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杂客”说服世卫其他成员忽视武毒所删除的数据

新闻来源:《The National Pulse 国家脉动》| 作者:拉希姆·卡萨姆和娜塔莉·温特斯 | 发布时间:2021年3月13日

翻译/简评:wmorpho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从中共领取薪金的世卫组织调查员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披露,是他说服调查小组的其他成员,不必查看被武汉病毒研究所删除的数据。2020年10月,达萨克甚至在他的武汉“调查”开始之前就发表了公开声明,称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理论——现已被一大堆科学人物所接受——是“阴谋论”。

他的这个言论是在《国家脉动》报告发表之后表达的,该报告着重于达萨克如何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了近二十年。他还在中共国官方媒体会议上发表演讲,最近还获得了中共国的政府资助。这就完全解释清楚了为什么达萨克在病毒起源的问题上这样露骨地为中共国开脱。他说服调查小组不查看被删除数据的理由竟然是他基本知道数据的内容!既然他知道数据的内容,那他为什么不公布数据的内容以正视听呢?既然数据的内容与病毒起源无关,那为什么要删除呢?他给出的理由竟然是怕被黑客窃取。一个世界级的病毒研究所,它的数据安保措施竟然这样不堪一击,那它还有存在和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1月14日,WHO病毒来源调查团队的成员,包括Peter Daszak(中)和Hung Nguyen(左)抵汉后登上大巴。

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什么不删除所有的研究数据,单单删除中共病毒起源的数据呢?其他的数据就不怕被黑客窃取吗?彼得·达萨克的所言所行已经让他丧失了作为调查小组成员的资格,因为他完全被中共收买和绑架了,他的话逻辑混乱、漏洞百出、强词夺理,完全丧失了一个科学家应有的缜密思维。他越是这样慌乱地表演,越是说明他挣脱不了中共的控制。他上演的这出活生生的现实闹剧正警示世人:与中共搭上关系就是踏上了罪恶的不归路!

原文翻译:

腐败:因为被问到说不出口的问题,从中共领取薪金的世卫组织调查员抨击班农和媒体……承认他拒绝查看武汉实验室的数据

世界卫生组织中共病毒调查员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国家脉动》最近爆出彼得·达萨克与中国共产党有经济关系——披露是他负责说服调查小组的其他成员不必查看被武汉病毒研究所删除的数据。

令人震惊的一次小组讨论显示,达萨克散播疯狂的阴谋论,试图将至今令人不解的病毒来源的谜团归咎于除了其薪酬金主以外的任何人。

达萨克令人震惊地这样抨击《战斗室:大流行》节目主持人史蒂芬·班农和《大纪元》报纸制造了达萨克声称的所谓的环境,至使中国共产党不愿对新冠起源保持透明。两家媒体无视这种病毒来自海鲜市场或蝙蝠的说法,都呼吁对武汉实验室进行更彻底的调查。

达萨克在世界卫生组织任职的同时,继续为他的薪酬金主掩盖真相。

他在最近的直播中说:

“我看到从(宗教团体)法轮功到(中共国持不同政见者)郭文贵阵营,还有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小组都在推动有关中共国的阴谋论。这种阴谋论对他们有用。他们资助并推动了这种论调,科学实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这种论调彻底摧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过去的12个月中,我们无法在中共国开展有关病毒源头的调查工作,如果我们可以在那里与我们的中共国同事一起工作,现在我们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答案。他们制造的舆论搁置了这一切。”

这些言论是在《国家脉动》报告发表之后表达的,国家脉动的报告着重于达萨克如何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了近二十年。他还在中共国官方媒体会议上发表演讲,最近还获得了“来自中共国的政府资助”。

达萨克甚至暗示他亲自说服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最近删除的重要新冠起源数据无关紧要。

鉴于达萨克与武汉研究所过去的合作历史,他觉得他“基本上知道这些数据库中的内容”:

“我们没有要求查看数据。其中很多工作是在生态健康联盟的指导下进行的。我也参与了这些数据的一部分,我们基本上知道这些数据库中的内容……我与双方讨论了我们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做的工作,并解释其中的内容。”

有问题的数据库包含有关至少1.6万个病毒样本的信息,并于2019年9月被删除——达萨克声称此举是因为担心实验室数据会被黑客窃取。

本周,另外一名中共资金接收者、世卫组织研究人员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透露,在武汉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家们在2019年秋季病倒了。该数据现在显然已被删除。

库普曼斯——世卫组织最近一次在中共国调查新冠起源的调查小组的成员——甚至还担任过中共国疾控中心的顾问,并撰写了由中共国政府资助的研究报告。

《每日来电者》总结说:“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唯一美国成员、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博士在周三的小组讨论中透露,他们没有要求查看已被删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数据库,因为他亲自为实验室提供了担保,并称被删除的数据不包含有关大流行病起源的相关信息。”

作为他所谓的“透明和开放”的标志,达萨克已开始阻止评论家和记者查看他的推特活动记录:

2020年10月,达萨克甚至在他的武汉“调查”开始之前就发表了公开声明,称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理论——现已被一大堆科学人物所接受——是“阴谋论”。

他的话也许应该被视为对调查有偏见而丧失调查小组成员的资格: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