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声】黑暗启示录(一)

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山城小哥

在托尔金的小说《指环王》里,中土世界的人类在经过艰苦战斗,付出巨大牺牲以后,终于击败了黑暗魔君,消灭了它在地上的黑暗国度。然而若干年后,正当远方夏尔的人们在大享平静安逸时。黑暗悄悄地笼罩了东方,短时间内迅速崛起成一股让人类近乎绝望的强大力量,蓄势待发,意图吞灭世界。而这个时候,人类世界却还在为了各的自利益吵成一团,甚至有的人类加入了黑暗的阵营.…

巧合的是,就在这小说完成后不久的现实中,共产主义这股黑暗势力迅速在东方崛起,像毒瘤一样迅速蔓延,全方位地毁坏着人类。到如今,它已把全人类推到了生死边缘。 

今天,我以一个基督徒的身份从历史渊源来简单说说共产主义为什么偏偏能在东方特别是中国这片土地上扎根,并开枝散叶。我们好一同警醒,勿蹈覆辙。

在中国主流的史书和传说里,中国夏以前的君主大多都被描绘成近乎完美的圣人,专制权力甚至通过禅让交接。可是先秦魏国史书《竹书纪年》却给我们描述了另外一种历史,里面记载的上古史与《史记》等主流史书完全不一样。例如《史记》记载尧舜禹之间透过禅让来传位,而《竹书纪年》却记载舜和禹都是透过政变夺取王位的。世传周武王因为商败坏而讨伐之,而事实是周武王乘纣王主力东征东夷,进而偷袭商都……

问题来了,那么到底哪种叙述更接近事实呢? 其实商周以前的历史,由于缺乏文字记载,因而远不如考古发掘证据可靠。现今我们在黄帝时代的石峁遗址城墙里,发现了打生桩这种恐怖的习俗。在许多夏商时代的古墓和遗址中。我们发现了残忍的活人陪葬,活人祭祀。首先不管那些受害者是什么身份。我们在这些事实中看到的本质是人的极度自私,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和幻想而不惜让他人丧命,人对人无底线地残忍。这样的时代的统治者,会禅让?会是所谓的明君?我绝不相信。

由此可见,那时候我们的祖先,虽然还意识得到有神的存在,有所谓的”信仰”,但是他们敬拜的却是假神,本质是一切以自己的欲望和幻想为中心,以自己为神,像《圣经》里说的,是在拜鬼魔,拜自己的肚腹和欲望。公义和怜悯,爱人之心因着不认识真神,早就被丢到了一边。

如今想来,之所以古代帝王和现在的中共都要美化和塑立远古明君,目的是一样的,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权力的合法性,向百姓灌输”圣人”存在的这个幻想,然后说自己就是那样的”圣人”,以确保自己的权力的稳固,和随权力而来的利益。而耶稣基督却大声告诉世人”一个义人也没有”,彻底根治人类的明君、伟大领袖妄想症。这也是为什么世上的君王和臣宰要一起来抵挡耶稣的一个原因吧。

周灭商分封诸侯以后,各诸侯国都是实际意义上的独立国家。地方自治度较高,华夏族人有比较大的迁徙、造兵器、以家族为基础组织地方武装等等自由。从《诗经》可以看出,那时候虽然王室阶层荒淫,但民风还十分淳朴、忠厚,武勇而且荣誉感极强。西周王室在荒淫无度中被犬戎族击溃后,过渡到了东周年代,随着周王室实力的衰落,开启了诸侯争霸的时代。

 起初,因为诸国并立,权力因此受到制衡,各诸侯国彼此之间也还要遵循一些规矩和礼仪制度。即使像齐桓公这样的霸主,也要做做样子装点门面收买天下人心,出兵帮帮小国抵抗侵略,维护一下各国秩序和对周的礼仪,即使是有野心也要得包装一下。随着霸权争夺越来越激烈,战争越来越血腥残酷,诸侯们明显慢慢开始失去了以前的那种贵族气质。一个例子是宋襄公和楚军对战,襄公部下劝他在楚军渡河之时出击,以击败楚军,襄公却说那不是君子所为,要等楚军渡河列阵以后再战,结果宋军大败,被天下笑。从此那种在战争中讲究君子风度、贵族风度的行为沦为笑柄,战争不再具有贵族竞技性质。玩计谋、耍诈、不择手段成了常态,一切以取得军事胜利为目的。

终东周之世,仅仅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间,就有三十六名君主被臣下或敌国杀死,五十二个诸侯国被灭,有大小战事四百八十多次,甚至为继承王位而兄弟互吞也是家常便饭。而到了战国时代,如《史记》上所记载,动不动就是哪国攻取了哪国的哪座城,哪块地,斩首多少万。

在这种冷酷、血腥而且无休止的权力争夺中,统治者考虑的只是如何确保自己的权力和军事力量的强大,以免自己的政权被他国攻灭,或者被臣下篡夺。这深深地败坏了华夏民风,以至于秦末陈胜吴广终于喊出了积累在民间几百年的心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都已经默认了:人人都可以凭借武力做王,奴役鱼肉自己同胞。这定义了以后中国的一切革命(爆料革命除外)的真正本质:换人做皇帝。而且更严重的后果是,秦王图强,为了取得军事力量上的优势,开启了商鞅在秦国的变法。

(未完待续)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