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将如何解决与中共的极端竞争

翻译报道:Grace

责编:人间四月

图片来源

据《外交政策》杂志报道,华盛顿两党已经接受了中美竞争的现实。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承认与中共的这种竞争是一种 “极端竞争”。很多人对此给出了建议,但是,至今美国政府都没有说明这种竞争最终可能会如何解决,也没有确定胜利的理论。美国人民对中美之间的这种竞争感到了持续的紧张和危险。

中美紧张关系能否导致竞争共存?还是这种竞争必须通过中共的削弱或政治演变最终导致政权失败?倡导竞争共存的人认为,美国最终可以改变中共领导人的想法,说服他们不要寻求地区优势,不要打乱美国主导的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国际秩序。有的人却认为,如果美国能在一段时间内证明,它能在西太平洋地区保持有利的力量平衡,保持其关键的经济和技术优势,并团结相互重叠的国家联盟来维护关键的规则和规范,那么中共可能会采取不那么好战(和自取灭亡)的政策。

然而无论在哪种情况下,美中关系都不会是和谐的,军事、地缘政治、经济、技术和外交竞争是长期存在的。中共不仅在局部区域而且在全球范围内都已经变得强硬,这一事实表明,中共政策的任何软化在短时期内是不可能的。中国共产党也许不再是马克思主义,但它来自于同样的列宁主义传统,即把战略欺骗、混淆意图和其他诡计视为地缘政治竞争的基本工具。

竞争共存论认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严峻的,但并非不可改变。换句话说,一个强大的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最终可以与一个美国为首的民主价值占主导地位的世界秩序相协调。倡导该理论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中国共产党渴望对国际体系进行更彻底的修正,部分原因是它认为一个由民主超级大国领导的、以民主价值优越性为前提的体系是对其自身生存的威胁。回看中共在过去几年中日益加剧的胁迫行为、对维吾尔族人犯下的骇人听闻的罪行,以及在CCP病毒大流行发生之初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都表明该政权的自我利益概念从根本上偏离了美国和其他自由民主国家所能接受的根本原则。

如果美国不能把美中竞争的战略统一,那就是一个灾难。战略不只涉及确定今天采取的行动,也会有助于实现更远的目标。不同的胜利理论可能会对双边外交和进攻性压力在美国国家战略中应该扮演的角色产生不同的概念。此外,如果美国公民不知道所希望的结果,美国公民将不知道如何衡量所用的政策方针的有效性。

到目前为止,由于美国在亚洲、欧洲和其他地区的许多盟友和伙伴仍在寻求避免在华盛顿和中共之间做出零和选择,因此,团结这些联盟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这些国家中很少有人会欢迎美国明确以中共政权失败为前提的战略;事实上,仅仅是在公开场合谈论这种做法,就可能使其更难凝聚应对中共国挑战所需的联盟。因此,美国对竞争走向的评估仍有许多含糊不清的地方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个难题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最终,美国政府必须坦然面对其中共的战略。如果美国官员在根本问题上软磨硬泡,就无法凝聚起成功所需的国内承诺和资源。民主国家不能也不应该在私下里维持一个战略议程,而在公共和国际上又维持另一个战略议程。从近期来看,可能有充分的理由强调建立反共联盟所需的实践性,从长远来看,如果不清楚自己要实现的目标,很难看到美国如何赢得本世纪的决定性竞争。

评论:

目前美国的拜登政府在如何对待中共的问题还不是太明朗,从以前民主党的一贯作法,竞争共存论恐怕是一直推崇的,因为沼泽地都不希望中共完蛋,因为他们也需要14亿中国奴隶来吸血。但是如郭先生所说,病毒的事情改变了全世界,也越发让更多国家意识到,民主自由体制的国家与中共就是你死我活的零和选择,再不行动灭掉中共,中共的灭白计划就会得逞,所有西方自由世界最后都会成为中共的奴隶,人类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报道链接:America Will Only Win When China’s Regime Fails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