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复盘封锁真相能否最终跳出超限战设下的圈套

翻译&评论: Jony(8 Mile)

素材:Jenny

中共病毒肆掠全世界已经超过一年的时间。西方已经开始审视这一年来中共病毒给世界带来的灾难,创伤和变化。毫无疑问,对病毒的恐惧和封锁带来的经济、生活上的撕痕是经历着这场浩劫的人们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被政客利用的封锁手段和强制措施助长了这场危机的次生灾害,即高昂的债务,萎靡的商业,分裂的社区和破碎的信用体系等等。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在西方进行复盘的时候,文贵先生爆料的病毒报告出炉,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他们还会只是针对政治阶层进行封锁而造成对人类社会的长期破坏进行批评指责吗?不,显然不够。他们会意识到,这是病毒超限战所布下的圈套。看似合理的控制疫情手段,实际上是要削弱各国实力,把世界各国的民生掏空。

现在,对病毒真相的调查和溯源的要求已经成为美国两党的共识。各国一定会联合起来找制造、释放、布局超限生物武器的中共追责。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一直以来不遗余力的把中国人和中共分开是多么的紧迫和必要。战友们,在以毒灭共正加速推进的此刻,我们每个人都要站出来,为了自己、也为了身边的每一个战友!

以下翻译引自《”揭开真相的时候到了”–封城开始一年之后》

一年前,即2020年3月13日至16日,开始了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是我们生命中最困难的日子。我们曾经认为,我们的权利和自由或多或少是有保障的,或者只能在极端情况下受阻。我们也曾认为某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比如我们的政府不会 — 也不可能 — 命令我们待在家里,关闭大多数企业和学校,阻断旅行,封锁教堂和音乐厅,取消活动,更不会以控制病毒的名义封锁整个社会。

这一切都随着一份2020年3月13日发布的、三个月后才解密的联邦文件而改变。这就是封城的规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州长们慌了。人们也惊慌失措。官僚们被曝光了。社会各阶层的所有国家权力不是部署在病毒上,而是部署在人民身上,因为人民才是政府真正能控制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实施封锁几乎具有普遍性,但只有少数几个抵制者,其中一个是在美国(南达科他州)。

一年后,大部分州都开放了,而那些还在坚持封城的州却再也无法控制人们。尽管上头警告说恢复正常生活太过危险,大多数人都决定结束这整个恐怖事件。

整整一年,我们都在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病原体是现在生活的一部分,而且一直如此。在一个世纪较长一段时间里,新病毒所造成的社会和经济后果的破坏性越来越小。公共卫生有一个既定的共识,即疾病是要通过医患关系来缓解的。剥夺人们的权利是不可能的。上一次在1918年以非常有限的方式进行过尝试,证明了强制只会造成分散、分裂和拖延。这也是为什么在另外一百年里没有尝试封锁的原因。因为这是明智的。

在1957-58年的严重疫情中,官员们明确表示:”由于这种疾病的传播,关闭学校或减少公共集会没有实际好处。” 1968-69年、2006年、2009年和2012-13年都是如此。

然后是2020年和SARS-CoV-2。24小时滚动新闻和社交媒体介入进来。来自中共国的令人震惊的图像 — 人们死在街头,警察将人们拖出家门或以其他方式封锁整个公寓单元 — 狂轰乱炸到世界各地的手机上。然后,意大利的局部地区似乎开始爆发了。在很多人看来,这就像一场瘟疫,一种原始的疾病恐慌主导了政治文化。

我们现在知道,美国曾在2020年2月中旬派代表团到北京取经,学习如何正确控制疫情,尽管来自中共的信息是不可靠的;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在武汉的封锁实际上击退了病毒。显然是这样。历史上没有任何一种疾病是靠蛮力而不是靠聪明的缓解手段来抑制的。

极具说服力的是,封锁者已经不再认真论证封锁的作用了。贾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在彭博社撰文,不厌其烦地以Covid-19比过去的香港和亚洲流感更致命为由,为封锁进行辩解,因为相对于2020年的死亡数据,Covid-19的死亡数据被夸大了。事实上,我们对数据的了解其实并不足以做出这个评估。测试准确性的问题,对病例和死亡数据都提出了巨大的疑问。我们要想理清这些乱象,还需要很多年。人们还在争论1918年的死亡率,这很能说明问题。

无论如何,大流行的中央计划,即使你相信它,也依赖于在证据出现之前就知道某种疾病的严重性。这是根本不可能的。病毒不会有严重性和流行率的标签。更何况,时间和地点环境是无法逃避的。SARS-CoV-2根据人口结构和人口的免疫力状况,以不同的方式袭击了不同的国家。无论政策如何,非洲、亚洲和美洲在该病毒方面都有非常不同的经历。

文章中最能揭示问题的是福克斯(Fox)的顺口溜:

“依靠更原始的措施并不疯狂。这些措施的成功程度如何,仍将是一个需要大量研究和辩论的问题…… 在美国,要想知道所有的检测、隔离、戴口罩和封锁拯救了多少人的生命非常困难。”

所有人都说:他不知道。这就是封锁者的新论调。他们无法举出广泛的证据来证明封锁和病毒控制之间的任何相关性,更不用说因果关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与此同时,AIER已经收集了31篇严肃论文,显示封锁和更好的疾病控制结果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

让我们想象一下另一种情况,即封锁对一种病原体确实有效。这样做值得吗?正如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继续解释的那样,公共卫生不仅要考虑一种疾病,还要考虑整个社会的福祉,不仅要考虑短期,还要考虑长期。即使Covid-19是通过强制手段控制的,但破坏这么多的企业,强迫错过癌症筛查,让孩子们辍学一年,破坏这么多依赖礼拜堂的社区,把人们锁在家里,阻碍人们的出行能力,值得吗?

这些都是令人震惊的行动,违背了我们与尊重人权的自由社会相关联的所有政策做法。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关于封锁是否 “奏效” 的争论 — 它们没有奏效 — 是不重要的。为了社会和经济的运作以及人权,疾病的缓解绝不能由政治行为者来管理,而应该由医疗专业人员来管理,正如AIER整整一年来所说的那样。

即使这场战役胜利了,我们前面还有很多。我们有一个破碎的联邦预算,一个破碎的货币体系,还有一个破碎的、消沉的民众,他们从未想过会被自己的政治阶层如此虐待。2020年的创伤将在几十年后被感知。愈合只有来自诚实和真相,以及彻底拒绝定义我们这个时代的愚蠢、两面派和欺骗。

现在是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翻译略有删简)

审稿编辑:五饼二鱼

新闻来源:

Zerohedge新闻报道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