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共对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的大规模渗透

翻译:大海无量

校对:枳实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精灵蓝)

一切都始于20世纪90年代,由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培训的中共国军事科学家群体纷纷抵达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然后,通过连锁移民式的科学交流(注:“连锁移民”指美国根据《移民和国籍法》优先接纳在美国有亲属的移民),已经在美国工作的中国科学家邀请熟识的同事到他们的实验室工作,美国的病毒研究项目充斥着来自中共国的科学家。这就造就了很多名义上处于美国,但实际上却是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中共国研究项目,其中许多项目是直接或间接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实质上,中共国对美国的病毒研究项目进行了殖民,而这些被“殖民”的研究项目则是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其金额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

姜世勃博士,现为中共国上海复旦大学教授、医学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先后在解放军第一、第四医科大学获得硕士和医学博士学位。1987年至1990年间,他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学接受博士后培训。1990年后,姜世勃曾在纽约血液中心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 the Lindsley F. Kimball Research Institute )工作,并一直与该研究所有联系。

他与美国其它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获得了美国1700多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安东尼·福齐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在这整个期间,姜世勃与解放军实验室一直保持着广泛的合作研究(详细情况参见这里),同时邀请与中共国军方有联系的科学家进入他的美国实验室进行培训。

与此同时,中共国在病毒研究方面的军事项目也在大力扩展,并充分利用了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科学家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

在就读于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期间,刘叔文和姜世勃于1986年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文章。1990年在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获得职位后,姜世勃仍然与广州的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保持着联系。到了2002年,刘叔文加入姜世勃任职的金博尔研究所的同时,还保持了他在第一军医大学的职位。同样是在2002年,姜世勃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微生物系与解放军的科学家进行了合作。

2002年第一次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发生,使得解放军的病毒研究活动发生了重大转变,姜世勃和他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国同事的活动也发生了重大转变。疫情爆发之前,解放军基本都认为冠状病毒只是一种兽疫,尤其出现在工作犬上。而这次疫情之后,解放军则在人类的冠状病毒研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解放军的)主要工作是围绕着中共国的两个军事研究中心、病原体与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和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以及南京军区的医院和研究机构,特别是重庆的第三军医大学。

最终卷入COVID-19冒险实验的三个关键人物,来自解放军南京军区,他们是周育森、赵光宇、吴玉章。

那时侯周育森和赵光宇将成为姜世勃的长期研究合作者,周育森将成为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病原体与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周育森军事研究所的两位科学家将到姜世勃的美国实验室去工作,第一位是何玉贤,他最初跟着姜世勃去了洛克菲勒大学,后来又去了他在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的实验室。第二位是杜兰英,据说是周育森的妻子,她现在还是纽约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的雇员,最近获得了安东尼·福齐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颁发的为期5年的补助金共计410万美元。吴玉章出任了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免疫学研究所的所长。

中国爆料者闫丽梦博士称,COVID-19病毒源于中共国解放军监管的实验室,使用了从中国舟山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然后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和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部医学研究所的监督下进行鉴定和基因工程改造。

2002年“非典”(SARS)爆发后,姜世勃将研究焦点从艾滋病病毒转移到了冠状病毒上,大大拓展了与南京军区司令部等解放军研究机构的合作,并开始与美国其它病毒实验室建立联系,而其中一些实验室在导致大流行的COVID-19研究中发挥了作用,即:

  • 安东尼·福奇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传染病实验室和疫苗研究中心。
  • 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其实验室以冠状病毒的“功能增强”研究而闻名。
  •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病毒学部,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
  • 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UTMB)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位于德克萨斯的加尔维斯顿。

2015年,姜世勃参与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联合开展的冠状病毒从蝙蝠到人传播的课题。2012年至2020年,姜世勃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表了12篇科研论文。

2013年至2020年期间,他在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UTMB)发表了11篇文章,UTMB是美国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新发传染病中心的所在地,该中心有一个BL-4高防护设施用于病毒研究,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共国军方的渗透目标。现在在UTMB有一些长期教职工就来自中国军医大学。如今,在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里,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中共国军方不想密切关注的。

本文所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未完待续。

原作者:劳伦斯·赛琳博士(Lawrence Sellin, Ph.D),塞林博士已从商业和医学研究的跨国职业生涯中退休,他在美国陆军预备役中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是国家安全公民委员会的成员。

原文链接:China’s Massive Infiltration of U.S. Virus Research Laboratories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