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是时候解决BNO「双重国籍」(一)「政治中诚」与「国籍」没有关系

搜集:Po \ 编撰:西西

2019年反修例风波后,中央在香港推行《港区国安法》,促使部份港人萌生移民念头,引发自1997年回归后的另一波移民潮。英国政府预料至年底将有超过73万人港人持有BNO护照。

2019年6月9日:民阵发起反修例游行,游行完结后政府宣布立法会如期恢复二读,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冲破警方铁马防线

据左媒【香港01】报导,这波移民潮确实反映了不少港人对国家的责任意识和政治忠诚相当薄弱。特区政府至今未曾正视港人身份的尴尬,明显失责。当年中央愿为香港平稳过渡而以「居民」简化「公民」,如今香港断不能再「和稀泥」,必须建立专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中国香港公民」制度,首要解决「双重国籍」。

「一国」强调香港的「依附性」,而「两制」强调香港的「自主性」,当天秤倾向任何一边都会令「一国两制」偏离正轨,而以往所强调的「制度区隔」也难免导致「香港居民」无法在《宪法》当中享有明确的主体地位,其所拥有的《宪法》权利也就难以完整。

1984年12月19日,中国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共同签署《中英联合声明》

凡具有中国血统的香港居民,只要在中国领土(包括香港)出生,就是中国公民。香港人正式享有「双重国籍」的特别待遇,但过去也不时因而引发争议。最普遍的质疑是,「双重国籍」人士未必拥有「本土忠诚感」,甚至产生「香港疏离感」。

【香港01】倡议香港政府必须正视港人身份的尴尬,必须建立专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中国香港公民」制度,首要解决「双重国籍」。

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时候,邓小平基于权宜之策,为了回归成功,当时中方在作出少许的限制下,默许并接受双重国籍

战友观点:

根据【基本法】101条,香港警务处处长、入境处处长和海关关长,这些公务员编制的职务必须由没有外国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国公民担任。换句话说,除了以上三个职位,【基本法】并没有要求公务员不能持有外国居留权。不单如次,还规定某些职位可以由外籍人士来担任。

志豪在【志森与志豪】的节目里分析,现在大家担心的是,到底以后会否要求公务员在宣誓的同时必须声明自己是否拥有双重国籍呢?会否用这方法来杜绝公务员拥有第二个国籍?这件事直接挑战了香港人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港人对双重国籍习以为常?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现在要搬出这件事,志豪认为这明显是「店大欺客 」,【香港01】把政治忠诚与国籍挂钩。实际上两者毫无关系。

(一)属人原则和属地原则

先普及一下关于国籍与忠诚的问题。取得国籍与政治忠诚一点关系都没有。在世界上所有国家,如果你要入籍,只有两个原则:

1)属人原则:属人原则指父母在哪个国家出生,你是他们的子女,例如中国/美国,你就自动成为该国的公民;

2)属地原则:你在该国出生,你就自动拥有该国的国籍。

无论是属人还是属地,都不能被剥夺。也就是说,你在当地出生,你就是当地的居民。

父母是当地的公民,你是他们的下一代,你就自动拥有当地的国籍。

在这两种情况下,政治忠诚是完全不包括在里面的。换句话说,例如你在英国出生,你完全不认同英国的政治制度,也不会因此被剥夺你英国国籍的身份。反过来说,不会因为你认同英国的政治制度,如果你不符合入籍申请原则,也无法取得英国国籍。

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国家有双重国籍的允许?根据志豪所搜集的资料显示,起码有50个国家。欧美有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冰岛、爱尔兰、以色列、墨西哥、新西兰、菲利宾、瑞典、瑞士、英国、美国、韩国南非和西班牙等等。以上举例的国家都是允许双重国籍的。当中尤其是以美国为例,除了总统与副总统,其他各层官员都没有限制;加拿大曾经有一届的总理有双重国籍。

志豪指出,以上纯粹资料分析,这些国家的政治开放度相对很高 。以上所提到的欧美国家,他们还有一个现象,他们本来由不允许双重国籍变成开放接纳。例如芬兰,2003年前不允许双重国籍;2003年开始,开放让国民拥有双重国籍。德国2007年开始,允许国民拥有欧盟或瑞士的国籍;2014年8月开始,德国的内阁还允许父母是外国籍的青年继承父母国籍的同时保留德国国籍;冰岛也是逐渐开放,以色列也是。

(二)在世界潮流里 收紧不是潮流 放宽是大势所趋 尤其是全球化

为什么要开放多国籍?有些国家更是直接告诉你为什要开放多国籍,例如阿鲁阿吐,2012年,配合政府投资移民政策;葡萄牙的黄金签证欢迎别国公民保留自己国籍加入葡萄牙;有的国家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譬如以色列,政府为了增加以色列公民的人数,希望给更多的犹太人取得以色列护照,允许一个宽松的规矩:只要能证明有犹太血统就可以取得入籍资格,意大利也是,只要证明有意大利血统,就能成为公民。很明显这些国家,透过放宽政策,以充实国家的实力。

双重国籍是香港自九七后一直存在的问题。 (资料图片)

总结以上各点,「政治忠诚」与「国籍」没有关系;各国的大势都是开放,欢迎拥有多国籍,只要你能充实国家的实力,不论是经济还是政治的影响力,以及公民的数量都是抱着开放欢迎的态度,这些国家似乎都没有「政治忠诚」的担忧,为什么中共国却如此不安?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

资料来源:

香港01、

自媒体(志森与志豪)

审核:卡西欧 \上传:文粤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