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调查员为武汉实验室辩护并指责是“反华政治言论”阻断了其调查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作者:Jerry Dunleavy   翻译:樱花树上摘苹果 校对:文小律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位在2021年初参与了调查中共病毒在中国的起源项目的专家团核心成员,公开为武汉实验室从公开信息数据库中删除病毒样本数据库辩护,并说这是“反华政治言论”的错误导致了中国共产党阻止调查一年。

川普和拜登政府的官员都表示,中共努力阻止对该病毒起源的调查。该病毒已在全球范围内杀死了263万人,世卫组织对中共的调查报告定于下周发布。两国政府均表示,中共并不透明,仍在掩盖关键数据。国会报告斥责了中共的隐瞒欺骗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无能,使病毒疫情爆发,发展为大流行病。

在本周三的一个“Chatham House”研讨会中,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曾经将至少60万美元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金转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声称该实验室决定删除一个包含数千个病毒样品的公共数据库的决定“绝对合理”,并声称实验室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它遭到了黑客的袭击。会中涉及到了一些世界卫生组织即将发布的报告的内容,达萨克不但没有对中共追责,反而试图通过所谓的“反华政治言论”来为中共长达一年的顽固辩解辩护!

达萨克此前曾批评拜登政府对世卫组织的初步调查结果表示怀疑,并为中共辩护。美国驻华使馆官员在2018年对以“蝙蝠女”石正丽为首的实验室的生物安全性表示关切。当我们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时,双方的团队都在场,我提出了一个所谓的缺失数据库的问题。石正丽告诉我们,“曾经有过黑客攻击,大约有过3,000次黑客攻击,所以他们撤下了这个Excel电子表格数据库。绝对合理。”达扎克在星期三说:“我们并没有要求查看数据,而且,正如您所知,很多工作是与EcoHealth Alliance协同进行的。我的也包含在内,我们基本上知道这些数据库中的内容。我与双方就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所做的工作进行了交谈,并解释了其中的内容。在这些数据库中,没有证据表明病毒比RaTG13更接近SARS-CoV-2。”

2月,NBC新闻报道“情报官员”指出,武汉实验室“出于安全原因从信息共享平台中删除了22,000个病毒样本的数据库,并且不允许详细查看该实验室的实验笔记或其他记录。”该媒体说,官员们“说这种病毒的爆发是在中国病毒研究中心武汉发生的,这是可疑的,而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通常是在距该城市一千英里的洞穴中发现的。”

1月中旬发布的国务院国情报告认为,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的实验,并在2020年1月被武汉病毒所鉴定为最接近SARS-CoV-2的样本(相似率为96.2%)”,并且该实验室拥有进行过“功能增益”研究以改造病毒的公开记录。”情况说明书补充说,这个实验室“在中共军方的控制下进行了秘密的实验,包括实验室内的动物实验。”

国务院国情报告中说:“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在首次确定爆发病例之前,WIV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季生病,其症状与中共病毒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 “这引起了对武汉病毒所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宣称其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的工作人员和学生中’零感染’的可信度的质疑。”

Daszak声称:“我们发送了要与之交谈的人员列表,但都没有被拒绝。” 他说,“从本质上讲,中共病毒从实验室逃离的理论”不是一个阴谋论,但许多人提出这一观点是阴谋论,因为中方共谋掩盖了证据。”达萨克感叹他以前在实验室的工作也遭到过批评,称其 “颇具讽刺意味”。

他还指责前总统唐纳德·川普; 前川普竞选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他主持大流行的节目“The War Room”; 班农结盟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 加上法轮功,是受中国共产党迫害并资助《大纪元》的宗教运动,所以,为什么中共不允许其早日进行调查,理由是他们的“反华政治言论”。

达扎克声称:“科学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原有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被绝对压倒了。” “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无法在中国追溯病毒的起源,这是很荒谬的,因为我们本可以在中国与中国同事一起工作,进行调查,到现在为止,我们可能已经有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答案去解释这一切。这些政治手段无助于寻找起源。他们只是在那里帮助某一个政党获胜。”

Daszak表示,中共从华南海鲜市场上采取了900个样本,并称石正丽到达湖北,检查了1100多个蝙蝠样本,认为它不是蝙蝠携带进入市场的本地病毒。

“它是蝙蝠或其他野生动植物物种携带的病毒,是SARS-CoV-2的祖先,它被带入家畜,野生动物,在农场或与之相关的人中繁殖,同样以这种方式进入武汉市场,我认为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说:“在未来几年内,我们将获得有关其来源的大量重要数据。”

川普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在2月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说:“现在可以得到的一种解释:这是由于某种人为错误造成的,它远远超过了这是某种自然病毒所爆发的规模。”波廷格在一月份说过,世卫组织的调查就是“一场表演”。

拜登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批评中共封锁了中共病毒起源的数据,但拒绝为美国情报机构所解密的情报背书。

世卫组织调查起源的小组负责人彼得·本·恩布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2月下旬表示:“我们没有对这些实验室中的任何一个进行审核,因此我们确实没有确凿的事实或详细的数据”。在2月初表示,Embarek表示说中共冠状病毒从武汉实验室逃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没有必要做进一步调查,但WHO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更进一步的调查是有必要的。

世卫组织另外两个调查小组成员,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病毒科学系主任马里恩·库普曼斯和英格兰公共卫生高级医疗顾问约翰·沃森也在星期三也表达了各自的意见。

库普曼斯说,将世卫组织的调查视为“检查”是一个“误解”。她说:“我们把它视作一个起点,而不是一个为了获得答案而实施的工作。” 她承认,世卫组织团队到达中国后的前两个星期一直在“全面隔离”,并且“在访问的后半段受到限制”。

沃森一再强调这是与“我们的中国同行”进行的“联合研究”,并说世卫组织团队成员是独立的。他声称“虽然进展缓慢,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参观了解不多信息。实际上没有那么的令人失望。”

沃森还说:“我们并不是以一个外部调查组形式去到中国进行调查,以期找出一病毒的源头。”他补充说,“人们普遍认为,我们会像一群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 拿着放大镜和药品签去鉴定一些数据。”

库普曼斯说,“中国已经完成了……大约3万例,在全国范围内对动物进行了大量测试,但没有找到证据”,能够证明家畜中存在这种病毒。 她说,他们被告知:“大约有1000个人致力于收集数据以供我们可以讨论和进一步的审查”,并与武汉市疾控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以及武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参观了三个一直在积极工作的实验室,包括靠近市场的实验室,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考普曼斯说。 “我们讨论了他们的研究计划,例行测试计划,工作方式,他们在员工健康监控和测试方面所做的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得出结论,发生实验室泄漏事件的可能性极小。 ”

前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和前国务卿迈克·庞培奥等指出,有证据表明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中共对此予以否认。

原文链接: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who-origins-investigator-defends-wuhan-lab-blames-lack-access-anti-china-political-rhetoric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