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务院高级调查员表示:COVID-19疫情可能源于研究生物武器的事故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暴力小蘑菇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Layka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轰炸机

据《福克斯新闻》詹妮弗·格里芬(Jennifer Griffin)报道:

在美国高级官员准备与中共相关官员举行的在拜登政府任期内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之际,美国国务院负责监督COVID-19病毒起源工作组工作的前首席调查员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不仅认为病毒来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并认为这甚至可能是中共国军方,或者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研究生物武器的产物。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并不是国家卫生研究院,” 大卫·阿舍(David Asher),现在是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告诉福克斯新闻。“它在执行一个秘密的,机密的项目。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一个生物武器项目。”

阿舍(Asher)长期以来一直是 “跟着钱去找钱”的家伙,他曾在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执政期间为国务院和财政部从事一些最机密的情报调查工作。他领导的团队发现了巴基斯坦核计划之父阿克汗(AQ Khan)经营的国际核采购网络,并发现了朝鲜秘密浓缩铀的关键证据。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在过去14个月里采取大规模的行动以掩盖证据。

“如果你和我一样相信,这次可能是一个武器化的媒介(生物样本)出了问题,即不是故意释放的,只是在开发过程中不知怎么泄露了,这已经成为史上最大规模的武器。” 阿舍(Asher)在哈德逊研究所举行的“新冠病毒的起源:对未来的政策影响和教训”专题讨论会上表示。他说:“你们已经损耗了全球GDP的15%到20%。你们已经杀害了数百万人。中国人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它们的经济迅速恢复了,在整个20国集团(G20)中排名第一。”

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中共国的冠状病毒调查引发连锁反应

阿舍说,中共政府的举动使他想起了他所监督的其他刑事调查。

“动机、掩饰、阴谋,所有犯罪的特征全部具备。而且事实上,注意到最早期的病例集中于那个从事高危且可能存在其他嫌疑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周围这个事实是非常重要的。” 阿舍说。他曾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被美国国务院聘请为调查中共政府的首席代表。

一开始,中共国表示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 — 但中共国的这一理论存在问题:首发病例与该市场无关。去年秋天,美国获得的情报显示,2019年11月,在中共国报告第一例病例之前,武汉实验室有几名科学家出现了s流感样症状,并住院治疗。阿舍和哈德逊研究所的其他专家共同表示,中共国早在2007年就宣布将开始研究基因生物武器,通过备受争议的“功能增强”研究,使病毒更具致命性。

关于中共国新冠肺炎的病例信息:共产主义政权是否在向世界撒谎?

中共自2016年开始便不再公开谈论他们在武汉实验室的研究。阿舍认为,正是那时,是当人民解放军介入时,并且研究方向也从防御性生物武器转向攻击性生物武器。同年,中共国国家电视台一位最高级评论员表示:

“我们已经进入了中共国(特色的)生物战领域,包括使用像病毒等手段。”我的意思是,他们公开声明的这项立场反应了习近平政府的国家安全政策下的优先权(方面的策略转变) , 阿舍指出。

阿舍表示,中共2017年停止公开谈论将冠状病毒作为“ 用于生物武器的媒介生物” 的研究,与此同时军方开始资助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相关研究。

“我怀疑这并不是巧合,”阿舍说。

同一时期,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人员仍然主要关注在炭疽热等传统生物武器。研究如何防御冠状病毒生物武器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包括备受争议的“功能增强性”研究,以及荷兰的一项让科学界感到意外的突破性研究。

“我记得那天我正在海牙与荷兰外交部会面。突然有消息称,荷兰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的一个实验室正在进行一项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功能增强性研究,尤其是为这种本来就非常危险的流感病毒增加传染性。” 安迪·韦伯(Andy Weber)回忆道,他曾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负责核、化学和生物防御项目的前国防部助理部长。

奥巴马政府迅速暂停了这类研究,担心它可能被恐怖分子所利用。川普政府在2017年取消了禁令,但在疫情开始后的2020年4月停止了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对武汉实验室的资助。

专家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担忧中共国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的生物安全问题。

“自2003年非典爆发以来,中共国一直在参与这类病毒的研究,”国务院官员俞敏洪(Miles Yu)表示。他最近与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一起在《华尔街日报》上共同撰写了一篇关于病毒来源的评论文章,文中提到,“中共国的生物安全标准是非常低和非常危险的。所以这样的事故几乎注定会发生。” 

当世界卫生组织的团队在今年2月访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时,他们仅仅在里面待了3小时,甚至没有穿上生物安全防护服。但据报道他们并没有接触武汉病毒所的任何科学家或研究数据,而这些证据对于排除病毒从这个实验室泄露是必须的。

当时,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却表示,“应该指出,病毒溯源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问题,我们需要为专家进行科学研究提供足够的空间。”他补充道:“中方将继续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与世卫组织开展合作,为更好的防范未来风险、保护各国人民的生命健康做出贡献。”

本文作者詹妮弗·格里芬(Jennifer Griffin)目前担任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国家安全记者。她于1999年10月加入福克斯新闻频道(FNC),曾担任驻耶路撒冷记者。你可以关注她的推特@JenGriffinFNC。

文章来源: https://www.foxnews.com/world/top-state-official-coronavirus-bioweapon-accident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