家的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一花一世界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轰炸机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轰炸机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记者冯艾美(Amy Feng)3月4日报道:

巨鑫矿业有限公司的正门。 在其董事长张志雄2018年因被控领导 “帮派式 “组织被判刑25年而入狱后,该公司仍处于关闭状态。埃米莉·冯/ NPR

中国吕梁–铝业高管张志雄异军突起,将他的中国农村小村庄变成了一个利润丰厚的矿业社区,但他的败落更有戏剧性。

2018年3月,他和其他10人因涉嫌成立犯罪组织和非法采矿等罪名被判处严厉的刑罚。巨鑫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某被指控为犯罪头目,被判25年有期徒刑。他否认了这些指控。

中共国家媒体将他打造成 “披着红衣的邪恶领袖”–一个伪装成正直的共产主义公民的枭雄–也是全面反腐运动中备受瞩目的目标人物。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发起这项运动,口号是 “扫黑除恶”,意思是 “打击黑帮去除恶势力”。经过三年时间,这项行动于去年结束。本周召开的中共国立法机构例会可能会欢呼这场运动取得了粉碎性的成功:据官方统计,近4万个所谓的犯罪小组和腐败公司被破获,5万多名共产党和政府官员因教唆他们而受到惩罚。现在,中共政府表示将继续开展类似运动。

中共历届领导人长期以来一直在与腐败作斗争。而且,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共国确实存在腐败现象,尽管在监督机构透明国际的最新腐败认知指数中,中共国的排名有所提高。

但法律专家说,在许多情况下,最新的运动起到了另一个作用:使中共国各地的官员能够锁定企业家和其他公民,他们认为这些人获得了太多的财富或脱离了党的影响力。

一些被囚禁的人–包括张的家人–说,这场运动网罗了大部分无辜的人,他们被指控的罪行不是无中生有,就是被夸大了,以完成起诉配额和政治任务。

“这场运动是去追捕反对和颠覆党的统治为目的的组织,”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的法律学者Jeremy Daum说,他与NPR一起审查了几个案件。“这场运动是想铲除那些不忠实执行党的方针或在最低层阻挠党的执行的人。”

张的麻烦

张志雄的麻烦始于他的家乡–中国山西省北部的高家沟村的一场打架事件。

当时,用于制造铝材的铝土矿价格不断上涨,聚鑫矿业的财富也在不断增加。据他的姐姐张朝晖说,繁荣的张朝晖开始痴迷于改善村子的状况。

张志雄的妹妹张晓慧在聚鑫矿业办公室前。由于附近矿井的巷道掘进,楼房和大部分矿井都坍塌了。埃米莉·冯/ NPR

 根据2015年的一份官方通知,他着手拓宽高家沟的主干道,加固一条运河,并建造新的公寓楼,这是中共 “美丽乡村”计划的一部分。

只不过运河流经的土地上,另一位企业家白思思希望在上面建一个水泥搅拌站。2014年8月,与这两位企业家结盟的人–大部分是高家沟村人–交手了几次。

“我们是去看热闹的。村里的生活本来就很无聊。”当时在附近一家加油站工作的张瑞卿说。(该地区的许多居民都姓张,通过几代人的婚姻关系松散,这在中国农村很常见)。

张瑞庆因所谓参与斗殴而坐了4年半的牢。他说,他只是目睹了这场斗殴,斗殴发生在他工作的加油站附近。艾米·程/ NPR

那年12月,张志雄、他的三个兄弟和一名巨鑫矿业的经理被拘留,罪名是 “寻衅滋事”,源于他与白某的斗殴–这是一项常见的刑事指控,经常被用来拘留活动人士、作家和其他政治激进分子。

“我们的律师,还有法院,都告诉我们他们很快就会出来,”姐姐张晓慧说。“我们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案子会变得多么大。”

2016年,中共国家通讯社披露,张志雄和他的同伙又被指控了一项“涉黑活动”的罪名。突然间,张志雄面临着几十年的牢狱之灾。据一位参与此案的人士称,即使在那时,律师们也希望能推翻指控。他们要求匿名,因为律师向记者谈论敏感案件可能会被取消律师资格。

随后,2018年1月,中共类似内阁的国务院正式宣布开始全国范围内的扫黑行动。

在这一消息公布后的几天内,张志雄及其24名家属、巨鑫矿业的员工以及涉嫌包庇他的地方官员在被羁押两年多后被提审并判刑。据一位办案律师说,当张的律师团提出上诉时,法院只给他们三天时间准备,并提前告知他们将维持原判。

张志雄的律师团队无比愤怒,递交了一份印有只有一个字的上诉请求:“冤”。

据张志雄的家人说,巨鑫矿业公司支付了几个村庄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为当地居民建造新的公寓楼。在张志雄被捕前,这些楼房还有几个星期才完工,现在被遗弃在村子中间。埃米莉·冯/ NPR

案件前后矛盾

根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和中共法律专家的审查,控辩双方提交的鑫矿业案件文件显示出重大的事实差异。

检察官依据多年前已经在民事法庭上提起诉讼的2014年打架和其它纠纷事件,并将这些案件包装成扫黑刑事指控。纽约大学美亚法律研究所比较法研究员、中共前法官尹志说,这是有问题的。

“像中共历史上的许多运动一样,这(一个)是临时性的,而不是一个系统性的法律改革,”尹志明说,他与NPR一起审查了鑫矿业的档案和另一个案件。“这不是按照法治精神进行刑事司法的方式。”

非法采矿罪的指控引用了相互矛盾的数字,将未经批准的隧道规模扩大了一倍。检方还似乎将张某的村庄改造描绘成非法的个人工程。

“扫黑是一场政治运动,所以案件不是根据证据来决定的。”曾参与张志雄案和其他二十几个 “扫黑 “案件的辩护律师李金星说。”这样的案件是事先(决定)的,所以他们完成了运动的配额。”

为了加强检方对张志雄经营犯罪集团的指控,近十名聚鑫矿业的低层员工也被作为团伙成员受审,并以各种法律专家认为证据薄弱的罪名被判刑。

例如,2014年,许多高家沟村民集会,帮助腾出一家即将拆迁的餐馆的家具。3年后,当局谴责这一行为是 “非法拆迁”,只逮捕了6个人–都是张氏的亲戚。

其中3人最终还将因参与矿业和水泥企业家盟友的斗争而被判刑。加油站工人张瑞清坐了4年半的牢,但他说自己只是斗殴事件的目击者。

原巨鑫矿业保安张双山,因聚众斗殴、“挑拨离间、寻衅滋事 ”被判处5年半有期徒刑–因为根据法院的判决书,他和志雄的另一位远房亲戚在村民家附近倾倒垃圾,“严重影响了村民的身心健康”。然而,同样是村民签署了一份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看到的宣誓书,驳斥了这一说法。

张双山,聚鑫矿业的一名保安。他被判处5年半监禁。他称当地警察在审讯中多次殴打他,逼迫他指证自己的老东家张志雄。埃米莉·冯/ NPR

张双山说,在2014年12月被拘留期间,两名警察多次踢他的躯干和头部,因为他拒绝承认张志雄曾命令他和其他工人拆除村里的房屋并粗暴对待反对者。“他们没有记录我告诉他们的任何事情,只记录他们想写的东西,当你不说他们想写的东西时,他们就打你。”他说。“奇怪的是,警察从来没有问过我所谓的罪行(倾倒垃圾)。他们只问了张志雄的情况。”

山西省政府没有回应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置评请求。

张志雄还被指控贿赂两名低级村党员官员。“扫黑 ”运动的一项重要规定是,有罪者要讨好和保护政府官员。

两名官员之一是张俊海,他刚刚被任命为附近一个村的临时党委书记。2014年8月因水泥厂拆迁发生斗殴事件,他被指使张志雄打架。

“打架的时候,我根本不在运河边,我在参加朋友的婚礼。”张俊海说,他曾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因涉嫌参与打架,因此属于团伙犯罪,曾在监狱服刑3年半。

地区官员的大棒

中国现代史上有多轮政治清洗。最近的 “扫黑除恶 ”运动的灵感来自于现在已经声名狼藉的政治家薄熙来在2000年代初发起的另一项反贪污行动。

在其备受瞩目的反黑运动之后,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本人因贪污和滥用职权等一连串罪行于2013年被判处无期徒刑。政治分析人士说,这为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魁铺平了道路。但薄熙来的思想仍然具有影响力。

2013年9月22日,北京,屏幕上显示的是中国政治家薄熙来(右二)被判刑的画面。薄,发起反腐运动,贪污和滥用权力。李锋/Getty Images

在习近平的 “扫黑”运动下,省一级官员获得了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在国家的支持下起诉地方犯罪。

“这种权力下放就为官员们创造了条件,以运动为借口逮捕那些可能与暴徒无关的个人,”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安源源说,他曾写过一本关于中共腐败的书。

例如,在上海,那些建立非政府组织的人可能会因进行帮派活动而被起诉。

在陕西省,当局在2018年以 “恶势力”的罪名逮捕了一名环保活动人士李思霞;她曾多次举报当地两家采石场破坏村道、非法采矿和污染。她的判决最终被推翻。

新疆地区,当局拘留了几十万历史上属于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该地区法令规定,宗教或民族讲座可被视为有组织犯罪。西藏认为那些支持达赖喇嘛,或与敌对的外国实体联络的人是在从事 “黑社会”活动。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发现,2019年,中国西北部和中部的宗教学校和团体受到压力,从反腐运动中解散。

扫黑运动也与异常多的富商被捕事件相重叠。去年,中共判处一名著名房地产开发商和政治批评家终身监禁。据报道,习近平亲自下令对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马云进行监管整顿。而有着乌托邦思想的农业大亨孙大午也被拘留,他的企业在与一家国有企业发生争执后被置于国家管理之下。

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法学教授瑞安·米切尔(Ryan Mitchell)说:“扫黑运动的范畴非常宽泛,也有点模糊,甚至可能在战略上也是模糊的”。

官方也在鼓励市民互相举报潜在的符合扫黑的罪行。到2020年10月,一条用于举报潜在有组织犯罪的公共热线收到了超过15000条匿名举报。根据当局的说法,有几百条线索,近4%,导致了调查。“举报某人只需要三分钟,”共产党的报纸《人民日报》如此做广告。

从贷款到监禁

分权模式也可以给地方政治派系提供一个通过 “扫黑”起诉来报复个人纠纷的途径。

吉林省北部城市榆树市成功的房地产大亨刘立军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案例–如此成功,以至于2015年,刘立军决定借给一家农业公司的董事长张平2800万元(428万美元)。

张平放下了玉树的一处房产作为贷款的抵押物–但刘某并不知道,这栋楼房已经是张平所欠债务的13场单独诉讼的抵押物。刘某一直没有拿回自己的钱。目前,该楼房正在电子商务网站淘宝网上进行拍卖,这是张某赎楼程序的一部分。

为了讨回可观的贷款,刘先生和家人于2016年12月暗访了张某的公司–平安种业公司,与张某对质,并挂出牌子要求他们还钱。

张某对这些催促并不买账。

“张平的人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继续要钱,张平有朋友在警察部队,我们全家都会被杀,”刘的一位亲戚说,他要求匿名,因为他们经常受到当地执法部门的威胁和监视,并面临与外国记者交谈的法律后果.在这些威胁之后不久,张平向警方举报了刘,声称他正在经营一个犯罪团伙,并进行暴力讨债;刘不久后被捕。

电话联系张平时,张平拒绝发表评论。吉林省政府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20年10月,刘某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部分罪名是涉嫌领导团伙。但他还被判犯有谋杀罪。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刘某此前曾作为证人在他现在被指控犯下的刺杀案中作证–另一名男子曾为此认罪,并在监狱中服刑25年。这起谋杀案发生在1993年,远远超过了中共国20年的诉讼时效。

刘的家人说,这些指控是捏造的,谋杀罪是基于篡改证据和逼供。

在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获得的电话录音中,可以听到玉树执法部门向原本被定罪的凶手安洪臣施压,要求他改变杀人供词,转而指责刘某。

“你要我撒谎,但我怎么能撒谎呢?你要我说我看到[刘立军]做的,你问我有什么要求来换取[改口供],但我没有看到那件事的发生,怎么会有要求呢?”电话中,安洪臣沮丧地说。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无法独立核实这些录音,但其内容似乎很有杀伤力。

刘家人说,法官裁定不能在法庭上播放录音,因为安某被认为是一个不可靠的证人。纽约大学研究员、前法官池尹(Chi Yin,音译)说,应该允许播放录音,安某应该出庭作证。“这本来是一个完美的时刻,通过交叉询问来探讨[安的可信度],”尹说。

在反腐运动中被定罪的人的家属抱有一些希望,因为一些省份开始反击过于严厉的判决,甚至推翻运动中作出的判决。

内蒙古去年有几名执法官员被开除,一名检察官因 “违纪”仍被拘留,包括涉嫌索贿以减轻腐败指控。被告人王永明将于今年重新审判。

然而,王永明的亲属表示,他们和他们的律师团队继续受到阻挠,无法进行有力的辩护。一位要求匿名的家属说:“检方急于进行新的调查,因为他们急于为他们的年终报告再争取一个胜利。”因为在准备新的审判期间,他们受到警方的严格监视。

中共已将几名高级警察局长和国家安全官员赶下台,同时将上海的公安负责人置于调查之下。这次震荡是习近平反腐打击的新阶段,这次的目标是执法和司法机关。

本月,全国各地的安全和执法人员将接受强制性教育课,以 “整顿”他们的政治思想,使之更符合共产党的要求。

同时,一项拟议中的法律将使扫黑除恶运动的各个方面正式化,并将赋予国家起诉有组织犯罪的额外权力。

12月,中共中央政府下达命令,暗示打击行动可能会无限期地进行下去。“增加社会的安全感… …促进’扫黑’的常态化。”

艾米·程(Amy Cheng)在山西省和北京进行了研究。

文章来源: https://www.npr.org/2021/03/04/947943087/how-chinas-massive-corruption-crackdown-snares-entrepreneurs-across-the-country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共匪开始公然抢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