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西亚的孤儿》-中共体制下的“呐喊”

作者:康州盘古农场 – 小蓝先生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轰炸机

  • 序:

听歌曲《亚细亚的孤儿》有感:

不免俗的,介绍一下歌曲的背景:歌名取自罗大佑先生书架上的这本由其父亲资助,吴浊流先生写就的长篇日文小说,讲述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知识分子胡太明,在台湾遭受日本殖民者的欺压,被认为与日本人是不同人种。到日本留学时,遇到中国大陆学生,在透露自己是台湾人后又不被中国学生认为是中国人而受到歧视。最终回到台湾后,胡太明目睹家乡的沉沦,终于崩溃。歌曲在1983年创作完成,而1983也是中美断交的那一年。

为免责,首先声明:如果您接触过圣经,那么歪曲就是魔鬼,我将用一千个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来回应。以下是仅为我的个人观点。

我引用这段歌词,为了避免重复,请允许我直接加上了个人注解。大我也许是显而易见的,让我们看看小我的具体意象。

  • 歌词(括号中为注释):

亚细亚的孤儿(主人翁的儿时) 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人人生而平等—独立宣言)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Rosebud—公民凯恩斯)

亲爱的孩子 你为何哭泣(主人翁无助的母亲在述说上述内容时自己也在哭泣)

多少人(长辈甲群体)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长辈乙群体)在深夜里无奈的叹息

多少人(长辈丙群体)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 这是什么道理

军鼓上,以下歌词伴随童声

亚细亚的孤儿(主人翁的孩子) 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共产主义)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绝望)的恐惧

西风(普世价值)在东方唱著悲伤的歌曲

唢呐上,纯军鼓+唢呐的间奏

多少人(同辈A群体)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同辈B群体)在深夜里无奈的叹息

多少人(同辈C群体)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 这是什么真理

  • 感悟:

好的,现在请允许我白话覆述一边:

第一段描绘主人翁儿时,母亲在哭述残酷的现实社会。为什么哭泣,因为主人翁走上了社会,也许遇到挫折,也许遭遇磨难,困惑不解。而母亲也深知,她已无力再保护自己心爱的孩子,因为这不是一个文明的社会,自由的社会,有法治的社会。

第二段描绘主人翁观察到,他/她的长辈们也有类似的经历,主人翁问母亲,为什么是这样?

而后军鼓上,后续的歌词伴有童声合唱,暗示主人翁有了自己的孩子

第三段描绘主人翁自己的孩子,也许刚刚降生,主人翁观察到其孩子也将受共产主义毒害,透过孩子的眼睛他/她看到了自己的绝望,渴望著西方的普世价值的到来。

而后唢呐上,伴随军鼓,这是何等的悲壮。

第四段同样也有童声合唱,同辈的主人翁们与儿时的自己们一同重複著长辈们的经历,向自己远去的母亲呐喊道,这是什么真理!

既然这是一首摇滚乐,那么唢呐一定不是送葬时的唢呐。那么摇滚在哪呢?我想歌曲是在问听者:你是这个孤儿吗?你见过这样的长辈甲、乙、丙吗?你又是否变成这同辈中一样味道的甲、乙、丙呢?又或者你是这裡的母亲,还是这裡没有出现的父亲(东亚病夫)呢?又或者你也不想跟人玩平等的游戏,你也抢走了其他孩子的玩具?如果这不是真理,那么真理是什么,你又做了什么,这到底是谁该给谁回答的问题!

好,让我来试著回答这个问题。为了更加具体,我想给出我的甲、乙、丙。甲指的是祖辈,出生于民国,老于共国,终生务农,目不识丁。听闻打台湾,很激动,扬言要抢回来。问及其身份问题,以及谁抢谁,陷入困顿。乙指的是父辈,听闻打台湾,满不在乎,打就打吧,反正看看热闹,装阿Q。丙指的是无数个无名的母亲,杨改兰。为何没有平等的游戏,因为人民民主专政。为何要抢走心爱的玩具,好让你乖乖的当奴隶。

写到这,我犹豫了,因为大我的回答其实并不清晰。让我们回到1983年的台美,是美国不想玩平等的游戏吗?还是共国?还是前苏联?回到现在,回顾文贵先生3月15日回顾1月5日至16日中美之间的幕后故事,也许不想玩平等游戏的不正是民国自己吗?抢走心爱玩具的不正是民国自己吗?再大一些,对于咱们民族,抢走心爱玩具的不正是共产主义这个幽灵吗?那个没有出现的父亲,不正是天父吗?为什么是亚细亚的孤儿,不正是因为远离了信仰吗?正像文贵先生说的,强人强己不强人,恕者恕人不恕己,哭是没有用的。

  • 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   

在那逝去的百年中,我们及我们的祖辈们都在面对着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我们被迫的忘记、无视这个问题,其中有一些直面问题的人早已被消逝在时间的长河中。

祖辈们如我们一样,在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中,有的逃避,有的忍让,有的沉默,有的消失,最终只能用摇滚旋律来释放自已的不满,,兴奋的摇滚歌曲却要配上那沉重无比的歌词,这是那一代人没有办法的“呐喊”,他们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没有一个通向成功的好方法。

今天的美中关系,亦如当年一般,走到了十字路口。更甚者,共产党的无知、愚蠢、傲慢,已危及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全球经济、政治、文化、宗教…一切一切的人类生存、发展、文明要素。但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这个时代有郭文贵先生,我们的七哥,他引领了爆料革命,建立了新中国联邦。新中国联邦正与世界人民一起,展现全新中国人形象,展示全新中国人勇气与智慧,我们紧密团结在一起,我们每一份小小的力量都能凝聚成一记记重拳,砸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南坑的老杂毛们。我们用力量表达愤怒,必将粉碎这只祸害每位同胞,祸害全世界的‘恶魔之爪’。

《亚西亚的孤儿》中描绘的祖辈那代人的“呐喊与彷徨”,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很快,我们会向祖辈们骄傲的说:共产党对你们的伤害,新中国联邦给千倍万倍讨回来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kencar
4 天 之前

mark as 2nd, 這篇文字與第一篇為姊妹篇,都是1983年的歌曲。原本是要趕在母親節湊熱鬧,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真理。文末是Antsee的大作,應同屬作者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