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2020年1月31日三篇关联文章中提到的论文到底是啥情况

作者:Diago

对于财新网每一篇有关冠状病毒的文章的关注,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通过对于财新的报道轨迹分析出来这场武汉肺炎事件中的热点和痛点,在2020年1月31日财新网分别有三篇文章指向了一篇论文,这三篇文章是:

2020年01月31日 18:32 发表的——兔主席:​国家CDC的国际论文、汹涌的舆情及“夹缝”中的政府

2020年01月31日发表的——侯安扬:梳理一下这丑陋的甩锅比赛,比赛到哪回合了? 

2020年01月31日 13:27发表的抢发论文,不顾疫情?疾控中心回应质疑

这三篇文章共同指向一篇论文——1月3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的一篇文章——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对于这篇论文发表日期为2020年1月29日(January 29, 2020),我详细看了下,主要分几个部分:

论文背景、研究方法(数据来源、案例定义、实验测试、数据分析、伦理认可)、研究结果、结论、作者单位和参考资料索引五大部分,由于这篇论文是一篇专业性的文章,而且信息量特别大,本文先就论文中提到的关于武汉肺炎的传染源和是否具备人传人的问题进行分析,并就此条的分析结果与中国相关防疫专家在公开场合的表态的对比,以便给大家一个清晰的结论。

下面我们重点看一下这篇论文中对于目前暴发的武汉肺炎的病例分析表格:

数据来源:研究数据主要来源是截至2020年1月22日已报告的,经实验室确诊的NCIP病例的人口统计学特征、暴露史和疾病时间线的早期425个病例,其中 1 月 1 日之前的 47 例,1 月 1~11 日 248 例,1 月 12~22 日 130 例;

下面我们先对这个表格进行分析,对于这个表格列明的病例数据我们分三个时间段进行说明:

一、(1 月 1 日之前)47 例中,有 30 例(64%)与海鲜市场(wet market)有过暴露史;26例(55%)有过华南海鲜市场(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接触史;4例(9%有过华南海鲜市场(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之外的其它海鲜市场接触史;有 14 例(30%)与其它武汉肺炎感染者的接触史;有 12 例( 26%)既无市场暴露史也无与感染者的接触史;0例医护感染者;

对于这个早期的病例数据统计,可以看出来,所谓的初期武汉肺炎患者是由于接触或食用了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在2020年1月1日前的武汉肺炎病例已经有14/47(30%)的人传人比例,还有12/47(26%)的不明来源的病患,这些病患既未接触海鲜市场,也未接触感染病患!

二、2020年1月 1 日~1 月 11 日的 248 例中,调查了 196例患者的披露史,其中,仅有 32 /196(16%) 病患有过海鲜市场(wet market)暴露史,其中19/196(10%)病患是与华南海鲜市场(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有过接触史,其中13/196(7%)病患是接触了华南海鲜市场(hu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之外的海鲜市场。30/196(15%)病患属于与其他感染者接触后感染病毒;141/196(72%)病患属于既未接触海鲜市场又未接触感染者的患者;其中有7/248(3%)病患是医护人员感染;

对于这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11日阶段的病患统计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这一阶段的病患,有过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患比例是64/196(33%),人传人的病患比例是148/248(60%),有141/196(72%)的病患属于不明来源的病患,这些病患既未接触海鲜市场,也未接触感染病患!

三、2020年1月 12 日至1 月 22 日的 130 例中,对其中 81例进行了披露史调查。其中,仅有 5/81 (6%)病患有过海鲜市场(wet market )暴露史;5/81(6%)病患与华南海鲜市场(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有过接触史,0例与华南海鲜市场(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之外的市场有过接触,有 21/83(25%)病患与武汉肺炎感染者有过接触史。有 59 /81(73%)既没有与海鲜市场也没有与有呼吸道症状的人有过接触。此期间,又出现了 8 /122(7%)的医护人员感染。

对于2020年1月12日至1月22日的病患比例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这一阶段病患有过海鲜市场接触史的是10/81(12%),人传人的病患比例是29/122(24%),有59/81(73%)的病患既未接触海鲜市场,也未接触感染病患!

由于论文的其他部分的分析也还要细细比较,所有本文先把这一段分析结果发出来,以揭示更多真相,按照这个论文的分析结果,我们可以判断,在2020年1月1日前确诊的武汉肺炎患者在他们入院的时候应该也是做了关于病毒来源的登记,在第一阶段就可以得到人传人的结论和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病毒唯一来源的结论,那么2020年1月1日以后有哪些人对病毒来源做了不恰当的解释?

这一次我们还是从财新来找线索:

1.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当地一海鲜市场消毒(更新) (2019年12月31日 11:15 来源于 财新网)

12月30日晚间,网传一份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称武汉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提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并要求各医疗机构及时跟踪统计救治情况,按要求及时上报。

(笔者注:武汉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0日能够下达文件,那么它之前得到的信息为什么不披露?是谁让武汉卫健委隐瞒的?我们一定不能放过这些犯下反人类罪的元凶!)

2.武汉肺炎病原体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 (2020年01月09日 09:38 来源于 财新网)    

据央视新闻微博消息,就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疫情病原学鉴定进展问题,截至7日21时,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笔者注:哪些专家组下的判断?确定不是从P4实验室出来的病毒?)

3. 香港专家:武汉不明肺炎严重程度比SARS低 (2020年01月10日 07:27 来源于 财新网)

1月9日,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病原体被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香港卫生署专家在当晚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这些不明肺炎病例与当地海鲜动物批发市场有关联,相信与接触动物有关,呼吁市民不要吃野味或光顾有提供野味的店铺。

(笔者注:香港卫生署专家这么肯定的与海鲜市场有关联,知道不知道有人传人的情况发生?!)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5日发布通告称,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笔者注:请武汉市卫健委再一次确认一下1月1日以前的病例有没有人传人的?!)

4. 特稿|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溯源 候选药物或近在咫尺 (2020年01月11日 20:41 来源于 财新网):

1)1月11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正式对外界公布。(笔者注:这是第二次造假是吧?);

2)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公共卫生学院、华中科技大学武汉中心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在Virological网站上释放了“武汉肺炎”病例中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笔者注:请记住这些第二次假传病毒信息的单位);

3)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对财新记者表示,通过对上述基因序列进行分析,可以初步判定其与SARS整个基因组的相似度在80%上下,但不同基因区段相似度有所不同,分别在60-90%之间。“与SARS属同一组别(即2b group),是一个新型的‘类SARS’或‘SARS样’冠状病毒”,他说。(笔者注:是否故意误导?);

4)朱华晨认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相比,基因序列相似度虽然较高,这并不说明病毒就会和Sars病毒一样凶险,因为还有相当一部分基因序列有别于Sars病毒,并且“即便是Sars病毒,也存在变异株,传播力的强弱差别很大”。

(笔者注:只从基因序列有别就能判断出传播力强弱差别很大?);

5)另据武汉卫健委官方信息,此次疫情中患者临床表现为发热、乏力等全身症状,伴有干咳,住院患者呼吸困难较为常见,绝大多数患者入院时生命体征大致平稳。病例的确诊是根据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和病原学检测结果综合研判得出。通报强调,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

(笔者注:这篇论文中提到的1月3日以后的病患是天上掉下来的?);

6)该家族的病毒也引起一些动物疾病。冠状病毒广泛分布于包括禽类和多数哺乳动物在内的多种宿主,包括禽中的鸡、鸭、鹅、火鸡和野鸟,哺乳动物中的猪、牛、犬、猫、单峰驼、鼠和菊头蝠,“可以说它无处不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PI、抗体工程、疫苗及免疫学研究者秦堃介绍。

(笔者注:这么多的存在途径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了秦堃对这个病毒非常了解吧?从这一点来看,这个病毒不是新病毒了,至少对于秦堃来说是这样的);

7)武汉卫健委1月11日的最新通报称,调查发现患者主要为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经营、采购人员。

(笔者疑问:那么不是主要的感染者比例是多少?有没有发现人传人的情况?)  

8)对于本次“武汉肺炎”的病毒来源,姜世勃推测可能为海鲜市场及附近的野生动物或家禽。

(笔者注: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在第一批的病患资料中已经有14/47的病患有过与武汉肺炎感染者接触的经历还有12/47(26%)的比例没有过任何人际接触和海鲜市场接触,姜教授是否知道?)

9)现任中科院新发和烈性病原与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石正丽在一席的讲台上讲述追踪SARS源头工作时回忆到,“2003年,SARS首次于中国暴发时,谁都不了解它,包括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由于隔离防护工作不到位,病毒悄悄蔓延至全国27个省份,并很快在医院出现聚集性暴发。寻找SARS病毒的源头,亦即自然宿主,成了研究者们的当务之急。

(笔者注:石正丽自2003年就一直做冠状病毒的研究也发表过Bats Are Natural Reservoirs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Science  28 Oct 2005:)、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Published: 30 October 2013)、.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Published: 04 April 2018),石正丽的这番话很让人费解!)

10)姜世勃告诉财新记者,冠状病毒感染的候选防治药物近在咫尺。

(笔者注:请姜世勃教授马上向政府申请经费进行药物推广!)

5. 武汉卫健委: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2020年01月13日 19:41)

据武汉卫健委官网消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具体内容如下:

  2020年1月12日0—24时,我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治愈出院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

(笔者注:根据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2020年1月12日至1月22日共有130例感染者!)

6. 武汉肺炎有限度人传人?世卫:尚无证据但值得关注(2020年01月14日 22:26)

1月14日,路透社引述世卫人士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出现有限度传播,可能在家庭成员等小规模群组之间传播,世卫正在为可能出现更广泛的疫情传播做准备。

世卫发言人Tarik Jašarević当天晚间向财新记者指出,并没有证据表明该新型冠状病毒会有限度人传人。

(笔者注:中国有没有把第2020年1月1日以前即发现人传人病例的情况通知世卫组织?!)

7. 武汉肺炎答疑: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2020年01月15日 07:32)

【财新网】1月15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通过官方网站发布公告,公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详情如下:

3.截至目前,有没有发现人传人的情况?

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目前,正结合临床和流行病学资料开展进一步研究。

(笔者注:请武汉市卫健委的人下来,我上,就从这几天研究财新和研究这篇论文,我就发现你们在撒谎和涉嫌反人类罪!)

8港府:武汉肺炎患者大多为华南海鲜市场水产摊贩(2020年01月15日 19:26)

【财新网】(驻香港记者 文思敏)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香港政府1月13日曾派人前往武汉了解疫情。1月15日,政府考察团回港后通报疫情最新进展。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表示,武汉41宗确诊病例中大多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工作,主要售卖水产海鲜,并非贩卖野味。

武汉卫健委最新通报称,该新型冠状病毒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张竹君向财新记者解释说,有限人传人是指只有非常密切的接触者才可能会被传染,不像流感病毒一样易于在人群中传染。她表示,怀疑有限人传人是因为确诊病例中有一对夫妻感染的个案,妻子称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且在丈夫发病数日后妻子才发病,无法确定是丈夫从市场带回了受病毒污染的物件后导致妻子染病,还是丈夫直接传染给妻子。

(笔者注:莫非真是故意误导香港民众,这样可以用病毒把反送中的香港手足全部消灭,达到留港不留人的目的?!)

9不明原因肺炎忽现(来源于 《财新周刊》 出版日期 2020年01月20日)

据通报,此次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发现于12月8日,1月5日,符合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达到59例,后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为41例。

而从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1月16日,武汉卫健委已经发布九次通报和两篇解读科普,披露事件调查进展,普及相关传染病防治知识。1月6日,不明原因肺炎病原体被排除SARS可能性;9日,该病原体被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11日,这一病毒基因序列正式对外界公布。

诸多专业人士对基因序列的分析结果显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确实属于2003年在中国大量传播的SARS病毒的“近亲”,“你可以理解是它(SARS病毒)的兄弟姊妹。”上海市呼吸病研究所副所长兼肺部感染研究室主任胡必杰说。

(笔者注:我相信这里边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尤其是正式对外公布的病毒基因序列,到底为什么故意造假?!)

10国家卫健委已成立肺炎疫情应对领导小组 马晓伟任组长(2020年01月19日 19:50)

专家研判认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来源尚未找到,疫情传播途径尚未完全掌握,病毒变异仍需严密监控。

(笔者注:非常熟悉的可防可控又来了,从病例初期的人传人为什么一直不对外公布!)

11、外交部:已与WHO分享病毒基因信息 武汉对离境人员采取管控措施(2020年01月20日 19:17)

(笔者注:我都没兴趣去看原文了,我只想说,这一次应该是第三次上传了,而且这一次应该是真的病毒基因序列了吧?!)

12、钟南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人传人” (2020年01月20日 22:29)

笔者注:钟南山到这个时候才出来肯定人传人,在钟南山出来讲人传人的讲话9天之后,这篇打脸的论文《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就出版了,而且这篇论文的出版直接引出本文的另一个结论——

这篇论文打了所有之前不提人际传播的单位和专家的脸!

为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马上出来声明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文章的说明 ——

一、论文是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所做的回顾性分析,所有病例在论文撰写前已向社会公布。论文中提及的15名医务人员感染病例,分别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于1月20日晚、武汉市卫健委于1月21日凌晨向社会公布。

二、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

三、论文是由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

四、及时在学术刊物发表调查结果,有助于国内外专业同行及时了解疾病的特征,共同评估和研判疫情,改进防控策略。

写到这里还没完,请看科技部的通知——

科技部:疫情防控完成前 不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科技部网站2020年1月29日发文透露,近日,科技部下发通知,要求各有关攻关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勇挑重担、敢于担当,把研究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项攻关任务上来,把论文写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

到这篇文章的结尾了,光写就花了这么长时间,估计看到这个位置的人已经基本没有了,我还是想说:

这个国家烂透了,在武汉、在中国和全世界因为中国政府误导和隐瞒信息有多少人罹患武汉肺炎,我们不得而知!

这个国家烂透了,在武汉、在中国和全世界因为中国政府误导和隐瞒信息有多少人罹患武汉肺炎而去世,我们不得而知!

因为这场武汉肺炎引起的这场全人类的人道危机如果还能让中共和这些为中共站台的专家不受天谴,那么我相信上天的眼睛都瞎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4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2020-01-31 17:48发表的财新网2020年1月31日三篇关联文章中提到的论文到底是啥情况中曾经对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

0
blackblue
1 年 之前

作者是个专业的,有良知的人。希望这篇文章能够传播,让人们能够获得真相。那些为中共站台的专家你们不怕上天的报应吗!

0
艾格
1 年 之前
Reply to  blackblue

谢谢夸奖!

0
Nijinosaki
1 年 之前

写的好,我尽然看完了…..辛苦了

0
艾格
1 年 之前
Reply to  Nijinosaki

哈哈,写要花四个小时,太长了,很多人未必能看到底,谢谢!

0

GM06

1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