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香港学术自由指数再创新低,不敌越南与约旦相若

搜集/编撰:天灭中共 /封面:文粤

据《苹果日报》讯,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日前公布最新全球学术自由指数,香港的学术自由获评为D级,学术自由指数只有0.348分,与0.308分的约旦相若,低过俄罗斯的0.374分及越南的0.377分。

全球学术自由指数:香港不断下跌,中国最不自由

全球学术自由指数的评级以五个项目为评判指标,包括研究及教学的自由、学术交流的自由、院校自主、校园的完善度以及学术和文化表达的自由。

香港自2000年起,学术自由指数就不断下跌,由于香港各公营专上院校均奉行特首校监必然制,因此,以每个项目满分为四分来计,「院校自主」一栏的得分长年只有一分左右。

(香港学术自由指数连年下跌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去年香港学术自由被评为C级,学术自由指数只有0.442分,与得到0.440分的埃塞俄比亚相若,成为过去5年学术自由倒退的最严重的地方之一。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学术自由指数则属E级,评分仅有0.101,是世界上最缺乏学术自由的地方。

根据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香港的评级又再次下跌,由去年的C级跌至D级,学术自由指数亦由去年的0.442分跌至0.348分,与白罗斯、斯里兰卡及赞比亚同列,成为年内指数跌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中共是阻碍学术自由的根源

去年11月,以捍卫学术自由为宗旨的美国国际学术机构Scholars At Risk(SAR),发布最新一期的《Free to Think 2020》(简称:SAR年刊),年刊严厉指出,中共及港府违背国际人权标准的承诺,未有保障及促进学术自由,是香港教育界受到严重阻碍的主要原因。

年刊又指,中共对香港的干预日渐加剧,香港的学术自由及自主不断受到重创,加上《港区国安法》颁布的条文,对刑事罪行界定含糊,令香港学者因难以评估踩线门槛,而面临法律制裁。

自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以后,港府已多次拒绝外国学者入境,包括美国政治学者加勒特(Dan Garrett),均未解释具体原因,导致国际学术工作与合作变冷淡,令香港学术交流备受国际孤立。

年刊续指,自2020年下半年起,中共干预香港各间院校学术自由和机构自主的情况加剧,包括浸会大学拒绝续签邵家臻、香港大学校委会通过解雇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令国际严重担忧香港「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的地位。

学术自由持续恶化:学者被拘捕,言论受限制

今年2月28日,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城市大学社会科学部客席讲师区诺轩、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讲师毛孟静等因参与初选而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 ,即时还押,不获保释,令国际学术界相信,香港学术自由已濒临崩坏。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对此持相同看法,并以香港科技大学钟士元博士社会科学教授李静君为例,早前李静君因「香港不属于中国,而是属于全世界」的言论,被中共党媒攻击是宣扬港独。

陈家洛教授指出这种「文革式批斗」正在发生,已造成寒蝉效应,若果学者在进行研究、发表学说时,都要担心会否成为「罪证」的话,将来公开演讲、出版刊物的自由空间都将面临封闭。

战友观点:

中共打压学术自由违反国际公约

负责监察联合国《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的理事会在第13号一般性意见中列明:「只有在教员和学生有学术自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而要落实学术自由,就必须实现院校自主。此外,《基本法》第27、34及137条亦有对学术自由作出保障。

另一方面,《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了所有人的言论自由及不受政治歧视,任何学者在学术研究、院校职务或人事任命等,不应因其言论和政治取向等而获不合理待遇。该《公约》按《基本法》第39条同样适用于香港。

因此,香港的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受到多项国际公约及《基本法》的保护。

中共不仅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未有兑现「一国两制」的承诺,更违反多项国际公约,剥夺香港人的学术及言论自由,对民主派学者施以各种政治酷刑。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资料来源」:

苹果日报:港全球学术自由指数大倒退…

覆核:卡西欧 / 上传:文粤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