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中共放风马云必须出局!阿里巴巴反垄断只是表象

作者:纽约香草山  乱谈秦

2021年3月12日《华尔街日报》报道,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反垄断监管机构正考虑对阿里巴巴处以创纪录的罚款,且只要它与马云撇清关系,与中共更紧密地站在一起,可受到温和对待;此外,监管机构也在考虑是否要求其剥离与主要在线销售业务无关的部分资产。

阿里巴巴由马云带领的团队创立于1999年,其主营业务包括电商、云计算、媒体和娱乐等。2007年11月在港交所首次上市,并于2012年6月私有化退市,2014年9月于纽交所上市(NYSE:BABA),2019年11月回香港二次上市(09988.HK)。年报显示,其2020年人民币营业收入5097.11亿元,净利润1403.5亿元。截至美东时间3月12日收盘,其美股(NYSE:BABA)市值约6286亿美元,比2020年10月创下的最高值8656亿美元下跌2370亿美元,下跌幅度约27%。

先看看此次阿里巴巴被反垄断调查事件的来龙去脉。

2020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12月18日中共新华社报道,16至18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为2021年的重点工作任务之一。随即,12月24日,中共国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消息称“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当日阿里巴巴美股收盘大跌13.34%,盘中市值一度跌破5727亿美元。12月27日,浙江省市场监管局表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调查组对阿里巴巴的现场调查全部结束。有趣的是,之前的12月18日,阿里巴巴发表声明,“有关外媒报道中央联合调查组进驻阿里巴巴一事,纯属谣言”。

中共国于2008年8月1日施行《反垄断法》。然而,过去12年多来,国内互联网“巨头”并购频繁,包括阿里巴巴、腾讯、滴滴等,我们未见到中共机构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事先审查或者立案调查。中共国内舆论经常冒出“反垄断风暴”字眼,却只有打雷不见下雨。

曾出现的《反垄断法》典型案例是京东与阿里巴巴的“二选一”案。2015年11月3日京东官方微信号发表声明称,已向工商总局就“二选一”实名举报阿里巴巴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2017年11月28日,京东起诉天猫及阿里巴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三年多来进展缓慢,2020年11月24日至11月26日,北京市高院对该案组织不公开质证,时至今日案件无进一步消息。

《反垄断法》也有发挥“威力”的时候。2020年12月14日,也就是紧随11日中共政治局会议之后,中共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就三起股权收购中“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 案,对阿里巴巴、阅文、丰巢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此案一出,舆论哗然,有记者质疑,但官方称已是“顶格处罚”。至于《反垄断法》中“责令停止实施集中、限期处分股份或者资产、限期转让营业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的手段,官方辩称“这三起案件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因此,没有要求经营者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也就是,50万元“顶格处罚”我有交代,违法企业你想干嘛干嘛。针对年营收超5000亿元人民币的阿里巴巴,50万元人民币,就是我们看到的《反垄断法》的“威力”。

法律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绕不过就拖,拖不过就打压,压不过还可以修法,是中共的一贯作风,反正它想让谁赢绝对不会让你输。办案机构除了自身胡作非为,攫取利益,似乎也有“难言之隐”。它们只是中共手中的强力工具和傀儡,党领导一切,指哪打哪,奉旨办案,以“党性修养”定案,极尽忽悠公众之能事。

2020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被反垄断调查事件,表面上看是中共国反垄断机构依法办案,不知情者以为反垄断动真格了。但为何2015年11月京东举报阿里巴巴“ 二选一”无果,2020年12月中共官方又对阿里巴巴“二选一”立案调查?为何京东与阿里巴巴垄断纠纷事件包括诉讼,可以五年拖而不决,如今突然放风马云必须出局?回顾下近两年的马云,我们可以进一步一窥真相。

2018年9月10日,马云发出公开信宣布,一年后他不再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2019年9月10日马云正式卸任,张勇就任。2020年9月30晚,阿里巴巴(09988.HK)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显示,马云自即日起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有观点认为马云正式退休,也有媒体称马云只是通过其合伙人机制,“退居幕后仍掌控决策权”,并“为蚂蚁集团上市铺路”。

蚂蚁集团,前身蚂蚁金服,阿里巴巴的关联公司,持有蚂蚁32.6470%的股份。马云通过合伙企业间接控制蚂蚁集团50.5177%的股份,表面上为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2020年8月25日,蚂蚁集团发布IPO的初步招股书,正式启动A+H上市计划,后根据进度拟于11月5日挂牌上市。然而风云突变,11月2日,也就是公布中签结果日,该公司三大核心人物马云及董事长、总裁遭中共监管机构监管约谈。11月3日,上交所以该公司被监管约谈为理由,发布暂缓蚂蚁集团A股科创板上市的决定;随后,蚂蚁集团于港交所公告暂缓H股上市。

蚂蚁集团上市筹备多年,却在上市前的最后几十个小时被紧急叫停,看得人目瞪口呆。如果“监管约谈”的理由成立,也不应在这个关键时刻才出现。金融是中共高度垄断和控制的领域,蚂蚁集团能迅速壮大,马云“独步天下”,并不是马云所称的“梦想”能实现的,其背后的力量不一般。如今马云反倒被“掀桌子”,说翻脸就翻脸,谁有这个实力?不得不提的是,2020年10月24日马云公开演讲中直言,当下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而蚂蚁集团暂缓上市第二天即11月4日,中共《人民日报》就发文《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提供制度保障》。2021年1月20日,消失近三个月的马云视频连线露脸,镜头前马云疲态尽显。2月10号港媒消息称,马云位于香港山顶的15亿港元豪宅疑似拖欠3000万港元工程费,令人唏嘘。

回到《华尔街日报》报道,刊出后多个海外媒体紧跟传播,而该消息被中共媒体如凤凰网、微信公众号转载后,又立即被下架。该文所称的与中共“站在一起”也意味深长,令人浮想联翩。我们知道,中共经常借被其蓝金黄或其控制的海外媒体爆出所谓消息,然后出口转内销试探引导舆论,或者本身就是中共内斗各派玩的伎俩或筹码。此报道直指马云需要出局,阿里巴巴需要“与中共更紧密地站在一起”,警告意味颇浓。

从意气风发的马云逐步隐退阿里巴巴,到其公开慷慨陈词的演说,蚂蚁集团的暂缓上市,阿里巴巴被反垄断立案调查,再到马云消失后再露脸的一脸疲惫,以及爆出拖欠工程款,这一切都发生在两年间。“世界上没有巧合,只有巧合的假象”。中共国的怪事,背后总是有一只无形的手。中共国的法律,包括《反垄断法》,只是绣花枕头。真相就是,阿里巴巴反垄断事件只是表象,中共盗国贼内斗才是事态急剧变化的动力源。只是,“悔创阿里”的马云现在作何感想,是不是真的后悔了?

此次中共通过外媒放风,是意味着各方已就阿里巴巴事件达成妥协, 还是中共内斗依然处于白热化,尚未可知。马云今天的苦果,起于何因?后续我们再具体探究下马云背后的力量,并跟随郭文贵先生的精准“预告”,看看马云今日困境的必然性和他的最终结局,也“欣赏”下中共极权的邪恶之术。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GNews立场)

新闻来源:

1. China Lays Plans to Tame Tech Giant Alibaba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regulators-plan-to-tame-tech-giant-alibaba-jack-ma-11615475344?mod=searchresults_pos4&page=1

2.罚款50万太少?市场监管总局这样解释阿里、阅文等企业被罚

http://news.southcn.com/nfplus/nfh/content/2020-12/14/content_191841100.htm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